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在香港老破区遇见“人生挚爱”

撰写:
撰写:

一家受欢迎的好餐馆要同时具备哪些要素?精致的菜品、优雅的环境、周到的服务,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但某些时刻,只需一道足够惊艳的菜品,哪怕没有这些附加条件,依然会让食客们心心念念久不能忘。

我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在香港这座盛名远播的美食之都,最打动我的居然会是藏匿在一个破旧工业大楼里的连牌匾都无的小餐馆。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仿佛在无牌可出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红桃K,又好像在流落荒岛之际遇到了武功盖世的绝顶高手。

许多时候,意外惊喜比理应如此更打动人。

这家餐馆身处的环境实在有够糟糕,大楼里没有保安与物业,电梯是老旧的专属运载货物的那一类,带我们去的张哥记错了楼层,按下四楼,眼前所见是一个打着赤膊的中年男人正大汗淋漓地同手里的一匹布做斗争,再上一层,幽暗的楼道,紧锁的大门,被随意丢弃的纸壳箱,无一不在昭示着这儿的破败。

来到六楼,终于见到了饭馆的真身,从外面看与楼下几层并无什么不同,没有牌匾,依旧昏暗,如果不是有熟客带路,的确很难想象铁门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小天地。

香港美食盛名远播(图源:VCG)

里面亦是十分简陋,不过五张普通的饭桌,塑料红色板凳,一些必备的食材都被码在某一面墙上,不乱,但似乎也没有多么认真的整理过。那一刻我似乎穿越回十五年前,中国东北小城里开在某个家属楼里的小餐馆,记忆中的影像扑面而来,一切似曾相识。

但这一切都与时下最流行的餐厅大相径庭。

只有供在高处的关公像与铁门上贴着的“好發餐廳”, 以及电视里播放的香港民生新闻提醒着我,这是香港,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商业社会,因此更具“反差萌”。

挑一张空桌子坐下,没有服务员,没有菜单,张哥同老板娘兼主厨--一个看起来颇为爽朗的大姐简单说了几句粤语,似乎也并不是在点菜,便开始了等待。

张哥同尚未完全搞清楚状况的我们解释道,这家店已经开了好多年,平时客人一多,老板娘就不太高兴,这里也没有菜单,吃什么全看老板娘心情,“她会看你面相来上菜”,张哥打趣说。

大概是因为错开了午饭时间,那天的食客并不算多,看得出老板娘心情不错,热情地招呼着大家伙,兴致来了还会同客人攀谈几句。

并没有等太长时间,属于我们的未知的食物便被端了上来。打头阵的是每人一碗的港式煲汤,浅浅尝一口,便是直通心底的清润透亮,因天气带来的满身潮热似乎都散去了一半,再细细打量,红枣、银耳,以及其它若干认不出来的药材,这一碗喝下去会长生不老么?当然不会,但那一刻确实是心满意足的。

还未喝完汤,几道菜便也出锅了,清炒时蔬、蒸鱼、烧味,时蔬碧绿,蒸鱼鲜美,烧味料足,全都叫人心生欢喜。就着蛋包饭,全程再无心思闲聊,只是专心致志地一口饭、一口鱼,一口时蔬、一口烧味,常年在外解决吃饭问题的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不想剩饭的菜馆,但那一天,却是酣畅淋漓,一直到真的再也吃不下,也不忍心让这么有诚意的饭菜被浪费。

不同于川味的“辣”,亦非北方菜系的“重口”,是粤菜里独有的“鲜”,食材在这里发挥了最本源的味道,仿佛它们天生该这样呈现在世人面前。

一场完美的午餐该以什么收尾呢?“好發餐廳”告诉你,一杯港式奶茶是道地的ending。带着茶香淡淡的苦与涩,却觉得日子都明亮起来。

那顿饭的最后,看着老板娘忙忙碌碌的身影,我很想问,为什么不搬离这里,扩大营业规模?如此美味,一定可以赚更多的钱呀,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出口。

在一个现代的商业社会,盛行的是批量化的生产,小作坊的生产方式最终往往都难逃消失的命运。既然老板娘安于此道,这是诸多食客的幸运,它带着温度,唤起隐秘的情感,自在安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