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民粹汹涌 小粉红“血腥”崛起

撰写:
撰写:

一边是如火如荼的里约奥运赛事,一边是民粹汹涌的网络骂战。观看比赛之时又兼顾着参加声势浩大的“出征” ,“小粉红”们忙坏了。日前,美国游泳名将菲尔普斯在赛后被问及禁药问题时表示,若是选手被查出服用禁药,应该永远不得返回赛场。这一言论立刻点燃了不少中国网民,尤其是孙杨粉丝的怒火,互联网内讨伐菲尔普斯的声音铺天盖地。其实,这并不意外,自奥运开幕伊始,南征北战的小粉红们便从未停歇。

在稍早前的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霍顿的金牌和他的出言不逊,孙杨的银牌以及他擦不尽的眼泪,都是近期一系列网络口水混战的导火索。简单梳理一下,小粉红对战霍顿时的主战场始于微博,只有15,000名粉丝的霍顿新浪微博,此前少有人问津,平均转发量评论量不过区区几十条,但是最新的一条发表于去年11月的微博,评论量攀升到21万条。其他33条微博,评论量也有好几千,当然,主流评论都是粗口谩骂。

因有了稍早前周子瑜、戴立忍等事件的历练,小粉红们更是有组织的翻墙出征,大规模的洗版了霍顿的脸书以及instagram。汹涌而至的辱骂狂潮淹没了霍顿个人社交平台的留言区,随后霍顿直接关了ins的评论功能。另外,澳洲七号台在facebook上发起了“霍顿应该不应该向孙杨道歉”的投票,本来这是澳洲自己的地盘,结果,选择应该道歉的孙杨队占了多数,超过了60%。小粉红凭借数量优势,在气势上力拔山兮气盖世,虐惨了霍顿,随后的几次沙场征战也是无往不利。

国际战高捷,愤怒的网友们转战国内。有着超人气的中国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先后连续发了两条微博,嘲讽中国泳协和网民要求让霍顿道歉的做法,“称人家不吃这套”。结果王思聪这条微博的评论量超过20万,其中点赞数过万的热门置顶评论,清一色全是批评责骂声的,王思聪粉丝团的支持的声音全被淹没。

孙杨(右)发微博晒与菲尔普斯合照(图源:孙杨新浪微博)

而刚刚停歇的网络论战,又被菲尔普斯引燃。菲尔普斯说:“我认为体育应该是纯洁干净的。在当今体坛,有些人被查出服用禁药却仍能够参加奥运游泳比赛,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菲尔普斯虽未点名道姓,但大陆网友却大感不满,多数人认为 “这是在说孙杨呢”。有人重提菲尔普斯涉毒的灰暗过去,比如他曾经吸食大麻,2014年也因为酒后驾驶遭美国游泳协会禁赛6个月。有网友就表示:“吸毒不是应该被封杀吗”,“吸食大麻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吸毒鬼都让去奥运会了”。

曾是香港泳手的艺人方力申因发微博赞赏菲尔普斯的游泳战绩,也引来小粉红们的围攻,质疑他为何不赞中国泳手、直指他“不爱国”。有评论质问他,“不介意你在微博表扬赞扬欣赏其它国家选手,但是确实没见你发过我们中国选手的,难道目前拿到的8块金牌,没有一块是你引以为傲的吗?” 有网民炮轰他不关心中国,称“喜欢你这么久了!看来你们香港人的确是不把大陆当回事!”有人则质疑,方力申怎不称赞中国泳手孙杨。

其实,在大陆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也有不少网民反对“小粉红”的“远征”。有网友嘲讽道:我来道歉一下,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没有和你们一起捍卫党和政府的荣誉,没有翻墙去围剿冒犯者,还认为不该这样意气用事,对不起党,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勇敢的小粉红。也有人认为小粉红洗版的举动是十分丢脸的行为。

小粉红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一个群体呢?有评论如此总结:“小粉红看奥运就为了盯着谁又辱华了才看,跟碰瓷儿没什么区别。”其实,小粉红的叫法出自晋江文学城,该网站的配色是粉红色。这个一个原创文学网站,但也有人谈论政治。大概在08年左右,其中有个以海外留学生、移民为代表的女性群体出现,她们看不惯某些用户发国内负面新闻,常常抱团战斗。于是她们被称作“晋江忧国少女团”或“小粉红”。

当然,后来“小粉红”走出晋江,进占微博,渐渐蔓延至整个网络。“小粉红”已不再指最初的那个少女团体,但基本特征都是:年轻人,强烈反对他人批评国内制度环境。简而言之,小粉红对待有辱民族、有辱国家等事件的评判标准是十分简单粗暴的,她们的观点立足点主要是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忠诚”和“仇恨”几乎成为小粉红的全部思维。行为模式则主要在于高密度群体式人身攻击,以及向相关部门举报。如今,这种愤青民族主义的趋势,在中国似乎越来越强大,影响越来越深远。

如今,里约奥运会期还未过半,舆论场内便硝烟四起。当然,战斗力持续在线的小粉红们定不会停下脚步。在8月13日的1,500米男子自由泳比赛中,孙杨与霍顿的狭路相逢,或许才是民粹的狂欢迎来高潮之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