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元老轶事:李瑞环一生最长久的工作

撰写:
撰写:

8月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91岁生日,作为一名颇富争议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大陆舆论场中颂其施政有方者有之,批其恋栈惜权者有之,及至进入网络时代以来,在推崇解构视角的年轻世代中,甚至形成一种流行文化式的“膜蛤现象”,殊为罕见。

这使得江泽民在他那一代中共领导层中十分特别,尽管已远离政坛近20年,也淡出公众视野,但江在舆论场中的吸引力仍非常可观。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当年的同侪们就是“平凡”的。事实上,那些已可算作中共政坛元老的前领导层成员们,也在政治之外留下了许多自己的印迹。

在江泽民执政时期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的李瑞环便是其中典型。

李瑞环(右一)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与其他中共领导人合影(图源:新华社)

1934年生人的李瑞环是实打实的“草根”出身,从17岁到北京做小工,后进入北京第三建筑公司。直到1965年,李瑞环做了14年工人,在这期间他以高超的木工水平见闻,被称为“青年鲁班”。

1981年,李瑞环由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副主席调任天津市委常委、副市长,随后升任天津市长、市委书记。也就是在天津期间,李瑞环开始了一项长达二十多年的工作——从他任天津市长、书记一直到进入中共中央,继任中国全国政协主席后退居二线。

李瑞环颇为喜爱京剧,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很多京剧名家们年龄的增长,一些艺术技巧和优秀剧目面临失传可能。1985年,主政天津的李瑞环提出推进《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工程,试图通过音配像复原、重现前辈名家的舞台形象,抢救濒临失传的优秀剧目。

资料显示,该工程历经17年,先后由40多个单位、两万多人次参与其中,录制京剧355部,基本囊括了近代京剧黄金时代大部分名家的代表作。

在李瑞环提出音配像设想后,天津市以“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的名义组织了一个临时的工作班子,邀请京剧表演艺术大师张君秋担任艺术指导,委托其组织专家,开始探索性地从存世的大量京剧名家的唱片与录音中选取重要的剧目和较完好的声音资料,由当代著名京剧演员为录音配演,制成光盘。

但这项工程并没有因李瑞环的支持而一路绿灯,事实上其推进经常遭遇京剧理论界无形的压力——在理论界将“推陈出新”当做主要发展策略,认为传统京剧理应淘汰的时代背景中,像“音配像”这样尽最大努力,以尽可能原汁原味的形态全盘继承传统表演艺术的大动作,其难度可以想象。

不过这一矫枉过正的京剧理论氛围现时已不存在,“音配像”工程也被认为是第一次在舞台实践层面大规模实施京剧表演艺术传承的工作,用特殊的方式实现了表演艺术的隔代传承。

一个“音配像”工程参与者曾撰文透露,虽然由李瑞环作为倡导者,不过这项工程没有固定的经费来源,也没有正式的办公地点、摄录设备、拍摄剧场等,之所以有机会动用公共资源,也是通过私情的渠道而非公权运行,未曾得到财政的直接资助。

该文还称,“音配像”拍摄制作过程中,大部分经费尽管源于国家和国企,不过却并非是由公共财政通过正式和公开预算给予,而是李瑞环一笔一笔筹措而来。

京剧名家梅葆玖曾参与音配像工程(图源:VCG)

2007年时,京剧音配像工程召开庆祝完成大会,距离1985年李瑞环提出设想,已过21年。

据当时报道,李瑞环在会上讲话称,“21年对于一个人而言又是个什么概念?以我本人为例,当过工人,15年;当过天津市长,8年;到中央工作,也不过13年。音配像开始的时候我才51岁,而今已年过古稀。光阴似箭,时不饶人。”

他说音配像是一个抢救性工程,“生旦净末丑,东西南北中,前后一百年,凡能抢救的都要抢救,并且是有计划地抢救。”“比如尚派剧目《玉虎坠》,见过和演过这出戏的只有孙荣蕙一个人在世,当时他已身患重病,只好躺在病床上说戏,说一段休息一段时间,身体情况好就说,不好就等,断断续续,这出戏说完了、录完了,孙荣蕙也去世了。”

李瑞环在这场庆功宴上还说:“音配像是百年大计,你们的名字都在上面,100年后,人们都记得你们。100年后,谁会记得李瑞环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