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自治弊端渐显 苏联解体前车可鉴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成立满70周年,中共以隆重的形式纪念之,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率中央代表团前往。官方媒体亦启动一轮宣传攻势。

在其充满褒益之词的宣传文章中,“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多次成为主题。其论述普遍认为,内蒙古设立自治区制度以来的发展成就,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也证明了这种制度存在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民族矛盾是目前中国舆论场中一个争议性的焦点问题。适逢内蒙古设立自治区70周年,中共所举行的隆重纪念活动,以及在此前后做出的诸多表态,也可视为这一社会背景的一个回应。

引自苏联的地方自治实践

民族自治区的形式首创于苏联,通过按民族划界成立政治联合体的方式,搭建起庞大的苏联政权。内蒙古是中共参考苏联成立的第一个民族自治区,设立于中共执政两年前的1947年。

中国与苏联有所不同,更体现为中央与地方的上下关系,政治制度上更强调统一,而不是苏联式相对独立的国与国之间的联邦关系。

中国目前共有5个省级民族自治区,分别是内蒙古自治区、西藏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03年的数据显示,在自治区以下,还有30个自治州和120个自治区县(旗),另外还有1,173个民族乡。

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一项重要制度,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图源:新华社)

客观来说,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设立起到了重要的历史作用。特别是在中共建政之初,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有效稳定了边疆局势,以及复杂的国内局面。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中共自身的合法性和能力基础之上的。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有着一整套的理论、法律、人事组织、制度框架和细致规定,一直延续至今,已经深深地嵌入了中国政治体制,形成了制度惯性和路径依赖。

特殊的人群与特殊的政策

这项制度的精髓是给予当地少数民族较多的自主权。这类自主权权限在中央领导之下,却也会对地方表现出全方位的影响力。

其背后一个重要支撑是存在着相应规模的官员数量。一项官方规定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民族人口占本地区总人口1/2或以上的,其干部构成应当与本民族人口比例大体相当;少于1/2或者更少的,一般应高于本民族人口比例”。

因为差异化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少数民族人口占比明显上升,具有少数民族身份的官员也迅速增多。

一些地区还制定了少数民族官员占比提升的指标,为此提供许多特殊途径和优先待遇。例如,只针对或突出优待某一民族身份的公务员加分制度。少数民族官员担任部分市县党委书记与组织部长,也被认为有利于少数民族官员的升迁。

客观来说,许多少数民族都已经与其他民族水乳交融,难分彼此。中国官场之中从不缺乏少数民族官员,其中一些人还成为了国家领导人。特别是在中共早年革命与建国期间,涌现出了蒙古族乌兰夫、壮族韦国清、侗族粟裕、土家族廖汉生、苗族滕代远等一批历史人物。后来也有曾任安徽、江苏省委书记,以及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的回族回良玉。

其中,蒙古族官员似乎在近年多有重用。其代表人物是现任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国务院秘书长杨晶、中国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巴特尔、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傅莹等。这也说明了他们对这个国家和中华民族认同,以及中央的认可。

事实上,内蒙古在20世纪50年代就被周恩来誉为“模范自治区”。这一称号至今未变,而且时值设立自治区70周年,又被拿出来突出强调一番。

不过,中国五个民族自治省级地区情况各不相同,不同少数民族地理位置、环境、历史和文化习惯各不相同,另外还牵扯到不同的宗教,以及国外因素。对于这项制度的实践结果不能一概而论。

美国大选与苏联解体的教训

其实,中国民族领域的现状一直存在着争议,而且这种争议在近年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官方一般不会公开谈及相关负面信息。例如,民间社会依据不同民族身份相互区分、己方抱团排挤其他民族、相互厌恶争吵甚至发生严重冲突。其极端情况则有西藏、新疆等地一度此起彼伏并造成重大无辜民众伤亡的暴力恐袭事件。

对此,中国一直施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曾经在战乱初歇之时有效维系了国家统一与政局稳定,如今改革开放竞相发展之后似乎又成为阻碍各民族团结交融的因素。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存在,即是说明各个民族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这些差异在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之后,依然没有消失。一方面,这一制度承认了各地区各民族的差异,另一方面又固化了这种差异,如此又进一步证明该项制度存在的必要意义,形成理论制度与实践之间的内循环。

不过,随着近年来各个民族内部自我认同的重新强化,以及已经出现的诸多问题和隐患,则说明这种制度形式并非尽善尽美,更不应一成不变,至少需要根据社会发展和时代特征作出顺时应势的调整。

在这方面,中国有足够的历史教训可以参考。如果放眼于近现代和海外,较有参考价值的或许要数不久前出现明显族群分裂现象的美国总统大选,以及20世纪的“苏联解体”。

苏联创造了辉煌的历史成就,却有着粗糙的制度设计(图源:新浪网)

在经济发展严重滞后,意识形态动摇之外,始终没有建立起集中统一的民族和国家实体,是苏联最终解体的一个关键原因。在各个民族相互嫌弃而争相拥抱本民族政权的情况下,出现“竟无一人是男儿”的现象,也不足为怪。

需要明确的是,各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并非外人。而民族区域自治是一整套政治制度,牵扯甚广,对其操作需要慎之又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