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挑战中央 孙政才祸起山头主义

撰写:
撰写:

“跛马愠仆,前仆后踣”。五年前的薄熙来,五年后的孙政才,都是在中共5年一度的全国党代会前夕,都属“被查的在任最高级别地方官员”,两任重庆市委书记先后落马,两次震荡了中共政坛。

围绕着孙政才的落马,坊间传闻纷纷扰扰真假难辨。但是透过官方信号可以发现:山头主义、七个有之、薄王余毒以及党建关系是孙政才事件中不可忽视的关键词。

从薄熙来到孙政才

孙政才被去职前,跟他的前任薄熙来一样突然而又富有戏剧性。7月12日,重庆市委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孙政才以组长身分主持会议和长篇讲话,部署了重庆改革大计。

7月13日,孙政才踌躇满志赴北京,出席“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传闻他没能进到北京城,更没住进京西宾馆,直接在机场被黑衣人带走。也有说法称孙政才是开完金融工作会议后被纪委人员直接留下。

不管如何,7月15日,伴随着孙政才没有出现在前一天晚间新闻联播中的“金融工作会议”中的疑问,官方宣布孙政才“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五年前的薄熙来,五年后的孙政才,都是在中共5年一度的全国党代会前夕意外落马,震惊中共政坛(图源:Getty)

外界纷纷猜测孙政才“出事了”,直到这种猜测在7月24日晚间被证实。但孙政才出了什么事?违了什么纪?官方并未细说。回顾官方近期的蛛丝马迹,却不难发现导致孙政才落马的真正原因。

陈敏尔讲话透玄机

还是回到7月15日。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当日亲自到重庆宣布人事变动。通过重庆电视台的官方报道画面可以看到,这次干部大会主席台上就座的只有三个人:代表中共中央的赵乐际、新任书记陈敏尔,还有主持会议的重庆市长张国清。

在会上,陈敏尔发表了简明扼要的讲话——坚决防止出现“七个有之”的问题,坚决清除“薄王”案件的恶劣影响。 而关注重庆政坛的观察人士不难发现,之后几天,“七个有之”和“薄王余毒”这两个词语在重庆官方会议中频繁被提及。

7月17日,陈敏尔在重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指出:要坚决防止出现“七个有之”的问题,从思想、政治、作风等方面坚决清除“薄、王”思想遗毒。7月21日,陈敏尔在重庆市委常委会议上复述了上述讲话。

虽然陈敏尔的讲话均未提及孙政才,但是谁是“七个有之”,谁又属“薄王余毒”已经昭然若揭。

“七个有之”是什么?

2014年10月23日,习近平在中共18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有这样一段讲话:“一些人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

那是习近平处理薄熙来案后的一次总结谈话,当时有着隐秘的政治勾结的薄熙来、徐才厚(中共中央军委前军委副主席)和周永康(有着政法王之称的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已经先后落马,而另一个与他们大搞“团团伙伙”“山头主义”的令计划(中办前主任)也在当年的10月被查。

在此之前的2014年1月14日,习近平在十八届中纪委三次全会上称: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同年10月8日,习近平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再次警告全党,“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2014年10月23日习近平再通过“七个有之”,向中共官场的帮派团伙发出的最后通牒。

但是显然,这个通牒并未能震慑住曾被认为是中共政坛明星的孙政才。

“薄王遗毒”指向谁?

众所周知,当年薄熙来和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并未双双落马时,曾一度是类似“宗主”和“衙役”的结盟关系。

2008年6月,在成为重庆市市委书记7个月后,薄熙来利用自己身兼“中共政治局委员”,党内身份凌驾于没有这个头衔的中国公安部部之上的便利,直接插手被“双重领导”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任免事宜,将王立军从辽宁省锦州市调往重庆。而在其后的“唱红打黑”运动中,王立军也确实是薄熙来不可或缺的“刀把子”和站台者。

2012年1月29日,王立军因为向薄熙来反映其妻子薄谷开毒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事件被薄熙来打了耳光。为日后“主仆”反目,“薄王事件”的爆发埋下伏笔。

“薄、王”事件的曝光,让中共高层认识到,当一地最高官员与属于地方“刀把子”掌门人的私人关于凌驾于党纪国法至上,就必然会危及中共最基本的官场秩序,甚至杀人放火欺上瞒下,而这也是中共高层最为忌讳的一类“团团伙伙,山头主义”的一类,甚至堪称变种的“团团伙伙”——其危害之大更甚于一般的“山头主义”。

所以在薄熙来落马后,重庆官场5年来经历了多次人事变动,且几乎每一次变动都被关于“去薄化”的说法。

但是今年2月11日,中纪委巡视组反馈对重庆的“回头看”总结时,巡视组长徐令义毫不客气地点出重庆官场的种种问题,在“党的领导弱化,担当意识不强,”“党的建设缺失,”等之后,忽然抛出“清除“薄、王”思想遗毒不彻底”这一让外界诧异的说法。

不会被公布的答案

重庆政坛立刻暗潮汹涌——谁是“薄王余毒”?外界目光灼灼。

5月20日,重庆市党代会一开幕,外界就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兼任副市长的公安局长何挺没有出现。6月2月,何挺的个人简历从重庆市政府官网撤下。6月16日,何挺被免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29天之后,官方宣布孙政才“不再兼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再过9天,一则“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的公告,似乎让一切疑问有了导向。

按照中共的惯例,薄(熙来)王(王)徐(才厚)周(永康)的政治勾结,官方都只用“团团伙伙”一笔带过,孙政才的“严重违纪”到底是什么问题自然也不可能会细说。压倒孙政才的,也许存在经济上的贪腐问题,同时也必然离不开政治上的“七个有之”和“薄王遗毒”。

曾被外界视为中共第六代接班人选之一的孙政才,一手好牌却被自己打烂,最终因为山头主义折戟沉沙(图源:Getty)

与此同时,4月份就曾流传的何挺曾私下吹嘘自己与孙政才私人关系密切的传言再次被翻出。检索资料亦不难发现,今年9月满54岁的孙政才与满55岁的何挺,不但年龄相仿,而且均是山东省荣成人。他们都是2012年空降重庆,分别接替薄、王的职务。

中共“全面深化改革”这5年来,最重大的挑战,一是要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下的官员腐败,二是走向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党建,这两个挑战背后都有着“山头主义”的影子。

薄熙来已经为此“倒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本被外界视为中共政坛明星的孙政才,理应抓住大好机会展现自己,重庆更是一度被视为其“更上一层楼”的桥梁。谁知道他偏偏要“太阳底下无新事”,重演一遍薄熙来的历史。呜呼哀哉,可悲可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