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成“通奸擂台”反腐异化世相悲哀

撰写:
撰写:

古人云: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随着中共反腐风暴的推进,越来越多桃色新闻见诸报端,“通奸”二字似乎成了落马贪官(包括同贪官有交涉的名流)的标配,官场俨然“通奸擂台”,令人咋舌。虽然权色交易亘古存在,在官场也不是新鲜事,但如此频繁出现的性丑闻现象“也真是没谁了”。围绕着虚虚实实的故事,反腐行动显现出异化的一面来,芸芸众生的性本能和窥私欲推波助澜,构成一整幅荒诞又悲哀的世相。

根据中纪委通报,十八以来,存在“与他人通奸”问题的中管干部已有三四十人,全国各地大小贪官类似问题的就不胜枚举了。大数据显示,贪官“落马”与包养情妇(夫)有关的占70%以上。2015年10月21日,重修后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将“与他人通奸”修改为“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听上去没那么“刺耳”了,但包含了嫖娼、包养情妇(夫)等更多类型的“权色交易”。同时,也给舆论提供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几乎每个当官的作风都有问题,只是有的人没被揪出来罢了。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历史的循环还在继续。权与色近乎天然相关,是“红颜祸水”还是自作自受?见仁见智。“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基辛格如是说。另有段子调侃道:一名成功男人背后可能有个默默奉献的女人;一个贪官背后也可能有一个甚至一群危险的情人……在信息大爆炸时代,官方通告和媒体传播,让公众的相关认知和假想一次次“被证实”,演绎着一出出讽刺的闹剧。

对待官场“淫乱”现象,看官需要抱持理性审视的姿态。我们看到的都是事实吗?纵使是事实,表象背后的本质又是什么呢?不少媒体为了哗众取宠,捕风捉影,甚至杜撰出一些比狗血小说还夸张的“鸡鸣狗盗”情节,利用人们的偷窥和猎奇心理,“落井下石”,让“被围观者”身败名裂,遗臭万年。官方通报也有类似渲染,毋庸赘言。显然,在有着相对保守传统的中国,给落马贪官贴上“性贿赂”、“权色交易”等龌龊德性标签更易激起民愤。

不过,官方在“杀鸡儆猴”强调纪律的同时,出现了需要反思的负面效应:如此庞大数目的“败类”让中共自身“合法性”受到进一步质疑,即自毁形象,降低公众认同感;看客容易将目光锁定在“淫乱者”身上,不利于腐败深度思考;低级趣味的探讨充斥民间,一有贪官落马,尤其是位高权重者或者社会名流,人们便条件反射式地疯狂追踪牵涉的桃色事件,恶性循环怪圈浮现……根据相关理论,我们权且将这些负面效应称作“反腐的异化”,即为了净化官场而进行的反腐宣传无形中反过来污染了社会,甚至成了某些“打击报复”手段的表征。

好一副人性弱点构建的荒唐画面,可笑又可悲!是的,人是一个矛盾复合体,整个社会也由矛盾构成,这种无聊的“异化”显现难以阻遏,近乎一种必然的存在。不止反腐,权力本身也存在异化现象,媒介也是。作家殷谦在《棒喝时代》中写道:“很多人被外在的异化力量主宰着,我们无奈地顺从它的摆布,因为我们没有能力,或者说我们没有自由拒绝它的奴役。这种力量如此任性,如此强大,它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将强人变成弱人,好人变成坏人,把英雄变成小人……”面对如此现实,或许加缪的荒诞哲学更能让我们找到逻辑和共鸣。

回到“权色交易”问题上来,客观而言,贪官私德是有问题,但问题归根是一种权力腐败。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权力附体,有谁会保证自己的道德会一直保持纯洁状态呢?恐怕难下结论。不管什么体制下的掌权者,都有着类似的苦衷和尴尬。有分析直言,“以权谋色”不过是权力在情色领域的一种寻租,跟权钱交易的性质并无本质差异。如果“以权谋色”缺少空间,或者面临巨大风险,以色谋权也就难以得逞。

既然诸如此类的丑恶行径难以根除,就只能尽量减小发生的几率了。加大监督力度、透明化管控、完善相关法律体系便是应该遵循的导向。另外,官员自身修养方面也要做足功夫,道德哲学和伦理学的普及对人内在灵魂的提升无疑是有助益的。舆论导向方面,要注重真实性,不能一味博眼球。贪官也是有人格有人权的,编造的“色情小说”无疑是对他们人权的侵犯。

不容忽略的是,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些涉事的“被包养”群体也需要被谴责和自我反省。在这个利益交换的世界,总有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们不奢望那种滋生或加剧贪腐的社会文化短期内有改变,但至少可以从洁身自好做起。人有七情六欲,“好色”乃天性之一。然而,人又是有理性的,甚至终其一生都在理智与情感之间徘徊,维护德性原则,保持自己的底线。无规矩不成方圆,社会终究是要有规矩的,否则,人性的假丑恶将发挥到极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