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主政贵州:胡耀邦辞职的日子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2年11月中旬的一天,正在出席中共十八大会议的原贵州省长王朝文见到了胡锦涛,这位80多岁的老人动情地说:“锦涛啊,你得回来看看我们这些老伙计啦!”胡锦涛说:“我也早想回去看看,等十八大开完,我料理一下后就去。”本文选自香港《经济导报》2013年第5期,作者罗勤。

胡锦涛任职贵州省委书记时与前来视察的胡耀邦、温家宝(右一)合影

12月1日,于半个月前卸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胡锦涛如约来到了隆冬时节的贵州,待了整整六天。再次回到他曾经工作过三年半、离别24年、也时常牵挂的黔中大地,胡锦涛受到了热烈欢迎。据新华社报道,在不久前还是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的刚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办主任栗战书全程陪同下,胡锦涛先后考察了遵义、毕节、贵阳的农村、企业和小区。据悉,在贵阳停留的三天里,胡锦涛还专门抽出时间与当年的旧友搭档叙旧。

胡锦涛刚一卸任就选择到贵州,给贵州带来惊喜的同时,也唤起了他们对老书记在这里与贵州人民同甘共苦三年半时间里的种种回忆。在津津乐道于胡锦涛在贵州期间,不摆架子、平易近人,勇于创新,严于律己、不搞特权、关心民生、深入百姓的同时,他们更有着对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后干净利落交棒、毅然决然“裸退”的深深感佩!

一位学者在十八大闭幕那天,激动地给友人发了这样的短信:“涛哥这一步,历史一大步。涛哥是共和国和党的历史上第一个自觉经程序裸退的最高领导者,为今后创建了规范!这一步就是政治体制改革!”

更有许多大陆学者认为,胡锦涛同时卸下了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职务,开创了60多年来执政党领导人“到站下车”、“全身而退”的首例,使限任制具有实质性的进步。胡锦涛的“裸退”,令外界和众多关心时局的国人大跌眼镜的同时,也大声叫好!胡锦涛为什么要选择“裸退”?对其“裸退”的缘由,各种分析也多见诸于报端。

“见面会”亮相,提出“兴黔富民”口号

1985年7月22日胡锦涛到贵州正式上任。那年他刚刚40出头,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书记。

时任《贵州日报》总编辑刘学洙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见面会:胡锦涛直立座前,发表了热情、得体、坦诚的讲话。没有拿稿子,声音平缓、宏亮、清晰,富有韵味,不作高昂激越之调。他满怀深情地说:党中央调我到贵州工作,从到贵州的第一天起,我就把自己和贵州17。6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发展振兴,和贵州2900万各族人民的富裕幸福连在一起了。讲到这里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接着,他扼要讲了今后工作中要做到的几点,同时表示决心扎根贵州,长期奋斗,和全省广大干部、共产党员、各族人民群众一道,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和衷共济,团结奋斗,兴黔富民。

至此,便揭开了胡锦涛主黔历史的第一页。

省委书记的交接工作在调研中完成

见面报到之后的第三天,7月24日,胡锦涛便在朱厚泽的陪同下去了毕节、六盘水和黔西南等贫困地区。据原省委办公厅的同志回忆,这一次下乡,历时半个月,走了12个县,行程两千余里。

胡锦涛走马上任不到两年,足迹就踏遍了全省86个县市,这份深入和扎实,就连那些起初对他心存芥蒂的人,也不能不承认他的实干精神。

不搞一朝天子一朝臣

在中国许多地方,新官上任总是要换掉一批人,“一朝天子一朝臣”成为官场上的惯例,也可说是一个潜规则。当地官员见过多少任省委书记了,大都是上任没多久就开始对省委、省政府部委厅局的班子、地市级的班子进行调整。对此,他们也理解:新官上任要推行自己的主张、政见,总得有听话、顺手的人。然而胡锦涛这个新官却一反惯例。

据曾在胡锦涛身边工作人员介绍,胡锦涛刚到贵州时,许多人包括一些老领导给他提建议,要调整人。一时间,机关干部人心惶惶。但是胡锦涛经过一段时间的摸底,就在干部大会上宣布,现任的中层领导班子刚刚换过不久,一个人都不换。这样就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一年多后,经过细致调研了解,才逐步开始进行干部的调整,使得干部队伍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得到了保证,使得全省各项工作没有受到省委书记换人的影响。

说起这段往事,许多贵州的干部认为:这很不容易!因为贵州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省份,少数民族干部较多,此外还有着官场上通常会有的人事矛盾和历史纠葛。要把大家团结在一起,齐心协力干工作,的确需要相当的协调能力和过人之智慧。人称“苗王”(意指苗族人头最大的官)的时任贵州省省长王朝文回忆说:“胡锦涛同志在我们一起搭档工作的三年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为人谦虚谨慎,和周围同志相处随和、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他善于团结同志,他说,他是后来的年轻同志,要多向在贵州长期工作的同志学习、请教。每年发表新年祝词,他都谦虚地推让了。”

时任省委副秘书长王俊回忆说,胡锦涛的工作方式很独特,他也很能放低身段。到任第二天先拜访退下来的老领导,之后又逐一走访省委省政府各个部委厅局,连秘书都不带,只带着王俊一人。当时王俊建议他召集各部委厅局负责人开个会即可,但胡锦涛没同意,说还是我去看看吧,只是先认识一下,不要影响他们的正常工作。就这样,王俊陪着他,事先也不打招呼,用一天的时间,把省属厅局跑了个遍。王俊说:“因为事先没有打招呼,省委书记的突然造访,让厅局负责人很感动,有的甚至惊慌失措。每到一个厅局,胡锦涛就说,今天不谈工作,先认识一下。”

“万事通”书记

凭着过人的观察力和记忆力,胡锦涛很快就将贵州全省的情况,包括历史沿革、风俗民情、资源特色乃至社情民意,还有各种数据和细节,都整了个明明白白。

曾任省委副秘书长的伍席源(后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回忆道:胡锦涛记忆力超强,见过一面,第二次保证叫得出你的名字,这让基层干部感到很亲切。

而且他做事很细,每次下基层,都很认真地做笔记。他的笔记本是活页的,回到办公室,他会将所记笔记抽出分类存留,待下次再去同一个地方时,他会把以前的笔记带上。有一次他从都匀回来,临时提出到龙里县去看看,因事前没有通知,龙里县委一位副书记(书记出差不在)临时拿了一张纸来汇报,刚说了几句,就被锦涛打断:你讲得不对,情况不是这样的。锦涛拿出他以前的记录本说了情况,当场把那个副书记闹个大红脸。这件事充分说明锦涛调研的扎实。

曾在他身边工作过的人说:最令人敬佩的是,从胡锦涛的工作经历来看,他干过水电站,干过建委,干过团的工作,他其实并没管过农村以及城乡的总体协调工作,但他到贵州后,从来不说外行话。每次调研或开会的讲话,都很切合当地的实际,当地干部听后都认为很有指导意义。

向贫困山区的大进军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这句民谚,是多少年来人们对贵州的印象。当时的贵州确实称得上是中国最为“一穷二白”的省份之一。“穷”是指经济,白,指的是文化。

其实当初接到中央任命到贵州工作时,胡锦涛在北京就开始做有关贵州的“功课”。对贵州的贫困,他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当他开始深入基层实地调研察看后,贵州的贫穷还是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到任后第一次下乡,他在朱厚泽的陪同下到了毕节地区赫章县。在全省26个国家贫困县中,赫章是最贫困的。

在赫章县恒底区一个高山环绕的山窝窝村寨,胡锦涛深入走访了十多家极贫农户。这些极贫农户均属于“双缺”(缺粮、缺钱)。在花场乡河坎村民组的寨子里,看到那儿16户人,基本是彝族,听说有“烤火粮”的只有三户,有耕牛的只有四户。今年,12户人家开始种烤烟,合修一烤房,只见那屋顶还没有盖起。16户人家只有一户孩子能入学读书。那种情景,令人揪心。胡锦涛、朱厚泽在一家低矮的茅草屋前,与一妇女交谈。那妇女瘦矮得如未成年人,背上背着娃儿,手里还抱着一个嫩娃儿,瘦小得惊人,绕膝还有两个稍大的男孩和女孩。胡锦涛临走时,环顾四周大片青山,草丰叶茂,郁郁葱葱,颇有感慨地说:“这一大片山,只养活十几户人家,还这么穷。只要门路打开,不会富不起来!”

在结束历时半个多月的调研后,胡锦涛特别提出,要切切实实地解决困难地区、贫困户的生活问题。对极贫地区和受灾严重的地方,更要注意既解决眼前的生活困难,也考虑长远的发展问题。光抓眼前,不抓长远,光抓救济,不抓生产,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件事靠一般化的号召不行,要靠具体指导,一村一寨,甚至一家一户地会诊,分层次,有步骤地引导困难户发展生产,探索出一条在国家帮助下依靠自力更生克服困难的路子。在扶贫工作中特别要注意通过典型示范、先进引路的方法。

上任半年后,胡锦涛便提出开发扶贫和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等理念,指出,解决农村的贫困不能单纯依靠救济,只有自力更生发展经济才是最根本的脱贫道路。对此,时任贵州省委组织部部长的龙志毅说:胡锦涛在当时提出的这个扶贫思路令人耳目一新,这也就是后来在全国普遍提出的开发扶贫的道路。胡锦涛提出这个理念后,在省委立即形成了共识。1986年初胡锦涛主持省委常委会作出了《贵州省委、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贫困地区工作的指示》,并在其提议下,省委常委会于1986年2月6日作出抽调干部充实基层的决定,对开展大规模扶贫作出了全面部署。

大规模的开发式扶贫,可以说贵州是较早的省区之一。但由于底子薄,贫困面大,难度高,注定了贵州的扶贫是长期艰苦的任务。

这样的扶贫形式一直搞了三年,即1986~1988年。在这期间,省里对农村工作还开展了一些其他活动,如“增百致富大讨论”,在农村党的基层组织中开展“双带”活动(党员带头致富和带领群众共同致富),推广遵义地区的“五突破”,以及锦涛同志提出的建立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等等。凡此种种,有扶贫队的地方,都列人了扶贫队的任务。在这三年中,全省扶贫的成绩是明显的。据有关部门的统计,仅1988年的一年,全省便有37617户摆脱了贫困状态,这与扶贫工作队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而艰苦锻炼也为扶贫队员的成长打下了基础。首三年的扶贫队员中,有的后来成了省级干部,厅局长就更多了。

大胆改革创建毕节、安顺试验区

胡锦涛用一年多的时间跑遍了贵州的所有县市区,几百个乡村。在基层调研中,他感慨最多的是贵州的穷,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治穷”。

1988年1月,胡锦涛正式提出了建立“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的构想︰通过对过去工作的反思,提出了用灵活的梯度政策来弥补日益扩大的效益差距,探索我省经济社会发展新路子的问题,也就是说,要以改革统揽全局,坚持从贵州实际出发,坚持生产力标准,采取一切有利于消灭贫困落后的特殊措施,探索解决贫困和生态恶化的新途径。这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富有远见的改革构想,得到了贵州省委、省政府“一班人”的赞同,得到毕节地区干部群众的热烈拥护。1988年3月9日,胡锦涛主持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讨论了《关于建立毕节地区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的意见(讨论稿)》,决定修改后上报国务院,申报建立毕节试验区。

1988年4月9日,胡锦涛与王朝文及毕节地区有关负责人在北京向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汇报了有关建立毕节试验区的工作情况。田纪云肯定了建立试验区的思路,并委托国务委员陈俊生召集17个部办委负责人会议,研究建立毕节试验区的问题。胡锦涛出席了4月11日召开的会议。会上,各部委一致赞同并表示支持建立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

1988年4月中旬,胡锦涛在北京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举行座谈会,介绍建立毕节试验区的设想和可行性研究,希望得到中央智力支边协调小组的支持。5月,中央智力支边协调小组派出以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国家智力支边协调小组成员徐采栋为组长的赴黔工作组,对毕节地区进行了为期13天的考察调研。工作组回京后向中央写出报告,认为建立毕节试验区是一项战略任务,它将为我国西部地区的开发扶贫、生态建设积累经验。

1988年6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我国第一个以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为主的农村综合改革试验区--“毕节地区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成立。

20多年过去了,从1987~2011年,毕节生产总值增长41倍,财政收入增长90倍,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23倍,城镇化率、森林覆盖率每年增长一个百分点左右,少出生人口150多万,劳务输出人口150多万,转移农村人口180万,减少绝对贫困人口345万,毕节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从普遍贫困到迈向全面建设小康的崭新征程。

作风民主权限分明

据在胡锦涛身边工作过的人透露,胡锦涛的主政风格十分缜密细致,但又很放权让下面的人去干事。作为省委书记,他主持常委会研究总体工作和重大事项时,既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又能果断拍板决断。常委会作出决定后,他从不因自己是一把手而去随意改变,也从不介入和干扰省政府的日常工作。他在贵州工作的几年间,党务委托给省委副书记丁庭模,政务则依仗省长王朝文,自己抽出时间去基层厂矿、乡镇调查研究。

先后担任组织部长和省委副书记的龙志毅说:与锦涛共事,前后将近三年半的时间,是我从政生涯中心情最为舒畅的时期。作为分管组织人事方面的常委,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有两件事使龙志毅感受颇深。一件是:有一位重要部门的厅长已经到了60岁,按照取消领导职务终身制的规定,他该退出一线领导岗位了。这位同志精力充沛,工作出色。组织部研究,拟推荐他到省人大任常委,人大有空缺而且作为人大常委当时的任职年限他还在限内。但这位同志不想退,希望能批准他再干一段时间。在常委会讨论新任人选并推荐他去人大的会上,龙志毅顺便谈到了这件事并表明将继续做他的工作。大概是看出了工作的难度较大,会后,胡锦涛表示同他一道做工作,他们一起去到这位厅长的家,向他嘘寒问暖并传达常委的决定。省委书记亲自上门使他深受感动,当即表示服从省委的决定并感谢省委对他的关心和安排。

在胡耀邦“辞职”的日子

在胡锦涛身边工作过的人对胡锦涛的一致看法是,做人做事沉稳,平时锋芒不露,遇大事有决断有担当。

龙志毅说,胡锦涛在贵州的三年多时间里,对党内的大事,无论是全党的或全省的,他不仅有自己的明确态度,而且在处理上总是冷静、沉着,应对自如。龙志毅特别谈到胡耀邦不再当总书记的事。那是1987年1月16日下午,突然接到各省党委常委收听并座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的通知。晚上,带着各种揣测的心情坐在会议室盯住电视的省委常委们,终于得知中央发生了重要的人事变动:胡耀邦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仍保留中央政治局委员;赵紫阳代理中央总书记。听过广播之后会议室里的情况是沉默多于震惊。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已经到了座谈表态的时候,发言也是“热烈”而简短的,大体上都是一个模式、一种相同的语言:“拥护”,乃至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时,既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也记不清楚别人说了什么。后来的《省委大事记》上只说常委们一致拥护赵紫阳代理总书记,而对胡耀邦的辞职却只字未提,是否就是那天晚上的真实记录呢?龙志毅说,我这个参加者也昏昏然记不清了。但无论如何,这是全党的一件大事,非同小可的大事。作为一级省委如何表态?便摆在了一把手的面前。

向中央报告当晚收听和座谈的情况这是肯定要做的。那么,还有其他什么呢?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既然已经通过电视和广播向全世界公布,在省的媒体上发布省委拥护公报的消息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不但没有什么危险,而且还可以向全省和全国表示:贵州省委是最早表态拥护中央决定的省区或省区之一等等。当时省级主要新闻媒体的领导人已在现场,报道与否就等书记发话了。

此时的胡锦涛却显得很冷静,他宣布散会让常委们回去休息,新闻单位的负责人暂留下,剩下的事由他来处理。

第二天广播和报纸都没有播报省委常委开会表态的消息。后来他才告诉常委们,他通过中央办公厅请示了胡启立一直到赵紫阳,得到了明确的回答:不必发表拥护性的报道。这件事也体现了胡锦涛是政治上成熟的领导者。

不要特权,自己洗衣服

胡锦涛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不搞特权,在贵州是有口皆碑的。

胡锦涛在生活上很简朴。当时去贵州,他是单身赴任,并没有带妻子刘永清同行。因为当时他家庭确实有困难,刘永清的母亲年事已高,身体有病,两个孩子,一个面临考高中,一个快要上初中。为照顾他的生活,省委办公厅派了一个服务员专门帮他料理一些家务活,比如打扫卫生,洗衣服等。但胡锦涛从来不让其帮洗衣服,自己的衣服都是自己动手洗,那会儿没有洗衣机,对男同志来说,洗衣服也算是一个苦差事。

在贵州工作期间,胡锦涛下基层,每次吃饭,当地干部都习惯端着酒杯敬酒,但胡锦涛从不端酒杯。结果一些想喝酒的当地干部只好到秘书及工作人员的饭桌上去敬酒,这样才能勉强解解酒瘾。据胡锦涛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胡锦涛不是没有酒量,他喝个三五両没有问题。胡锦涛对秘书说;贵州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县县、乡乡都有酒,如果我这个省委书记带头喝酒的话,我怎么能够管得住下面的干部不喝酒?

胡锦涛一贯的特点还有:反对追逐权利名位和纠缠个人待遇。

胡锦涛42岁便担任“封疆大吏”,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一把手,在他身上自然具有很强的“新闻含金量”。1985年从上到下干部掀起年轻化浪潮,追风的媒体记者更频频要求能采访报道他。但胡锦涛面对络绎不绝的采访要求,秉承他一贯的低调作风,多半婉拒,曝光率极低。

指示改进会议新闻

1986年11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一则消息:引题是《“婆婆”开朗,“媳妇”好当》,题目是《贵州日报改革会议报道有成效》。这篇报道对贵州省委支持媒体报道给予积极评价。

回顾此事,已是80高龄的原《贵州日报》总编辑刘学洙说:胡锦涛主政贵州期间,很是善待媒体。不仅重视,还亲自关心并指导我们《贵州日报》改进会议新闻报道。

胡锦涛说:“新闻改革问题,报社内部再细致研究一下,究竟从哪些方面改革,宣传思想、版面处置、内部体制等,新闻改革内涵究竟是哪些?改进会议报道是新闻改革中的一条。不要让领导人出现在报上就是开会、讲话、这种报道要大大减少,到基层去的活动要加强。不要让人们得到的消息,就是你们领导人成天就是板着面孔开会、发号施令。当然会议要,讲话要,但这种消息要减少,要有深入群众的消息。”胡锦涛还强调了改进文风问题。

这次会议后,省委批转了《贵州日报》编委会《关于改进会议报道的意见》,内容有:会议报道应以有无新闻价值和新闻价值大小来确定;一般工作会议,没有提出新的问题,没有提供群众关心的新信息,可以不单独报道;可报道可不报道的一般例会不报道或发简讯;有关会议报道,地方报纸可以不必完全照搬《人民日报》的规格;要改进会议新闻写作,力求文字精炼、形式生动活泼,善于从会议中抓取读者关心的新闻等。省委办公厅为此发出通知,指出:“会议报道改革是新闻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贵州日报》所提出的改进意见,也适合于电视、广播等传播工具的会议报道,望一并按此掌握执行。”

贯彻执行“意见”后,《贵州日报》会议报道明显改进。报纸的信息量也扩大了。读者反映,《贵州日报》比过去有看头了。省报改进会议报道取得成效,决定性的因素是省委大力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