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层危机 人口规模剧变与隐患凸显

撰写:
撰写:

近日,埃及总统塞西称,“埃及面临的两大主要挑战是恐怖主义和人口增长。”7月11日是世界人口日。在此前后,法国总统马克龙于G20峰会上有关非洲人生育过多的言论曾引起争议。

分析人士表示,国际社会开始聚焦此事,说明人口确实已是一个非常重要和紧迫的议题。不论是在宏观层面世界范围之内,还是在微观层面一国一地之中,都是如此。

人类社会本就是由一个一个的个人所组成。人类社会中的各种问题,都可以与人口数量及其变化有着不同程度的联系。特别是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很多问题都需要从宏观的视角来观察和分析,人口因素的分量越发凸显,不可等闲视之。

政治背后重要因素:人口

中国一直是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常以“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国家”自居,并视之为中国最基本的国情。在与他国进行意识形态争辩、国内社会政策制定和治理中,中国皆是以此为基石。

中国古代为何能够长期拥有领先于其他人类区域文明发展水平?在进入近现代的过程中的转型为何举步维艰?在列强侵略和世界大战中为何能够勉力残存并最终保住大部分国土?战争结束后为何又能自立于美苏冷战铁幕之下?改革开放后为何能够焕发出磅礴的生命力?如今为何能够迎来民族复兴?

恐怕在这些问题和现象背后,都是中国庞大的人口规模在发生着根本性的作用。尽管这不过是其中一个影响因素,其作用力却是举足轻重的。

毛泽东曾提出“人多力量大”的说法。在其当政的时代,中国人口由5亿多增长到接近10亿,几乎翻了一倍。改革开放后这种增长态势亦有所延续。

虽然其间出现了“大跃进”、文革武斗导致人口出现较大规模减少,“计划生育”亦葬送了难以计数的胎儿或幼儿的生命,甚至出现“百日无孩”的极端运动,但就整体而言,中国人口数量增长一直持续至今,中国也一直受益于这种“人口红利”。

不过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遏制人口生育,加上中国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其人口增速迅速回落,以至于又出现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回调。随着这种“人口红利”的迅速消失和“老龄社会”的提前到来,中国亦面临着复杂的人口危机。

人口数量过少,或是增长慢,甚至是负增长,对一个特定区域或群征的人类社会的伤害几乎是无可挽回的。如西欧、日本、俄罗斯等发达国家,都已陷入人口增长过慢或负增长的泥潭,多年无法自拔,其经济社会的长远发展亦后继乏力。

如德国为补充本国劳动力而大举引进土耳其移民的做法,其后患正在凸显出来。主要问题是,这些群征鲜明的人群始终很难融入德国社会,这种差异很容易导致不同族群的对立与冲突。

人口也常常被视为一种工具。如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2017年初寻求争取在欧土耳其人支持,遭到德国、荷兰拒绝。埃尔多安放言敦促在欧土耳其人多生孩子,扩大本民族的影响力:“生3个孩子是不够的!要生5个!之后你们就是欧洲的未来!”

对发达国家而言,人口增长乏力是一个问题,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人口过快增长也可以造成严重的问题,或者是成为导致问题产生的重要的间接原因。

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说,人口骤增使埃及没有机会进步。许多多子女家庭没有足够资金给孩子好的教育,却还在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所主张的非洲发展问题和生育率息息相关,要消灭落后,就要降低生育率的观点,都拥有一定的代表性。

人口数量的增多,既体现出一个社群旺盛的生命力,同时也会形成巨大的物质需求和生存挑战,导致平均生活水平的下降,内部竞争激烈,对外索取甚至是扩张。人类历史上的内外战争、人口迁移、族群比例变化背后往往都有这种逻辑。

人口爆涨后的三个难题

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当时世界总人口为73亿。预计此后15年,全球人口将新增10亿,此后10年,将再增10亿人。到2050年,世界总人口将达到97亿,2100年更是会达到112亿人左右。

在可预见的将来,如此庞大的人口数量会呈现怎样的景观,会否导致人类社会从未面临过的棘手问题?

首先,能否保障绝大多数人生存?这是一个关键却不太乐观的问题。毕竟,如今非洲等地还有为数众多的人饿死或存在营养不良的现象。

人口暴涨容易诱发冲突,冲突会导致战争,催生难民(图源:VCG)

其次,如何面对不同区域人口密度的强烈对比,或是同一区域内不同族群之间人口占比的突然变化?人口数量的增多,以及随之而来的强烈需求和冲动,会对另一区域或族群构成较大压力。如果是在短时间内出现急剧变化,可能会导致社会内部分裂与冲突。

再次,能否有效避免人口急剧增长所导致的战争?生存竞争的忧虑很自然会导致攻击行为,非洲国家和地区战争不断,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有人口增多的深层原因。与此同时,人口数量的下降也会导致社会活力和生命力的衰减。这种变化和反差,可能会加剧双方的摩擦。如果不能得以有效控制,有可能导致国际关系紧张甚至是战争行为。

不应缺位的战略议题

目前来看,经济合作与发展似乎是缓和人群关系的良药。中国的很多内部问题都在发展过程中得到了缓解。发达国家的经验说明,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会降低人口生育率。中国所推动的“一带一路”如果能够促进亚洲、非洲等地区经济发展,或许会在短期内因提高生存和医疗水平成为人口增长催化剂,长期情况下也可能降低其人口增长速度。

不过,仍然存在的一个疑问是,当年世界人口增长速度是不是已经过快,任何应对方案都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总之,不论是以全球、国家地区,还是某一社会的视角来看,人口的状态和变化都具有全面和根本性的影响力,理应成为一项举足轻重的战略性议题,需要领导者的顶层设计、综合考量和长远规划。

人口的规模、分布、类群、特征、诉求及其变化,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区域或社会的生存状态,是政策制定必须纳入的一个常量或变量。

认为人口问题无足轻重而等闲视之,或是作为一个政治正确的禁忌限制讨论,难免出现政策失焦,忽略潜移默化却触及根本的变化,甚至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相关阅读】

邓聿文:中国应一步到位废止计划生育

中国废止了一胎化 更应废止计划生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