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与他的六个女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郭沫若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和中国历史学,考古学等领域享有崇高的地位。但郭沫若在中共建政前后的表现,饱受争议和质疑,如鲁迅和林语堂都曾公开批评郭沫若的品行。除此之外,郭沫若本人的情感生活较之其政治生涯同样丰富多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郭沫若与女性之间的关系,就为不少人所诟病。本文摘自李奉先个人博客,原题为《郭沫若六个婚恋女人11个子女今何在》。

1964年,毛泽东和郭沫若(左)交谈(图源:VCG)

媒妁之约——张琼华

郭沫若,四川乐山沙湾镇人,本名郭开贞。1912年旧历正月十五日,二十岁的郭开贞奉父母之命,和苏溪张家的姑娘琼华结婚。郭开贞本以为新娘子会像三嫂一般美丽清新,哪料大失所望,且不说三寸金莲,掀开新娘子的头巾,朝天猩猩鼻孔。第二天随新娘子回家,发现她还抽水烟,更增了他心里的不快。这两天的婚礼,对他来说是名副其实的“结婚受难记”。

张琼华从入门的第一天起,就尝到了“无夫即无主”的难处。婚后第五天,郁郁寡欢的郭开贞便坐船去成都了。这一年的暑假曾回家居住,但他每天晚上都睡在厢房的长凳上,绝不和张琼华同房。她便作为有名无实的郭沫若的原配妻子恪守妇道,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活寡妇,一个地地道道的封建婚姻制度的牺牲品。

但这位被重重封建礼教紧紧束缚的女子,独守闺房,孝敬公婆,对郭沫若从未产生过哀怨的情绪。于1980年在孤独中病逝,竟享高寿90岁。

异国之恋——佐藤富子(安娜)

1916年8月初的一天,郭沫若从冈山来到东京。他这次到东京来,是为不久前去世的友人陈龙骥料理后事的。他来到陈龙骥曾经住过的京桥区圣路加病院,在洁白又宁静的走廊里,无意中见到了一位年轻的看护。她的身高约有1米67左右,体态丰润,皮肤白嫩。这就是佐藤富子。

她生于1895年,仙台人,父亲是位牧师。在美国人开办的教会学堂毕业后,富子立志献身于慈善事业,不顾父母的反对,只身一人从仙台来到东京,在京桥区圣路加病院当了看护。既在国内饱受包办婚姻之苦,又在异邦备受欺侮之痛,这时的郭沫若恰如在苦难中遇着了圣母玛丽亚,万分感动。

郭沫若当即给佐藤富子表白了自己的心迹:“……我在医院大门口看见您的时候,我立刻产生了就好像是看到圣母玛丽亚那样的心情,我爱上了您…”他把心中蕴蓄已久的话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市谷的女医学校每年3月招生,时间紧迫,病院里整天忙碌不休,没有准备的余暇。我看你索性把病院生活早早牺牲了,同我到冈山同居,一面从事准备,好不好?”

佐藤富子答应了郭沫若的要求。郭沫若得到了佐藤富子的爱情,多年来心中无限大的缺陷,终于得到弥补。他给她取了个圣洁的名字:安娜。

为这,在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世后,佐藤甚至与父母断绝了关系。但这段浪漫甚至富有一些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最终以安娜的人生悲剧而告终。

1978年6月,郭沫若逝世后,安娜甚至连追悼会的新闻报道也没有看。安娜膝下的子女,对郭沫若更是不敬而远之。二儿子郭博曾在记者面前这样评价父亲:“对于家庭,郭沫若是个罪人。”一言既出,四座皆惊。

“革命伴侣”——安琳(彭漪兰)

现在许多专家学者将原因归结为郭沫若的私生活问题。确实,这里不多详述。典型的案例如:南昌起义途中的“革命伴侣”安琳。

郭沫若在广东大学任文学院长时,安琳在预科读书。一个是师长,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著名的诗人,一个是风华正茂的女青年。在校园里,在各种集会上,他们两个人时常见面,但并没有直接的交往。头年10月,安琳由广州来到武汉,在郭沫若领导的政治部工作。其时,郭沫若已经升任政治部的副主任,军衔是中将。当时武汉盛行着一种“要恋爱”的风气,“单身女子若不和人恋爱,几乎罪同反革命——至少也是封建思想的余孽。”

1927年10月,起义失败后回到上海,在内山书店楼上两人度过短暂的蜜月时光,后来此事无疾而终,安琳下落不明。安琳,原名彭漪兰。

郭沫若曾经在日本渡过漫长的留学生活,并且,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流亡日本整整十年,可以说,郭沫若青春最好的时光奉献给了日本。

这个被鲁迅骂作“流氓加才子”的大文豪,留给后人传闻颇多。譬如还有于立忱、于立群姐妹俩:

回到上海后自缢身亡的于立忱

郭沫若在日本玩得更大的当属和于立忱之间的一段情。于立忱出身于名门,是民国初年要人岑春煊的外甥女。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于立忱,亭亭玉立,大家闰秀。作为《大公报》记者,大约在1934年被报社派驻东京。在东京的日子里,郭、于两人过从甚密,据说于立忱后来参加东京的示威游行,高喊反日口号,被日方驱逐。

在回上海不久的1937年5月,于立忱突然自杀,留下了“如此家园、如此社会、如此自身、无能为力矣”的绝命词。于立忱之死,至今仍是一个迷,但与郭沫若有密切关系,这点不容置疑。据谢冰莹的回忆,于立忱曾经为郭沫若而堕胎,郭沫若拚命追求于立忱三年,口口声声称与安娜没有感情,决心要摆脱安娜,但于立忱怀孕后,郭态度突然改变,吞吞吐吐敷衍。

谢冰莹的回忆是一家孤证,可信度如何,仍有待继续考证。但于立忱的自杀,是郭沫若一块难以摆脱的心病。

忘年之交——于立群

好像是命运的安排,郭沫若从日本回到上海后不久,便与小他24岁的于立群相识了。第一次见面,于立群给郭沫若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仅仅20来岁,梳两条小辫,穿一身蓝布衣衫,面孔被阳光晒得半黑,就和乡下姑娘那样。作为一名女演员,她在电影界已经能够自立,却丝毫没有感染到时髦气息。言谈举止稳重端庄,绝无一般女明星的轻浮与浅薄。

郭沫若之所以对于立群一见如故,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她是于立忱的胞妹。

他们共生四男二女,于立群1979年3月缢死于北京故居。

被迫分手的黄定慧

黄慕兰(1907—),郭的早年密友,大革命时期的一代风流,武汉市党部妇女部长,尚健在,定居山西省。

郭沫若的十一个子女今何在?

郭沫若一生中正式夫人有三任。原配夫人张琼华在郭家空守六十八年,无子女。第二位夫人安娜七十年代末始任全国政协委员,直到病逝止。再就是于立群,(1916—1976)被称为“抗战夫人”。

安娜的五个子女是:长男郭和夫,次男郭博,三男佛生,女儿淑子,四儿志鸿。于立群的六个子女:儿子——汉英、世英、民英,女儿——庶英、平英,最小的一个儿子名不见经传。其中三儿子民英在“文(和)革”中自杀,二儿子世英于1968年在北京农业大学被殴打致死。其余的,现简介如下:

长子郭和夫(1917—1994):化学物理所创始人,著名化学物理学家,生前曾任中国科学院化学物理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全国化学会、化工学会理事,全国第五、六、七、八届人大代表。

次子郭博:颇有乃父之风郭博(1920—),著名建筑设计师和摄影家。

五子郭汉英,著名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是郭沫若先生与夫人于立群所生的最大的一个孩子。郭汉英在郭沫若先生的7个儿子中,排行第五。1964年郭汉英在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进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后转至理论物理研究所工作。先后从事过核理论、引力与相对论、天体物理、粒子物理、场论以及计算物理的研究。

六子郭世英(1942—1968),在郭沫若先生的11个子女中他排行第八,在郭沫若先生的7个公子中,他排行第六。1942年出生在陪都重庆。自幼聪明过人,才华出众的郭世英经过打磨之后本来可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然而一场“文化大革命”使这个“最具人性魅力”的青年(作家、哲学家周国平语)过早地离开了人世,死时年仅26岁。

二女郭庶英,现任北京市经济技术发展中心总经理。在郭沫若先生的三个女儿中排行老二。在郭老与于立群女士的6个孩子中也排行第二。郭老一生工作虽然很忙,但他十分关心和疼爱自己的子女。在郭老的11个子女中,郭庶英是最受郭老疼爱的一个。

写至此,仍为文中可悲的安娜一叹。想当年郭沫若在文章中描绘了他如何依依惜别,如何亲吻安娜的额头,如此凝视熟睡的孩子,如何忍痛抛家弃小投身抗日洪流等等,写得缠绵,写得摧人泪下,有诗为证:

又当投笔请缨时,别妇抛雏断藕丝。

去国十年余泪血,登舟三宿见旌旗。

欣将残骨埋诸夏,哭吐精诚赋此诗。

四万万人齐蹈厉,同心同德一戎衣。

郭沫若的这套春秋笔法,安娜在晚年给予明确的否定。郭沫若是瞒着安娜,偷偷回到了中国。作为安娜,身为郭家的人,死为郭家的鬼,风风雨雨那么多年,共度难关,对于郭沫若回国抗日的主张,安娜肯定会做出尊重的选择。后来,郭沫若对不住安娜,他实在是没有脸面面对安娜。

1994年8月,安娜在上海去世,享年百岁。安娜结束了她波澜起伏的一生,但她对郭沫若的爱与恨,作为一个永恒的话题,仍将延续下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