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郭徐架空中央遗患 十九大先军后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今天已经完全掌控了军队,树立起了“绝对权威”(图源:新华社)

“先军后政”,似乎成为了即将在10月18日召开的中共十九大的主调。

因为中共十九大上,除了将选出新一届中共领导层,也将产生新一届中央军委领导层。目前海外关于中国军队制度和人事调整的传闻颇多。传闻称,十九大上,中央军委副主席有可能由原来的两名增至四名,除了许其亮连任,还包括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加大分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以树立习近平作为“军队最高统帅”的绝对权威。

据香港媒体报道,现任两名军委副主席,主管军事的范长龙已经年过七旬将退休,主管政工、军改的许其亮将连任。除了现任两名中央军委委员张又侠(装备发展部长)、魏凤和(火箭军司令员)升任副主席,新任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也获提名出任副主席。许其亮和张又侠可能提名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同时打破过去一人主管军事、一人主管政工人事的传统。

许其亮分管政治工作部、纪委、政法委、空军、海军、武警。张又侠分管后勤部、装备部、科技委、联勤保障部和陆军。魏凤和可能兼任国防部长,以及兼管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等院校。李作成则分管联合参谋部、国防动员部、战略支援部队和五大战区。

同时,过去中央军委只有两名副主席,权力过于集中,汲取郭伯雄、徐才厚的教训,十九大中央军委有望增至四名副主席,不让副主席坐大,同时可能不再设立军委委员。

尽管中国官方尚未证实以上传闻,但是近几日,由新华社和《解放军报》记者推出的长篇特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和推进强军兴军纪实》,强调“坚定维护核心,最重要的是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文章形容,习近平是“党的领袖、军队统帅”,获得全军官兵的忠诚拥戴。文章强调,“做到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自觉做到习主席发出的号召坚决响应,习主席提出的要求坚决执行,习主席赋予的任务坚决完成。”

由此可见,无论以上传闻是否属实,不能否认的一点,过去3年一直在频繁提及的“清除郭、徐余毒”,将在十九大上达到一个高潮,从惩治郭伯雄、徐才厚,到召开“新古田会议”,再到军队改革,所以这一系列现象背后,核心只有7个字——“军委主席负责制”。

5年“治军”主调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落马,曾经是轰动中国军政两界的“大事件”。从那个时候开始,“清除郭徐遗毒”,与军队改革一起,就成为过去5年习近平“治军”的主调

北京时间8月25日,曾任中共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秘书的原济南军区副司令刘志刚在“隐身”两年之后,重新亮相在公众面前,担任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一职,似乎已“平安落地”。此外,外界盛传中国军方高层房峰辉、张阳、史鲁泽“被查”,或也与郭、徐担任军委副主席时的腐败案件有关。

解放军上将刘亚洲曾于“郭徐”落马之后,在一次公开演讲时表示,军队高层中只有他本人和刘源没有给郭伯雄和徐才厚送过钱,即使这样,自己也曾经因为郭徐的权力,给他们送过礼物。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郭徐余毒”的波及面甚广。

鉴于中国军队的“神秘”,涉及“郭徐遗毒”的军官究竟有哪些人,他们又受到了怎样的处理,外界很难通过公开报道得到明确的信息。但是可以明确的一点,此轮军改中,通过取消四总部、军区改战区、重新梳理军种,已经完成了一大批解放军中高层军官的“换血”。

其实,在“郭徐遗毒”导致的人事调整背后,更宏观的一个命题是,如何破解长期以来在中国军队内部出现的“军委副主席”架空“军委主席”权力的现象。

郭徐架空胡锦涛

在所有国家的政治架构中,如何妥善安排和控制住军队,一向是一个讲求政治智慧的命题,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军政府的状态。对此,欧美国家多是军队国家化,文人治军,将军队剥离出政治之外。中共因为发展、壮大、建国的特殊历程,选择了一条党军合一的制度模式。

单单从表面上看,对于军队的领导,是中国最集权的体制,同时也是最不集权的体制。为何会有这种结论,要从两个方面解读。

称其为最集权的领导体制,是因为在民主集中制的大原则下,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兼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军委由主席、副主席(若干人)、委员(若干人)组成,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宪法同时规定,国家军委对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每届任期与全国人大每届任期相同;国家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

实际上,国家军委和中共中央军委是“两个牌子、一套人马”。目前中央军委有11人,常态是“一正两副”构架,习近平担任主席,范长龙、许其亮两名副主席,其余8人分别是“四总”一把手和国防部长、海军、空军、二炮司令员。而政府体制内的国防部长,也只是个虚名,目前只承担军事外事活动,没有实际军事指挥权。可以说,拥有230万常备军的解放军的控制权,实际就是掌握在中央军委这11人的手中,而军委主席作为军委“第一人”,是名副其实的三军统帅。

但是同时,中共对军队的领导又是最不集权的体制,原因也恰恰出在军委主席的身上。中国政治依然充满浓厚的“人治”色彩,如果军委主席是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如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甚至包括江泽民,那他们对于军队的掌控尚能够得心应手。作为执政党总书记的他们即使出于最基本的忧患考虑,也不会容忍军队藏污纳垢。

一旦出现“弱势”的人担任军委主席,那么问题就会集中爆发。如前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任期间,一则在老人干政的旧因之下,胡锦涛对军队难以插手;二则其本人性格偏向守成,有一种“既然难以插手,索性就不管”的心态在其中,这就给郭伯雄、徐才厚等拥兵自重,架空高层有了可乘之机。

在习近平之前,关于“文人治军”无力的最著名的故事,当属2008年5月12日中国四川汶川地震时(官方宣布地震造成5万人死亡),“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奔赴地震灾区的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调动不了军队,温家宝当时气得摔电话,说:“我不管,是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以至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胡锦涛在黄金救生时间的72小时之后,赶到成都为温家宝撑腰。

三方面树立“军委主席负责制”

或许正是因此,习近平在上任之后,立刻从人事、制度、思想上全面树立“军委主席负责制”。

人事上不必多说,过去几年,中国军方的反腐远比政坛更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将那些因为“腐败”或者逢迎“郭徐”的官员打掉,重建一个有实战能力的中国军队。

制度上,就是通过军改,将军委主席以下的权力分散,将军权统归到军委主席一人之手。如果目前传闻的军委副主席将扩员到四人属实,也是此类制度调整的一环。

更重要的在思想上,2017年7月11日,外界忽然发现新华社一篇回顾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军改的文章中,三次直接用“最高统帅”来称呼习近平。时隔20年之久,“最高统帅”再次出现在中共的话语体系中。事实上,在《人民日报》发表上文之前10天左右,习近平出席香港回归20周年官方活动并检阅解放军驻港部队时,军队史无前例地喊出“主席好”,取代以往的“首长好”,就现出某种端倪。

而检索公开信息可以发现,早在2014年11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解放军报》评论员伍正华文章《让古田的“炭火”永不熄灭》,就第一次暗指习近平是“最高统帅”。

之后《人民日报》在谈及习近平与军队改革时,又有几次“最高统帅”的说法出现。到了2016年11月9日,在《书写政治建军时代篇章——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两周年回望》一文中,《人民日报》第一次直接称,“习主席作为党的领导核心、军队的最高统帅,亲自领导和开启了强国强军的新征程。”当时不仅《解放军报》不断发文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和许其亮也前后出来站台发声,“要坚定自觉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

由此可见,习近平明确为军方的“最高统帅”,与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确定习近平为中共党组织的核心领导(简称习核心)几乎同步。只不过当时在外界纷纷聚焦“习核心”这一定位时,军队的“最高统帅”这一称呼被忽略了而已。

正如多维新闻此前分析,“军委主席负责制”被频繁提及,内部因素要远远大过外部因素。中共强调“军委主席负责”,恰恰是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军队的领导权力并非完全掌握在象征党的军委主席手里。上述种种迹象,不仅显示习近平对军队权力的绝对掌控,或也是将其在中共党内、军内的地位定位比肩于毛、邓的又一象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