逍遥终老的的南京大屠杀真正元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松井石根与东条英机等其他人之死,在某种程度上替日本皇室以及上层决策人物做了替死鬼。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朝香宫鸠彦,凭借其高贵的血统,高贵的家族,继续他花天酒地的贵族生活,轻松挥杆于青山绿水之间而逍遥终老,再也没有人提起他曾在南京的往事,以将近93岁的高龄逍遥终老。

“全部杀掉”,简单而直接的四个字导致了日军进城后令人发指的兽行。图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大陆命第八号命令》:

中支那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克敌国首都南京。

1937年12月2日,天皇裕仁进行了一个看似不大的人事调动,但从以后的历史事实证明看。这对成千上万的无辜中国人来说,是一个致命的人事更换。

在这一天,天皇裕仁免除了松井石根的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一职,命上海派遣军为攻打南京的主力部队。五天后,朝香宫鸠彦王到前线接替松井石根成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从而也成为攻打南京的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被提升为负责整个华中战区的司令官。

朝香宫鸠彦,昭和天皇裕仁的叔父,久迩宫朝彦亲王的第八子。大概因其攻陷中国首都南京占首功,绰号多铎,“多铎”源自覆灭明朝元勋的清初传奇名将爱新觉罗·多铎。清军入关后,为巩固满族北方大清政权,威慑南方汉人,爱新觉罗·多铎发动了“扬州十日”暴行,屠杀了大量的汉人。从这也可以看出,朝香宫鸠彦的这一绰号,满含隐晦之意。

“朝香宫”是“宫号”。“宫号”是日本吸收华夏文明,独创出来的东西。一般宫号来源于地名,朝香宫鸠彦的父亲久迩宫朝彦亲王曾任伊势神宫祭主,伊势是日本最神圣的神宫所在,而伊势神宫就源自伊势国的朝香山。鸠彦生于明治二十年(1887年),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明治天皇赐予“朝香宫”的宫号,鸠彦正式被受封为王,“朝香宫家”创设。不过他是远支皇族,出自江户时代四大“世袭亲王”家族之一的伏见宫家,这支皇族的始祖是崇光天皇之子荣仁亲王——简而言之,朝香宫鸠彦与昭和天皇的叔侄关系就跟“皇叔”刘备与汉献帝的关系差不多。朝香宫鸠彦王不仅仅是昭和天皇的远房叔父,还是他的亲姑父——从日本以往的史书上看,日本皇族内部堂兄妹近亲结婚的例子很多,这也造成了天皇家族出现儿童畸形、短命的几率很高,裕仁天皇就患有遗传病,他们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患有心理类的疾病而如此的变态,我们无从考证。

1910年,朝香宫鸠彦王和明治天皇的女儿允子内亲王完婚。继承人为朝香宫孚彦王。

1908年5月27日朝香宫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二十期学生,同年12月25日被授予步兵少尉军衔,开始了他的职业军人生涯。后顺利进入陆军大学就读。

1914年11月27日,朝香宫鸠彦作为陆大第二十六期学生毕业。

1917年10月31日,凭借着天皇贵胄的身份,朝香宫鸠彦才是个大尉就戴上了不少明治元老都没有的大勋位菊花大绶章。

1922年朝香宫鸠彦赴法国留学,同时作为当时还是皇太子的裕仁的亲信集团,和二哥北白川常驻巴黎,并且两人均向裕仁宣誓效忠,直接接受裕仁的各项指令。在巴黎,和朝香宫共事的还有后来南京大屠杀元凶之一中岛今朝吾。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日本每进行一次侵略活动后,他们就向裕仁报告欧美各国对日本的舆论反应。1923年,朝香宫、北白川和北白川的妻子房子妃到巴黎郊外野餐,不料出现戏剧性一幕,在法国北部近郊遭遇车祸,汽车撞到了大树上,驾车的北白川宫成久王当场毙命,房子妃重伤。朝香宫鸠彦王一条腿粉碎性骨折致残。这次意外,让朝香宫鸠彦成了“独腿分子”,并被迫在法国逗留疗养。就在在疗养期间,朝香宫鸠彦偶然学会了打高尔夫球,并从此迷恋上了这项运动。

“九一八事变”,朝香宫任步兵第一旅团长。

“七七事变”,朝香宫任军事参议官。

仕途大好的朝香宫因参与并支持1936年2月的陆军兵变,以关键时刻态度不当被裕仁天皇从皇室名册中剔了出去。此后虽然他失宠了一段时间,但朝香宫鸠彦王的军权和皇道思想还是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七七事变”前,朝香宫鸠彦以陆军中将的身份,视察了其嫡系部队陆军第十一师团,鼓动官兵在“大东亚战争”中展现“皇军”的威风。在“八一三事变”爆发后,日本陆军总参谋召回松井石根担任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曾向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和陆军大臣杉山元表示,给他五个师团,他一定能打到南京去。经过淞沪会战,对日军来说,拿下南京是志在必得。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天皇裕仁把他的叔父调到这个关键位置,其个中的微妙原因,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伯格米尼在他的《日本天皇的阴谋》中相信,这是在考验他的叔父朝香宫。

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裕仁的一纸调令,造成了大屠杀的悲剧。

在军事法庭审判松井石根和他的同事时,据他们交代,松井石根在离职前曾发布一系列的道义命令。他命令部队在距南京城墙几公里的地方停下来重新集结,只让少数纪律严明的大队进入中国的首都,完成占领任务,这样一来,日本军队将“使中国人眼前一亮,从而使他们对日本产生信任感。”当时松井发起了高烧,慢性肺结核发作。他在病床前召开参谋会议宣布:

帝国军队进入一个外国首都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将为世界所瞩目。因此,不得让任何部队在纪律松懈的情况下进城……要让他们事前知道要记住的事项和城内各国权益之所在。绝对不许进行抢劫。必要时要布置岗哨。即使是出于大意而强占财物或引起火灾,也要严加惩处。要派许多宪兵队和辅助宪兵队与部队一起一道进城,以防违法行为的发生。

或许是警惕这个新到来的皇室成员滥用权力,或许早就深知日本军队内纪律败坏和强烈的反华情绪,松井才下这些命令。但这在这位皇族军人面前,无异于一纸空文。朝香宫鸠彦凭借着王族的声威,他的权力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

这个个头矮小,帽额上印着金菊花标志以显示尊贵的“皇叔”很快就到达了南京前线。到达南京后,即任攻打南京的最高司令官。在离前线指挥部不远的靠近南京大约十公里左右的一座被遗弃的乡间别墅里,朝香宫听取了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等人的前线战况报告,中岛今朝吾说:“皇军已攻破了南京周围中国军队的环形防线,约三十万左右的中国军队大概就要全部被包围,逃不出南京城了。”当在听到中岛今朝吾谈到中国军队经过最初接触谈判后没有投降意愿时,朝香宫面露不悦,责令部下尽快攻陷南京。

日本,东京,皇宫。

天皇裕仁“弃绝了一些娱乐,对战事进行了全面而缜密的监督”。

在南京的外围攻坚战中,朝香宫就在参谋会议上严令部下不要收留俘虏,处决一切可以抵抗的力量。并且发出一连串由他本人亲自盖章签署的命令分发到下级部门,上面均标有“机密·阅后销毁”字样,命令的内容,简单而明了:

杀掉全部俘虏!

中岛今朝吾在他12月13日的日记中就记道:

“由于方针是大体不要俘虏,故决定将其赶至一隅全部解决之。但由于是以一千人、五千人、一万人计的群体,连武装都不能及时解除。不过他们已完全丧失了斗志,只是一群群地走来,他们现在对我军是安全的。虽然安全,但一旦发生骚乱,将难以处理。为此,增派部队乘坐卡车负责监视和引导。”

由于有朝香宫十分明确的命令,日本军队在南京外围就开始大开杀戒。

并且上传下达,得到贯彻,下级军官中尤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百人斩”比赛最为臭名昭著,东京《朝日新闻》对此进行跟踪报道。

“东京日日新闻”报道记事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的日报(第四报)

百人斩超纪录,向井 106-105 野田/两少尉延长战

[十二日浅海、铃木两特派员发于紫金山麓]

以南京为目标的“百人斩竞赛”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野田毅两少尉,在十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一百零六对一百零五。十日中午,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

野田:“喂,我斩了一百零五了,你呢?”向井:“我一百零六了!”……两少尉:“啊哈哈哈……”结果是谁先砍了一百人都不去问了,“算作平手游戏吧,再重新砍一百五十人怎么样”。两人的意见一致了,十一日起,一百五十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十一日中午在接近中山陵的紫金山追杀残兵败将的向井少尉谈了“百人斩平手游戏”的结局:

不知不觉双方都超过了一百人是很愉快的事。我的关孙六刀刀刃的缺口,是因为把一个家伙连钢盔一起劈成两半造成的。等战斗结束后已经说好将这把刀送给你们报社了。十一日凌晨三点友军的奇袭迫出紫金山的残敌时,我也被逼出来直挺挺站在弹雨中扛着刀大叫“阎王哟”,尽管这样还是没有被子弹击中。这也是我这把孙六刀的功劳。

不仅如此,为尽快攻陷南京,展示日军的高度的现代化军队给世界看看,朝香宫不仅发布了一系列轰炸的命令。无差别、高密度轰炸南京城里的所有重要目标,包括学校、邮局、码头、密集的居民区、政府机关大楼,也想以此逼迫南京守军尽快投降。而且改变包围南京的战略,开始对南京进行野蛮的进攻。

此后,朝香宫鸠彦又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的杀人命令,最简单而直接的只有四个字:

全部杀掉

他的命令被层层传达并被彻底实施,直接导致了日军进城后令人发指的兽行。

在日军进行大屠杀的同时,日军飞机还是向南京中国守军散发“优待凭证”,证上写着:

凡华军士兵,无意抗战,竖起白旗,或高举两手,携带凭证,前来投诚归顺日军者,皇军对此,必予以充分给舆,且代谋适当职务,以示优待,明智士兵,盍舆乎来!

日本人始终等不到中国军队派出持白旗的代表团献城投降。

朝香宫鸠彦给他的助手发布命令说,现在是“给他们中国兄弟一次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教训”。下令发起总攻的命令。进攻的时候,朝香宫鸠彦“春风得意”,站在南京城古老城墙东面的小山上望着如潮水般涌向南京城墙的日本军队,“观看南京城在硝烟弥漫中被攻陷”。

在日军攻陷南京后,朝香宫鸠彦指使中支那方面军副参谋长武藤章——负责日军在南京地区的宿营安排——以“城外的宿营地不足”和“由于缺水而不敷使用”为由,并在松井石根的默许下,修变中支那方面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原命令,让所有日军入城,自行选择宿营地安排住宿。杀红了眼的日军像一条条饿狼在南京城内横冲直撞,有的军官,见人就砍,从一个城门一路斩杀无辜的军民到另一个城门。就是这样,屠杀令得到了从上到下最为彻底的贯彻。

十二月十七日,华中最高司令官松井石根举行了入城仪式。他骑着血统高贵的栗色马,在万千“皇兵”的欢呼声中和朝香宫的一些随员由中山门进入南京城,接受胜利者所赢得的荣耀。

据说,在为日本军人举行完慰灵祭之后,松井马上把高级军官——包括朝香宫鸠彦在内——对南京城内出现的暴行训斥一番,并流下了“愤怒”的眼泪对手下的军官说,你们奋力苦战,使皇威增辉,然某些士兵之暴行,又使皇威一举扫地。

事后,这些军人都在嘲笑他。

朝香宫鸠彦在圣诞节那天把司令部迁到南京城内,屠杀仍在继续。

后来的历史调查和档案资料证实,“有四百四十四宗谋杀、集体屠杀、强奸、纵火和抢劫案例被证明与朝香宫鸠彦有关”。

能阻止日军这一暴行的惟有裕仁天皇,他并非日本刻意渲染出的傀儡木偶,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决策者。在朝香宫鸠彦指挥军队攻下南京后,一直极度关注战事天皇裕仁松了一口气,欣喜地向身为参谋总长的皇叔闲院宫表示,他对朝香宫鸠彦在南京的行动异常的“满意”。于是闲院宫电贺在南京的朝香宫:

战绩卓著,史无前例。

或许觉得这还不够,在第二天,裕仁继续发布敕语予以褒奖,并下令给占领南京的士兵每人一杯御酒、10支香烟。

裕仁在完全清楚“皇军”在南京所作所为的情况下,采取的是默认、实际是纵容的态度,没有任何有效措施加以制止。他的褒奖是对日军屠杀的肯定,敕语也使得大屠杀变得合法化。结果,将侵华战争视为天皇“圣战”的日本军人犹如打了兴奋剂,变得更加疯狂。随之,大屠杀在南京迅速展开。

至于造成这一惨剧的罪魁祸首,朝香宫、松井石根与刘川平助回国后得到天皇的赞赏,每人被赐一对雕有皇家菊花纹徽的银质花瓶,朝香宫还恢复其皇室身份以示恩宠。

自南京大屠杀之后,朝香宫鸠彦王和天皇裕仁交往更加密切了。他们经常秘密会晤商讨战事,一同参加皇族会议,一起打高尔夫球。由这件事,裕仁天皇觉得关键时刻皇族成员还是靠得住的,于是又授予另外三个皇族成员以重要的陆军指挥权。朝香宫鸠彦指挥下的其他几个将官,比如一直在期待得到天皇青睐的谷寿夫,也都得到重用和赏赐。

1939年,朝香宫晋升为大将。任贵族院议员,并兼任伤病军人会总裁。

1942年,朝香宫获一级金鵄勋章。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早期战果丰硕,后期败颓之势不可遏止,开始陷入战争的泥潭。导致日本国内部形势一落千丈,东条英机的战争内阁当然是首当其冲,处于政治破产边缘。由此上层势力纷纷倒戈,抛弃东条内阁。1944年,处于上层势力的朝香宫鸠彦王暗中联合其他皇族及日本前首相近卫文麿向昭和天皇上疏,最终将东条英机赶下了台。

朝香宫强烈主张本土决战,主张还海陆军一体化。

在天皇裕仁宣读投降诏书的第二天,朝香宫鸠彦又去了南京。这次到达南京,是“为向出征中的将士传达陛下之真意”,就是劝告南京的日军部队接受无条件投降,再次传达圣旨。而且和南京日军总司令部的军官讨论对投降后的军事机密问题。比如对荣字一六四四部队惨绝人寰的细菌作战资料的销毁。

日本战败后,松井石根经东京审判在鸭巢监狱被押上了绞刑架,谷寿夫引渡中国在雨花台枪毙。日军部队史料中有这样的记载:

谷中将(谷寿夫)的上级中,有十二月二日被任命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的朝香宫鸠彦中将。然而,不能让皇族背负战犯之名。大概出于这样的考虑,谷中将将责任归于自己一个人承担。

其实为了让皇室逃避罪责,在1940年,具有先见之明的裕仁天皇就将许多皇族成员提前调离了军职。在美国登陆日本后,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和天皇裕仁进行了和谈,成为日本“太上皇”的麦克阿瑟考虑到当时美国的利益和日本的局势,再加上当时国际上政治矛盾的转变,日本天皇及皇族逃脱了正义的审判,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朝香宫鸠彦也靠着皇族的身份逍遥法外。

在战后关于日军暴行的调查中, 出现一个自称下令杀掉三十万俘虏的长勇中佐。在日军攻陷南京时任上海派遣军的情报主任参谋,并兼任华中方面军参谋。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后,时任关东军参谋的田中隆吉中佐曾听到长勇中佐谈到这件事。这在他战后所写《被割断的历史》中被详细记载了下来:

我在这段时间,从他口里听到了令人吃惊的事实,那就是震撼世界的、在南京附近大量屠杀中国人的真相。有一天,他对我说:“在攻打南京时,我在朝香官指挥的兵团里任情报主任参谋。我军在上海附近的战斗中经艰苦奋战后逐渐取得胜利,转向进攻,向镇江附近挺进。由于在杭州湾登陆的柳川兵团推进神速,大约有三十万中国兵被切断了退路,他们丢下武器,向我军投降。要处理这么多俘虏,粮食方面是个最大的问题。在事变开始时,我很高兴,认为对在通州杀害日本人事件进行报复的时机到来了。我立即擅自向所属各部队发出命令:应全部杀掉这些俘虏!我利用军司令官的名义,通过无线电讯传达了这项命令。命令的全文当即烧毁。由于这一命令,大屠杀开始了。然而,其中也有逃亡的人,不能说全都被杀掉。我相信,我不仅由此对通州的屠杀进行了报复,而且得以告慰已牺牲的无辜在天之灵。”

田中评价长勇这个人是“蛮横”、“对世间的毁誉褒贬极为敏感”、“不管正确与否,总自以为是”。而且最重要的是,因为一些原因,长勇不大敢在田中面前信口雌黄。

长勇这人性格异常,大概可以干出来这种事。不过,再怎么说,长勇仅仅是一个中佐,在军队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权利,尤其是在当时日本军队中。他能够“擅自向所属各部队发出命令”吗?而且是“全部杀掉这些俘虏!”这种严重践踏国际法的命令。

但不管怎样,“杀掉全部俘虏”一定是以军司令官的名义发出的。

后来从南京归国的士兵很多不愿意谈到这段经历,有的则抱怨到:在陆军中只学会了强奸和偷窃。谈到接到的命令:对付中国姑娘,或是给以金钱,或是事后把他们弄到偏僻处杀死。有了这样的命令身处国外的士兵又何以不有恃无恐,胆大妄为?直至今日,日本的退役军官们也称南京事件为日本的“十年羞愧”或“奇耻大辱”,个中原因尽望可知。在松井石根当时返回到上海后,面对一位日本重要人物谈到南京日军的军纪问题时,松井石根答道;我认为规定的军纪是好的,但领导及实际行为却不然了。此言即体现了他的无可奈何,又听出了他话语之中的弦外之音和矛头指向。其后几十年间各方面历史资料和个人回忆录的浮出水面,都无可辩驳地说明,无论是战场上的临时换将,朝香宫下达的“屠杀全部俘虏”的机密命令,还是对几十万人的血腥屠杀,都是日本天皇裕仁和当时的近卫首相一手策划和操控的。目的在于占领首都南京后以屠城的方式,逼迫蒋介石政权俯首投降。然而,此举并没有达到目的,又遭到西方各国的一致谴责。最后只好改弦更张。但却让日本不齿于于现代世界,并使世人对日本上层的凶险狡诈和残忍之极有了更加深刻和难以磨灭的认识。

日本最高统帅部用这种残酷的手段打击南京,使中国进行所谓的彻底的“反省”、“悔悟”,迫使蒋介石政府投降。朝香宫忠诚地传达并实施了这一策略和精神。可以说,是朝香宫鸠彦指挥了这一场有意识、有指导的屠杀行动。所以说朝香宫鸠彦王才是南京大屠杀的第一元凶、真正的罪魁祸首,而这一切都是在天皇默许下进行的。

然而,最终为此负责的是松井石根。可以说,松井石根与东条英机等其他人之死,在某种程度上替日本皇室以及上层决策人物做了冤死鬼,替死鬼。从松井石根来讲,他的死确实他自愿的。以自己的一死,来维护和报效日本皇室,这确实是松井石根的初衷。时至今日的多数日本人也认为他的死是高尚的自我牺牲。这无疑是日本民族的悲哀。也是日本民族颇具特殊性的体现,更是难从心底悔罪,难以得到亚洲被压迫,被凌辱过的民族宽宥的重要所在。

在这些人的有意掩护下,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各类文章中,包括现代的大部分史书,这位真正的罪魁祸首总是有意无意地被置于一个次要的位置。

1947年,美国为压制日本军国主义抬头,大力打击日本传统贵族势力,有一大批日本宫家被撤销皇籍,朝香宫家也成为了被打击的对象之一。被剥夺了皇籍的朝香宫鸠彦亲王改名朝香鸠彦,带领一门家眷离开了位于日本东京都的白金王府(现成为东京都庭园美术馆),移居热海。虽然后来南京大屠杀事件轰动了全世界,朝香宫鸠彦的生活似乎没受到多大的影响,凭借着着高贵的血统,高贵的家族,继续他花天酒地的贵族生活。裕仁天皇仍与朝香宫鸠彦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一起打高尔夫球,他们一起看新闻记录片,他们一起参加至高的皇族会议。朝香鸠彦后来不仅是日本最优秀的高尔夫运动员之一,还成为“日本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会长,轻松挥杆于青山绿水之间而逍遥终老,再也没有人提起他曾在南京的往事。

1981年4月12日,中国的改革开放才刚刚起步,朝香宫居然以将近93岁的高龄逍遥终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