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布小林越级提拔看中共民族干部选拔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共元老乌兰夫孙女布小林出任内蒙古自治区代主席,在中共历史上首次出现一家三代均主政同一省。在媒体聚焦于布小林红三代身份时,布小林由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长这一通常在同级党委排名最后的常委直升政府一把手的超常规提拔被忽视,或者说被红三代身份掩盖,忘记了她还有另一层身份蒙古族。

中共自1947年建立内蒙古自治区始,先后建立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五大少数民族自治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自治区主席、自治州州长、自治县县长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应当有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主任或者副主任”。由自治民族出任政府一把手和人大主任、副主任的硬性规定,使少数民族干部任用出现了不同于汉族干部的特点。

第一代少数民族干部,不是早年参加中共的老革命,就是和平起义倒向中共的上层,中共对他们颇为优待,他们任职的一大特点就是稳定,长期出任要职,并且都代表本民族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由此五大自治区政府、人大、政协自治民族一把手论资排队进入全国人大、政协担任副职或者兼任副职成为常态。

少数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自治地区政府一把手由自治民族公民担任。图为贵州苗寨(图源:新华社)

稳定的第一代

作为中国第一个自治区的建立者乌兰夫,中共不但授予其开国上将军衔,还同时担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党委书记、军区司令兼政委长达20年,集党政军党权于一身,名副其实的蒙古王,直到1967年文革中被打倒才卸任。任职期间,乌兰夫还当选中共八届政治局候补委员,兼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民委主任、内蒙古政协主席、中共华北局第二书记。文革后又曾任国家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88年死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任上。官方评价“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优秀的领导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卓越的民族工作领导人”,备极荣耀。

新疆和平解放后,包尔汗·沙希迪担任省政府主席,后出任二、三、五、六届全国最政协副主席、新疆政协主席。继包尔汗之后,与他一同参加新疆和平解放、被授予开国中将军衔的赛福鼎·艾则孜担任政府主席,从1955年直到1967年,1955年正是在他的建议下新疆自治区改名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文革中,赛福鼎曾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军区第一政委兼党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新疆建设兵团第一政委。赛福鼎还是中共十、十一届政治局候补委员,一、二、三、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与其他自治区相比广西较为特殊,早在第一次国共内战时,邓小平领导的白色起义就在这一地区建立了苏区,开国大将张云逸、上将韦国清就是这一时期参加革命的,广西解放后作为当地人先后出任广西党政军领导人。1949年,张云逸出任中央军委委员、广西省委书记、政府主席、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张云逸因身体原因卸任后,时任公安部队副司令的韦国清接任,与张云逸的汉族不同,韦国清是壮族。此后韦国清先后兼任广西党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军区第一政委、中南第二书记,主政广西二十余年。同时还当选中共十、十一、十二届政治局委员,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四、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军委常委兼副秘书长。

宁夏原本是甘肃下辖的一个地区,自治前由汉族出任一把手。1958年筹备成立自治区时,1922年即参加革命、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国家民委副主任、回族人刘格平担任筹委会主任、工委代理第一书记。自治区建立后,刘格平出任政府主席,1960年被打倒。时任国家民委副主任杨静仁接任政府主席,同时兼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军区政委、西北局书记处书记,直到1968年文革中被打倒。文革后,杨静仁先后出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兼国家民委主任、党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七、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西藏是建立最晚的一个自治区,自治区成立之前行政工作由西藏地方政府负责。1956年成立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十四世达赖喇嘛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任主任,十世班禅额尔德尼以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任第一副主任,西藏军区司令员、开国中将张国华任第二副主任。达赖外逃后班禅接任,1964年开国中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西藏军区副司令阿沛·阿旺晋美接任主任,1965年出任自治区第一任主席直到1968年。阿沛·阿旺晋美是三、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三、八、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2009年死于政协副主席任上。官方评价“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藏族人民的优秀儿子,中国民族工作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

人才断层

文革中,少数民族干部同样被打倒,一批汉族干部代替少数民族执掌自治区政府。曾雍雅、任荣担任西藏革委会主任,龙书金出任新疆革委会主任,滕海清、尤太忠出任内蒙古革委会主任,康健民出任宁夏革委会主任,仅韦国清根红苗正得以幸免继续任职。

文革后,拨乱发展,汉族干部让出政府主席职务由少数民族干部出任,由于文革十年的干部断层,老一辈干部不得不再次出山,扶新生代民族干部上马再送一程,本地区没有合适的还需要从外省调入。

在宁夏,68岁的霍士廉由陕西调任宁夏党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三年后宁夏本地的回族干部,65岁的马信继任政府主席。三年后马信卸任时,不得不又由汉族干部、65的黑伯理顶上。三年后黑伯理卸任时,紧急调45岁的辽宁省委副书记、副省长、回族干部白立忱入宁,1986年一年之内白立忱经历了从正厅到正部的跃升。1997年白立忱卸任,1998年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连任三届。

在内蒙古,1978年67岁的蒙古族干部、开国少将、乌兰夫的妹夫孔飞接替尤太忠,出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在孔飞任职的同一年,乌兰夫长子、52岁的布赫跻身自治区党委常委,四年后升任副书记。1983年孔飞卸任,布赫接任政府主席。1993年卸任,担任八、九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在新疆,龙书金担任四年革委会主任后,1972年赛福鼎·艾则孜再度出山,1978年由老红军汪锋接任过渡,此时汪锋已经68岁。一年后,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组织部长、革委会副主任、44岁的司马义·艾买提接任政府主席。1986年司马义·艾买提调任国家民委主任,两年后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1993年后又担任了两届的国务委员、一届民委主任、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在广西,1975年韦国清调任广东,安平生、乔晓光先后接任。1979年,参加过白色起义的壮族干部覃应机由自治区政协主席转任政府主席,时年64岁。四年后比覃应机小七岁的韦纯束接任,直到1990年68岁高龄辞职,才由57岁的成克杰接任,成及其继任者李兆焯分别晋升全国人大、政协副职。

在西藏,1979年已经任职九年的任荣卸任革委会主任,出身四川藏区的天宝继任,天宝与任荣同为1917年出生,同样不再年轻。两年后天宝调任四川时,无人可用,出生于1910年的阿沛阿旺晋美再次出山。1983年,57岁的多杰才旦接任。1985年,46岁的多吉才让继任,1990年调任民政部副部长,1993年升任民政部部长,成为第一位藏族部长,连任两届。

在西藏还有一位堪称官场活化石的人物,他就是帕巴拉·格列朗杰。他出身康藏地区,生于今四川省理塘县,是康藏地区最大活佛——第十一世帕巴拉呼图克图,1942年两岁在昌都强巴林寺坐床,1950年解放军进军西藏时打开寺门迎接解放军,曾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1959年,19岁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此后出任了三、四、五、六、七、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至今仍在任,期间又担任了八、九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同时兼任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政协副主席、主席,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长达五十七年,这一纪录仍然在延伸。

不拘一格

由于民族区域自治、少数民族干部的特殊性,在少数民族干部任用上很不拘一格,许多内地官场的规矩、常识都不适用。比如人大、政协在内地通常都是官员养老之所,官员一旦进入人大、政协就算是退居二线再无前途可言。在自治区则不是,人大、政协反而成了晋升之阶,少数民族官员需要晋升而又没有合适的职位时,没有编制限制、级别又很高的人大、政协成为解决职级待遇的好地方,或兼职或转任蛰伏,有机会立刻调出,许多自治区政府主席由政协主席、人大主任转任。

比如,新疆政府主席铁木尔·达瓦买提、雪克来提·扎克尔均由人大常委会主任转任,西藏的多杰才旦是由自治区党委常委、人大副主任升任等等。在新常态下,这一不拘一格也为习近平所用,湖南省政协主席陈求发59岁由工信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升任该职,61岁转任辽宁省长;北京市政协主席王安顺54岁由市委副书记升任该职,56岁转任市长等。

回过头来再看布小林,尽管统战部长在常委中排名靠后,在此之前已经担任了六年的自治区副主席。2013年前任王素毅因贪腐被双规后,次年升任该职,进入党委常委,前后拥有八年的副部级资历。在自治区党委常委中,仅布小林和宣传部长乌兰、呼和浩特市委书记那顺孟和是蒙古族,有资格竞争主席之职。那顺孟和虽比布小林早入常,副部级资历却仅五年;乌兰有十三年的副部级资历、十年的常委资历,与布小林比全面占优,但十年宣传部长一步未动就很能说明些问题,并且今年才54岁还算年轻。如此这般,布小林毫无悬念成为内蒙古大政府主席,延续云家在内蒙的辉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