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女性成日本硬伤 怪中国籍委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人在国际上的形象一度被人们认为是有礼貌,有教养的典型。但是对于女性的态度,却成了日本国际形象的一个硬伤。在联合国对此提出批评后,日本政府的改变仍需一段漫长行程。

慰安妇问题已成日本历史的污点(图源:新华社)

在不同国际性机构推出的国家形象调查中,日本往往处于前列,这让日本颇为自豪。但多年来,一系列与性别有关的话题却令日本“很受伤”。不说国际场合使日本灰头土脸的慰安妇问题,联合国相关机构也连番“盯上”日本——去年有关“日本13%女高中生援交”的说法令日本大为不满,日前某委员会关于女性问题的“最终见解”让日方“苦于应对”。

日本歧视女性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有英国学者表示,“日本社会长久以来存在将女性物化的观念”。日本性别不平等问题给人的感觉已经根深蒂固。而在外界看来,歧视女性已成为日本国际形象的一个“硬伤”。

有分析认为,虽然近年日本政府在改善女性地位上做了不少工作,支持女性也常挂在领导人嘴边,但在这个实行家长制的国家,改善女性地位的政治意愿仍显得不够强烈。

挨联合国批评,怪中国籍委员?

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EDAW)由全球23名妇女问题专家组成,委员会主席是来自日本的林阳子女士。审查方式是首先缔约国各国政府提交报告,民间机构和团体也提交报告和质疑。然后委员会根据这些报告进行审查。来自各国的委员不能参加对本国的审查。

有强硬派官员号召日本退出该委员会,甚至有人把矛头指向里面来自中国的委员邹晓巧女士,说邹女士在起草这份报告的时候起了重要作用。

日经中文网也报道称,日本政府内有观点认为,此次委员会负责汇总的主审是一名中国民间女性;甚至有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称这是中国信息战的一环。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媒体官员利兹·斯罗塞尔表示,CEDAW是独立机构,不代表某个单一国家的立场和观点。有关报告代表的是整个委员会的观点,跟委员个人的观点无关。

诸多歧视做法世界罕见

这种政府主动“出卖”本国妇女来换取“安定”的做法,可谓世界罕见,也充分体现出日本社会对妇女的角色定位。即使到了现在,日本女性的“被牺牲”地位,依然没有太大改观。

从家庭层面看,日本女性婚后称丈夫“主人”,而且绝大多数随夫姓,女性明显处于家庭“附属”地位。

从法律层面看,日本《宪法》第2条及《皇室典范》第1条均规定,皇位只能由男性继承。这种规定明显不符合当今世界潮流,饱受诟病。可是,日本以“历史与传统”为由,修改相关规定的意愿并不明显。

从职业层面看,日本在二战后把“男女平等”写进宪法,实际情况却很糟糕。

需要一场文化变革?

为摆脱国际社会的指责,日本政府近年采取了一系列举措。虽然表态很好,实际效果却不佳。2015年,日本政府发布了“男女共同参画基本计划”,规定到2020年度女性管理者占比要达到30%。可是,日本共同社1月底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大型企业中,仅有一小部分企业有望大幅增加女性管理者人数,以达到安倍政府所设目标。

在分析人士看来,日本的女性地位问题是“系统性歧视”。德国《时代周报》称,男女平等在日本只是纸面上的说法,日本需要的是一场文化变革。这种变革,可能需要几代人来实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