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朝鲜战争的最大获益者

撰写:
撰写:

爆发于1950年的朝鲜战争让交战双方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有一个国家并非参战国却从这场战争中获益匪浅。这个国家就是日本。朝鲜战争加速了日本恢复国家主权的进程,而且刺激了日本经济发展。可以说正是由于朝鲜战争,日本才能够从战后的废墟中恢复,并迅速崛起。

1951年9月8日由包括日本在内的49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旧金山的战争纪念歌剧院签订《旧金山和约》(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国家主权恢复

二战之后的日本被美国单独占领,不同于德国被分别占领的情形,吉田政府对待当前国际格局是十分老道的。日本当局意识到,要想早日摆脱战败国的帽子,日本就必须和美国搞好关系,获得美国的绝对支持。朝鲜战争爆发之后,日本立刻就发现这是一次改变日本现状的好机会。朝鲜战争势必会让美国调整亚太战略和对日本的政策,而日本政府对朝鲜战争的对策能否实现对日本有利的媾和条件密切相关。

日本政府很快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如果日本对朝鲜战争袖手旁观,就无异于“民族主义的自杀”。日本奉行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外交政策,其实就是要以日美关系为基轴,支持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对朝鲜进行军事干涉。

朝鲜战争之前,美国国务院与国防部在日本问题上有较大分歧,国务院主张利用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基地,应该尽快实现对日本的媾和,帮助日本早日重返国际社会。而国防部则认为应该对日本严厉打击,反对迅速和日本媾和。

日本明白,要想尽快与美国媾和,必须改变国防部对自己的印象。朝鲜战争恰恰为日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成功登陆,要求日本政府派遣海上保安厅的扫雷舰队到朝鲜的元山等海域参加扫雷作业。吉田政府立刻答应。这一决定收到良好效果。美国驻远东海军副参谋长评价说:“日本特别扫雷舰队在朝鲜扫雷是对联合国军的支援,具有特别重要的国际意义。美国方面对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业绩评价很高,我个人认为,这将对日本谋求的早日媾和,产生良好的作用。”

美国国防部因此改变了对日本原先的态度。1951年5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要求与日本签订双边安全保障条约,支援日本的军事力量,免于受到共产主义的侵袭,成为“拦住共产主义东进和南进的壁垒”。1951年9月8日,52个国家在旧金山召开媾和会议,中国、朝鲜等国没有被邀请,印度、缅甸、南斯拉夫拒绝参加,苏联、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等国拒绝在条约上签字。最后签署的《旧金山和约》实际上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与日本的一个片面的和约。1952年4月28日,《旧金山和约》生效。日本在名义上获得了独立,恢复了国家主权。

日本前首相吉田茂(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渐进军备之路

由于日本在二战中给其他国家和本国带来严重的灾难,再加上1947年的《日本国宪法》中规定“日本永远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它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日本便将战后国家发展目标战略定为“经济立国”。吉田内阁认为日本“最重要的是经济自立,以及随之而来的安定民生。现在对于基础脆弱的日本经济来说,如果加上重整军备的负担,日本经济不仅不能自立,而且还会在其重压下崩溃,国民生活贫穷化,给共产阵营制造社会不安的好机会”。

但是,日本也不会轻易放弃恢复军事力量。朝鲜战争的爆发,在客观上既给日本带来危险,也带来了机会。一方面,日本面临战争的威胁,很有可能会让日本经济发展受挫,但另一方面,也使日本觅得了实现其战略企图的机会:日本在美国的亚洲防卫体系中的作用更加重要,日本可以以此为砝码来和美国进行谈判。

由于朝鲜战争,驻日美军锐减到三千人,美国为了确保日本国内治安要求吉田内阁成立了一支7.5万人的国家警察预备队,相当于四个师团。吉田内阁迅速作出反应,而且没有经过国会的审议就仅仅以政令的形式公布实施“警察预备队令”。实质上,这支警察预备队就是变相的陆军。起草政令的日本国家地方警察企划课课长、后为军事评论家的海原治于1995年接受《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从法律上讲是警察预备队,从实际上讲是军队。”

不过当美国要求日本重整军备时,建立现代化海陆空三军时,日本却拒绝了。吉田茂认为,重整军备只会增加本国的经济负担,现阶段,只要保证美军仍然驻扎在日本国内,就能使得日本免于卷入美苏主导的国际纷争之中,而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发展本国经济。由于减少了大量军费开支,日本就有可能以高于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投资率进行固定资本的更新和扩大。于是,吉田内阁给美国的理由是日本的经济实力不足以重整军备;日本国民也丧失了重整军备的心理基础;日本国内还存在着军国主义东山再起的危险;国际社会对日本存在疑惧。吉田茂曾对他年轻的助手宫泽喜一解释说:“我们的生活恢复了正常以后,自然而然会重整军备。也许是我老奸巨滑吧,我想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最好让美国人来负责保证我们的安全。宪法禁止军备,真是上天的恩典。美国人要是有怨言,我们就用宪法来抵挡。想修宪的政客是大笨蛋。”

但是,日本也绝不是放弃军备,吉田茂还说:“既然是独立国家,军队组织是绝对必要的。可是,要有军队,首先要有经济的力量,充分的经济基础是绝对必要的。如果不是那样,具有像军队那样的组织对于经济会有负面影响。”

1951年签订的《旧金山对日媾和条约》规定:“对联合国来说,日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承认其拥有个别或集体的自卫权利,以及日本可以自发地缔结集体安全保障条约。”由此,日本又与美国签订了《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以条约的形式明确规定日本为美国的军事基地。日本政府于1954年6月通过了《防卫厅设置法》和《自卫队法》。至此,日本已经拥有了一支正规的军队。《防卫厅设置法》和《自卫队法》的颁布标志着日本重整军备的实现。

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代表、朝鲜人民军及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在朝鲜半岛板门店签署停战协定(图源:VCG)

对日本经济的影响

战后日本虽然几经改革,但是战争严重破坏了日本的生产力,民不聊生,国土荒芜,处处都是一副凋零的景象。而在当时美国对日本成见很深,敌对情绪严重,所以美国也不会轻易给日本经济援助。但是朝鲜战争改变了日本的困境。当时担任日银总裁的一万田尚登这样回忆道,战争“拯救了我国的经济界”。

美国在朝鲜战争中将日本看作是自己在远东的兵工厂和前沿基地,动员日本为美国运送大量军备物资。朝鲜战争爆发后的半年间,生产化学纤维的东洋人丝、帝人的利润率超过了45%。本来临近倒闭的丰田公司更是因特需而重获生机。1950年上半年的丰田公司债台高筑,不得已决定裁员一千六百人。但是到了朝鲜战争期间,美第八军后勤部向丰田公司订购一千辆卡车,1951年3月1日又从丰田订购了各种卡车共计超过三千辆。

同时,日本的出口量明显增加,外汇储备也有了显著的增长。吉田茂曾这样写道:“由于朝鲜战争的军需物资在日本订货,以及海外市场的全面繁荣,日本的商品输出有了飞跃的增加……朝鲜事变开始一年以后,日本工矿业生产增加了50%,至于法人所得,从1949年到1951年的两年期间,增加到三至四倍。”日本经济界在回顾这段历史时一致公认:“如果没有50年代的那场朝鲜战争,日本绝对不可能在60年代成为经济大国。朝鲜战争至少使日本赢得了10年时间。”

不仅如此,朝鲜战争还使得日本不断减少甚至消除战争赔偿,因此留出更多财力促进经济发展。冷战的加剧让美国开始转变对日政策,由最初的严厉打压变成扶植与振兴。特别是日本的赔偿问题,几经改变,愈发松动。在赔偿的具体实施过程中由最初的积极推进赔偿向极力阻挠赔偿、反对赔偿转化,以至于朝鲜战争爆发一年后所签订的《对日和约》规定:“日本应对其在战争中所引起的损害及痛苦向盟国支付赔偿,但同时承认,如欲维持可以生存的经济,则日本的资源目前不足以全部赔偿此种损害及痛苦,并同时履行其义务。”

日本不再需要支付大量的赔偿,而仅需“量力而行”。日本也很快确立了“资本赔偿”的方式,比如把当时在国际上还没有竞争力的机械产品输出到东南亚,为日本垄断资本集团向东南亚地区的资本输出开辟了道路,既为日本的重化工业提供了长期稳定的市场,又推动了日本产业结构的升级。不仅如此,日本还同要求赔偿的部分国家签订了"经济合作协定",由日本提供技术设备和贷款同这些国家合力促进基础设施的建设。这样,战争赔偿不仅没有成为日本经济复兴的障碍,反而成为日本开拓海外市场、原料产地的契机,甚至左右了东南亚经济,为战后日本经济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朝鲜战争时期,日美在对华禁运问题上也产生了分歧。日本和中国经济上互补性很强,吉田茂多次向美国强调对华贸易的重要性。在日本的压力下,美国不得不允许日本逐步放松对华贸易管制,也使得日本的对华贸易能够持续进行。由此日本成功创造了“战败后再以外交反败为胜的例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