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江青爆激烈冲突叶群下跪劝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叶群赶紧拦在林彪、江青两人中间,一面哭,一面苦苦哀求两人不要吵。叶群事后告诉吴法宪,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即使见到了毛泽东,也不会冷静下来,可能会闹出大乱子来。没有办法,叶群只得在林彪面前跪下来,抱住林彪的腿不让他往外走。本文摘自今日头条,作者陈冠任,原题为《林彪“文革”中为何当面大骂江青,此人的解释最可信!》。

林彪江青文革合影

在一般人印象中,林彪和江青等人是一伙的,在“文化大革命”中相互勾结,狼狈为奸。鲜为人知的的是,1967年春几个老帅大闹京西宾馆后,林彪罕见地对江青大发雷霆,并且发火之大令人罕见和惊讶。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当事人的回忆,是了解真相的最好史料。

时任林彪警卫员李根清对此事有一个叙述:

一天上午,叶剑英照例到毛家湾向林彪汇报军委会议情况。当叶剑英说到陈伯达污蔑军队已经走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江青鼓动打倒肖华及肖华家被抄这些情况时,林彪吼道:“让他们也来打倒我好了!”当即命令秘书打电话叫江青立即到毛家湾来见他。

江青于下午3点多到毛家湾。林彪一见江青,不容江开口就连声责问道:你们说解放军已经走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已经被我们带到了资产阶级轨道上去了,有什么根据?你们说三座门是阎王殿,一见三座门就有气,这是为什么?你们这样仇视军队,仇视军委,太放肆了!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军队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如何解释?军队是修正主义,我这个国防部长是什么?我不干了!我辞职总可以吧?我要报告毛主席。你们不同我商量,就大骂肖华,鼓动抄家,抢档案,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通过军委,就直接插手军队的工作,想搞掉总政,这符合毛主席的指示吗?我要去见毛主席,请求毛主席免去我的一切职务!

江青说:军队到了修正主义边缘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我昨天晚上没有参加会议。陈伯达是组长,我是副组长,我没有权力制止他的发言。

林彪说:陈伯达出席军委会议你不知道?他要讲什么你也不知道?不经过你的同意他敢随便讲?

江青回答:他讲了什么我确实不知道,这些话确实不是我要陈伯达讲的。不过,陈伯达对总政、对肖华有批评是可能的,中央军委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清规戒律多一点也是真的。林彪更加火了,一下子把身边的茶几掀翻,说道:什么叫清规戒律?你们一定要把军队搞乱才罢手吗?搞乱了军队究竟对谁有利?

盛怒之下,林彪连声高叫“备车”,并冲着江青说:我们两个马上去见毛主席,把事情说清楚,是我的问题,我辞职,我不干了!

……

江青走了。林彪愤愤地说了一句:“我听见女人的声音就讨厌!”

这件事后,林彪严令叶群,不准去钓鱼台。江青也说,不愿再看军队的文件,也不稀罕顾问的头衔。(李根清著:《林彪对江青的一次发火》,载《炎黄春秋》2016年第二期。)

林彪居然要拉江青去见毛泽东,怎么有没去成呢?

吴法宪回忆:

叶群赶紧拦在他们两人中间,一面哭,一面苦苦哀求两人不要吵。叶群事后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即使见到了毛泽东,也不会冷静下来,可能会闹出大乱子来。没有办法,叶群只得在林彪面前跪下来,抱住林彪的腿不让他往外走。她向林彪劝说道:“你和江青同志是老朋友,都肩负着重担,在这个困难的时期不要闹意见,有话好好说。你们应当相互谅解,这么闹出去影响太大,对你们两人都不利,你们这么闹怎么得了。”

接着她又劝江青:“请江青同志不要见怪,林总脾气不大好,现在正在火头上。等他冷静下来,再好好商量,把问题讲清楚,现在不要急于解决问题,更不能到毛主席那里去,影响主席的休息,分散他老人家的精力。”

江青接着向林彪道歉说:“你是中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我有错误,你可以批评我。你批评我、斥责我,甚至骂我,我都可以接受,何必一定要到主席那里去呢?那些话的确不是我说的。骂萧华、抓萧华、抄家,都是不对的,绝对不是我支持的,你可以检查。这件事我已经报告了毛主席,是我错了,我检讨。”

江青说完以后,叶群又劝林彪说:“江青同志已经接受了批评,向你表态了,就不要再闹了吧。”江青这一软下来,林彪也不吭声了,坐到了沙发上。叶群拉着江青的手也坐了下来。叶群又向江青说了许多好话,然后,又陪着江青坐车回到了钓鱼台。(《吴法宪回忆录》)

林彪的秘书张云生后来在《文革期间我给林彪当秘书》一书中也作了类似的叙述。有意思的是,林彪这次对江青发这么大的火,居然搞错了对象。1、“军队到了修正主义边缘”这句话是陈伯达说的,不是江青说的,也不是她要陈说的。2、江青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对这句话完全不知情。3、陈伯达是组长,她是副组长,确实没权力阻止他这么说。

那么,陈伯达说是如何说这句话的呢?吴法宪回忆:

大约是在1967年2月19日,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全军文革共同在京西宾馆召开一个小型会议,我也参加了。这个会议由关峰主持,重点是批评总政治部主任萧华对军队“文化大革命”运动领导不力。

陈伯达在会上首先发言,批评萧华,而且把很多问题都引到了军委身上。他说:“萧华是个‘资产阶级政客’,他把部队的政治工作引导到了资产阶级的轨道上去了。军队的‘文化革命’搞得冷冷清清。军队已经走上了修正主义的边缘。我一路过‘三座门’(军委所在地)就有气,那里的官僚主义严重,政客风气难闻,是个阎王殿。我们都不敢进这个‘三座门’。”

他还指责萧华说:“萧华你这个人骄傲自满,看不起中央文革。中央文革小组的会议请你参加,你一次都不来,周恩来主持的中央常委碰头会议,你是每次必到。你请四位老帅参加首都十万人大会,动员军事院校的师生离京,都不通知中央文革一声。你这种作法,就是和中央文革唱对台戏,就是抵制‘文化大革命’,就是违背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决定。”

听了陈伯达的这番话,在座的绝大多数军队干部都感到愤愤不平。萧华当时坐在主席台上,脸上一阵阵变色,最后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说:“让我申辩几句好不好?”陈伯达却说:“我们不愿意听你的讲话,要讲,到斗争你的大会上去讲吧。”

听到这里,叶剑英怒不可遏,猛力拍案而起。由于用力过猛,他把自己的小手指都敲断了。他愤怒地斥责陈伯达:“你陈伯达胡说!你凭什么对萧华横加指责?你这是对人民解放军的污蔑。你们已经把地方搞乱了,现在又想把军队也搞乱。你们这样搞究竟对谁有利?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叶剑英这一发火,会场上的气氛立即极为紧张起来。看见这样,身为全军文革小组组长的徐向前,就不得不出来批评了萧华几句。他说:“你萧华是有错误的,你把军队的政治工作搞成了这个样子,影响了我们全军。”

也许徐向前的本意是为了缓和会场的气氛,但两位老帅在萧华问题上的公开矛盾,给了我们这些与会者很大的震动。一时间,整个会场上鸦雀无声。这天晚上的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了。(《吴法宪回忆录》)

吴法宪的回忆也佐证:此话是陈伯达说,与江青无关。

据吴法宪后来回忆,林彪发火时,“他一下子把身边的茶几也掀了”。林彪如此大发雷霆,竟然完全搞错了人,是不是很滑稽?林彪为什么对江青等人如此大发雷霆,并且还反对中央文革小组搞乱军队呢?

据此,有人“证明”林彪是反对“文化大革命”的。

林彪本人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和推动者,也是“文革”的最大受益者,除反对搞乱军队外,他对其他地方的“文化大革命”唯恐不乱,到处推波助澜,多次发表煽动性讲话,并且直接推出“四个伟大”,带头塑主席像,等等,可见他并不反对“文革”,只是反对在军队内大搞“文革”而已。

林彪九一三垮台后,江青一次在批评批孔会议上揭发说:“林彪不仅要谋杀主席,还要打倒我,1967年对我大发脾气,把陈伯达的话栽赃到我头上,还掀翻了茶几,可见他居心是多么狠毒!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要打倒江青,这个理由也难成立。

因为,此时江青是毛泽东的夫人,林彪不可能打倒,并且他们关系并不错。

那么,林彪这次冒大不韪大骂江青,到底是为什么呢?对此,当事人之一徐向前的解释最有说服力:

据我观察,林彪当时有自己的算盘。他是国防部长,主持军委工作,军权在握,军队大乱特乱,向毛主席交不了帐,对他不利嘛。(徐向前:《历史的回顾》,p829)

无疑,林彪反对“文革”运动搞乱军队,与几个老帅大闹京西宾馆,无论是出发点还是目的,都是不一样的。他之所以大骂江青,无非是他“军权在握”,并且把军队当做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容不得别人插手。

这样的思想发展下去,自然是野心膨胀,也同时注定了林彪以后的失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