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干部“另有任用”背后的隐秘含义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共迎来密集人事调整。6月30日中共官方消息称,戴均良不再担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另有任用”四字成了高频词,而其背后的隐秘含义,也随之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

“另有任用”这四字在官员任用的文件中非常常见,但涉事官员的去向却不尽相同。《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揭秘干部“另有任用”背后的三种隐秘含义。

“另有任用”背后的隐秘含义(图源:VCG)

第一种情况:“另有任用”是双规的前奏

案例:还第一个因“通奸”落马的无锡市委书记毛小平。

2011年12月,江苏省委决定:免去毛小平同志的无锡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3个月后,毛小平出任江苏省供销总社副主任、党组书记,依然是正厅级,但权力和岗位重要性,和堂堂无锡市委书记已不可同日而语。

据传,毛小平是在会议中途被带走的,继任者黄莉新几乎没见上上任一面,就匆忙上任。在官方的任免通知中,对毛小平的评价也是只字不提。很明显,这个人事任免绝不正常。当时被免去无锡市委书记职务后,外媒就爆出毛小平受贿5,000万被双规的消息。果然,5个月后,毛小平在新的岗位上落马。

这“另有任用”是为纪委调查争取时间和空间。挪个位置,更好查案。

第二种情况:“另有任用”是平调任职

平调的案例很多,当事官员的级别待遇都不会改变,但可能岗位的调整意味着权力会有变化,从这变化中,可以看到中央对当事官员的褒贬。这里选两个有意思的。

案例一:山西前省委书记袁纯清的任免决定中,也是一句“另有任用”,不过,这“另有任用”并没有多久,中央便公布了袁纯清的新去向: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正部级)。迅速公布新任职,也避免了网络上过多的猜测。

虽然是平调任职,但山西省的干部大会开得异常高规格,异常严肃。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亲自坐镇,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亲自宣读中央任免决定。刘云山在讲话中严肃强调了省委书记在一省的党风廉政建设中的“主体责任”,从第二天公布的新闻通稿中,袁纯清在表态中承认,对山西省的吏治腐败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所以,这次平调,级别未变,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中央的意图。

案例二:2009年,任期未满、年龄未到的教育部部长周济突然被免职,袁贵仁接任。周济成为当时27个国务院组成部门部长中第一个退出者。当时官方对周济免职原因并未给予任何说法,因为教育部长一直是舆论焦点,吃力不讨好的事干得多,所以坊间传言纷纷。社会舆论都借机开展对中国教育的又一轮吐槽。

情急之下,新华社连夜重发周济免职通稿,加上了“周济另有任用”6个字。自此,坊间才不再议论。1个月后,周济上任中国工程院党组副书记(正部级)。

第三种情况:“另有任用”是高升

这类案例也非常多,对当事官员来说,是皆大欢喜之事。

案例1:2012年7月18日,新华社公布中央日前对贵州省委主要领导的任免决定:赵克志同志任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同志不再担任贵州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这“另有任用”引来的是坊间一个多月的等待。直到8月2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的一篇报道中,才证实了栗战书的新职务:中央办公厅常务副主任、全国清理和规范庆典研讨会论坛活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而仅2天后的9月1日,官媒就公布了栗战书正式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消息。

案例2:当然“另有任用”的当事人到底怎么去向,在任免会议的新闻通稿中也能察觉一些信息。比如2011年12月10日,中组部去安徽宣布原安徽省长王三运“另有任用”,这场人事任免会开得喜气洋洋。

会议现场,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干部二局局长潘立刚公开对王三运在位期间的各项政绩作了高度评价:“王三运领导和组织协调能力强,思路清晰,思维敏捷,为人正派……任省长以来,大力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区域协调发展,为安徽又好又快发展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这可是中央对王三运执政能力和成绩的肯定。

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在现场也高度赞扬即将离任的王三运:他“善于从安徽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

果不其然,2天后,喜讯传来,王三运正式上任甘肃省委书记,成为西部重镇的一把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