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中共“七七事变”叙事漏了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妈妈,快看!这都是真枪!”一个小男孩兴奋地喊道。2017年7月7日是“七七事变”80周年纪念日,小男孩在母亲的带领下到位于北京宛平城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观。这座恢宏现代的纪念馆建成于1987年,是中共倡导的民族主义精神的实体化建筑之一。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大厅内的巨幅雕像(图源:多维记者/摄)

按照中共过去的传统,80周年属于“大年”,理应以最高规格办此次“七七事变”纪念活动。但在2016年中共关于抗战的历史叙事发生了变化,由“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因此,宛平城外悬挂的横幅标语,由纪念“抗战”降格为纪念“全民族抗战”,纪念活动仅由一位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出席。

官方的纪念活动于北京时间7月7日上午10时在纪念馆内举行。宛平城内外部署了大量武警、公安、便衣安保人员、保安、志愿者等等以维持保护官员安全和现场秩序。消防车、气象车、无线电信号干扰车、六轮装甲战车、防悍马战车、警车等严阵以待。

从宛平城内走出的武警(图源:多维记者/摄)

上午10时40分左右,一家社区O2O的外卖小哥因赶时间“怒闯”警戒区,被负责安保的人员带走调查。一位瘦削的中年便衣安保人员将七八位外地来京参观者拦堵在警戒区100米外,跟这些参观者有说有笑。一位年龄较长的参观者调侃他,“今天能到这里的都是爱国群众,都是好人,防我们干什么?”。

上午11时参加官方纪念活动人员散尽之后,民众可以自由参观宛平城,但纪念馆要到下午1时才再次开放。来自四川的参观者张先生抱怨,“纪念抗战是每个中国人都有的权利,凭什么只准当官的纪念?”

在到宛平城之前,他没有得到官方任何通知说今天上午会闭馆,害他一早来了却不得不在烈日下等了一上午。但进入宛平城后,亲手触摸“历史”的激动和兴奋让他的不满很快烟消云散,“我们中国人能有今天,真是太不容易了”。他脸上淌下每一滴汗似乎都闪烁着民族主义的光辉。

然而,宛平城并没有被民族主义的叙事完全主宰,和中国大多数的地方古镇一样,这里也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酒肆茶楼饭馆占据了主街大部分的铺面,售卖着远高于市价的商品和饭菜。主街旁不深的胡同里,住的是宛平城社区居民和外来打工者。他们的孩子在胡同里嬉笑玩耍,对主街上过来过去的参观者和军警毫不在意。

下午1时,参观者可凭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免费领取门票进入抗日纪念馆。纪念馆门口摆放着黄色白色的菊花,供参观者自取,到抗日英雄群像雕塑面前献花。这些雕塑有士兵、有农民、有知识分子、有女性,但他们不是历史上真的存在过的个体,只是抽象的存在。

馆内陈列的文物基本来自中共领导的“敌后战场”,包括中共部队的武器、生活用品以及缴获的战利品。这些文物以及馆内的图片文字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敌后战场的艰苦卓绝、侵华日军的灭绝人性和中国战场至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这些信息都指向同一个历史叙事: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情况果真如此吗?历史仿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在这一历史叙事的问题上也不例外。参观者任先生的舅舅是《北平无战事》笕桥航校军官的原型,在他看来“全民族抗战”不是真实的历史,“伪满洲国治下的大部分东北人就没参加抗战嘛”。其实他的说法早已引起了中共的警惕,这也是中国抗战的历史叙事改为“十四年抗战”的部分理由。

纪念馆广场上的醒狮雕塑(图源:多维记者/摄)

纪念馆前的广场有一尊现代抽象主义风格的醒狮雕塑,以呼应18世纪拿破仑·波拿巴有关中国的那个著名预言。如今,中国醒了,世界确实为之震惊。此刻,正在德国汉堡举行的G20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成为西方媒体眼里举足轻重的全球领袖之一。

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认为民族是想象的共同体,而抗战纪念馆、醒狮雕塑甚至整个宛平城正是中共借以塑造“新中国”这一共同想象的象征物。但那个为见到真枪而兴奋的小男孩年龄太小,还无法理解国家、民族这些宏大的抽象概念。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由声光电模拟的八路军伏击日军辎重部队的平型关大捷,似乎更多是出于男人热爱战争和武器的本性。

从宛平城出来,向东走2公里就是北京14号线的大瓦窑地铁站,途中会经过一个抗日英雄的墓地。墓前祭奠的鲜花有些已经枯萎,不知谁在墓石上整齐摆放了6根香烟、7包小零食。不同于抗日纪念馆内的那些雕塑,这座墓的主人是一个真实存在过的个体,他就是国军抗日殉国的第一位师长——赵登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