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运江泽民整顿《世界经济导报》事件

撰寫:
撰寫: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引发八九民运。北京的《新观察》杂志社与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联合在4月19日在北京召开悼念胡耀邦座谈会,4月23日以5个版的篇幅刊登了座谈纪要。据当时任《导报》编辑委员兼北京办事处主任张伟国回忆:参加座谈会的,包括胡绩伟、李锐、于光远、苏绍智、严加祺、戴晴、陈子明等人,"会上除了大家讲耀邦领导中国改革开放、平反冤假错案的政绩以外,比较多的谈到耀邦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主要产生于政治制度。另一方面,很多发言者要求政府与学生对话,当局在化解危机的时候,利用危机推动民主改革。"当时的社科院政治学者严家其在座谈会上发表了一段讲话:"中国的政治领导人更替非民主化,胡耀邦就不是按照正常程序下台的。在这之前,中国的其他领导人也是这样。这是政治改革要解决的一个大问题。"当时的光明日报记者戴晴谈到说,党的历任总书记大都没有好下场,从陈独秀开始,一直到胡耀邦,都是如此。

1989年4月24日《世界经济导报》头版,正是这期报道引发“导报”事件(图源:网络)

《世界经济导报》在1980年6月由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创办,钦本立当时是该研究所的党委书记兼副所长,钦本立对此次座谈会很重视,要求把所有的发言都刊登出来,总共用5个版面把这次座谈会发言记录全部刊登出来。4月20日,上海市委宣传部得知了这一消息,宣传部长陈至立随即给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做了汇报。钦本立说,《导报》确实将在新的一期中用几版篇幅刊载该报与《新观察》杂志社4月19日在北京举办的悼念胡耀邦的座谈会内容。曾庆红和陈至立要他将这期《导报》的清样尽快送审。《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谈话,曾庆红等人在看到第439期《导报》清样问题后,立即找到钦本立,要求删节五百字的内容,主要是将矛头指向邓小平的严家其和戴晴等人的发言,但钦本立不为所动,坚持全文刊发,钦本立强调政府同意报纸总编责任制,并说:"出了事情我负责,反正江泽民同志没看过清样。如果发表出去有什么后果,不必市委、市委宣传部负责。"曾庆红大怒道:"现在不是哪个人负责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效果的问题。"钦本立坚持由他负责,不同意删改。曾庆红看说不服他就去向江泽民汇报此事。

江泽民没想到钦本立如此强硬,连曾庆红都管不了他,于是将此事告诉了《导报》的名誉理事长汪道涵。有汪道涵在旁边,江泽民声色俱厉地要钦本立改清样。汪道涵也搬出党性原则来压钦本立。当江泽民和汪道涵硬压软劝下,钦本立被迫同意删节,但第二天江泽民却发现十几万份报纸都已印好了,并且四百份已批发给上海当地个体报摊。此外,还有相同数量报纸直接送往北京了,最后才追回两万份,但影响已经造出去了。钦本立至此彻底得罪了江泽民,江泽民已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后,江泽民感觉拿到了处理《世界经济导报》的尚方宝剑,于是召开的市委书记紧急会议持续到凌晨一时,江说要采取果断措施。同日在有一万四千名党员参加的党政干部会议上江泽民宣布停止钦本立的总编辑,职务,并决定派出领导小组对《导报》进行整顿。

4月27日,江泽民派刘吉、孙恒志负责的"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遭到报社工作人员的抵制,时任上海市委研究室副主任的孙恒志感觉无从下手,很快辞职了。

江泽民及其亲信对于《导报》新闻自由的干涉处理引发了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上海市委整顿《导报》引发的风暴来临了。4月28日上海街头就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公开打出了"还我导报"和要求恢复钦本立职务以及言论自由的旗帜和横幅。上海作协部分名人纷纷参加游行,北京知识界和新闻界的著名人士纷纷致电江泽民,要求收回对钦本立及《导报》的处理决定。《中国青年报》的88名编辑和记者给《导报》报社发了慰问电,电文称:谨向一向为我们所敬重的世界经济导报及钦本立同志致意!真实的新闻永存!《中国日报》有75名编辑和记者发了另一份电报慰问钦本立及其同事,电文称:威武不屈,钦总树天下报人风范;真理不死,导报是十年改革先锋。5月11日当天,一些知识分子还起草了《上海知识界呼吁书》,提出要求江泽民撤销对《世界经济导报》处理等5项要求。

事态进一步加剧后,赵紫阳曾要求江泽民跟学生对话,但在上海领导在与学生的对话中,江泽民没有出现,因此一万多名学生在几天后举着"审讯江泽民"的横额上街。另据当时的报纸记载,《世界经济导报》的记者在示威游行中,拿着"我们都是钦本立"的横幅。

5月20日,形势急转而下,时任总理的李鹏下令在北京实行戒严。5月21日,世界经济导报驻京办事处主任张伟国等在报纸上以"5.20天安门广场"为标题,在"导报阅报栏"贴出30张照片,宣扬杰出的北京市民阻拦解放军进城、反对戒严等情况。钦本立等人还起草了"上海市中共党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5月22日,世界经济导报组织上海知识界声援北京、反对戒严的大游行,打出"罢免李鹏"的横幅,高呼"打倒李鹏",钦本立本人也参加了游行。

到5月下旬,形势日渐紧张,《导报》编辑部被接管,无法再正常运作。钦本立召集报社骨干开会,宣布:与其将来被官方撤换主要人员,盗用《导报》的名义欺骗舆论,还不如在自己尚有控制能力的时候,给它划上句号,以保名节。于是报社发布了一个公开声明,宣布《导报》停刊。1989年9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和新闻出版署在北京召开的关于落实压缩报刊工作的省市委宣传部长、新闻出版局长会议上提出《世界经济导报》必须撤销登记、停办。中共上海市委同意撤销《世界经济导报》的登记。至此,《世界经济导报》正式走下了历史的舞台。钦本立此后被隔离审查,1991年4月15日因癌症去世。临死前写下"导报精神不死"的题字。

全国新闻界声援《世界经济导报》的抗争为中国新闻史写下了可歌可颂的一页,以钦本立为代表的新闻工作者坚持新闻自由的原则,坚决不向不可一世的权贵低头,广大新闻工作者也秉承职业良知,对《世界经济导报》给予了热情的支援,与中国的新闻自由悲壮一搏的《世界经济导报》和总编辑钦本立一同写入史册。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