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这些女人是如何沦为“行走的子宫”的

撰写:
撰写:

今年的美国电视艾美奖颁奖礼上,黑马《使女的故事》横扫剧情类最佳剧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等重磅奖项,成为本届艾美奖最大的赢家。

早前,一些女子扮成《使女的故事》中的女仆,抗议美国政府(图源:VCG)

这部电视剧改编自同名科幻小说,不过作者玛格丽特·艾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却没有把自己这部作品列在科幻之列,她认为这是一部对于未来可能性进行推断的虚构作品,是一部反对利用极权来施暴虐、滥用神权来愚民的小说。

1984年,西柏林,艾特伍德在一个意味深长的年份和地点开始了她的创作。她曾在采访中坦言,自己受了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的影响,结合当时美国社会和宗教思潮,对眼前的一切提出了大胆的推测——特别是对美国女性的前途进行了悲观的设想。

她说:“书中的所有细节都曾经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

《使女的故事》讲述的是:美利坚合众国已经沦陷,取而代之的是极端原教旨主义立国的“基列共和国”,《圣经》被视为不可辩驳的最高真理,于是在生育率急剧下降的现状之下,统治阶级根据《创世纪》里的情节,把具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圈养”起来,实行“计划生育”。这些使女被剥夺了一切:名字、身份、家庭、爱情……她们甚至没有阅读的权利。

“基列共和国”实际上是人类历史上暴政的结合体,在这个反乌托邦的国家里,你能看到黑奴制时期的美国、纳粹第三帝国时期的德国、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的影子。至于这个国家在宗教神权方面的偏好,则像极了如今的伊朗和阿富汗,包括对于女性的态度极端保守,严格限制女性在公众场合的行为和自由等等。

在这个国家里,女性被分成几个阶层,被统治阶级以各种颜色加以区分。使女是“行走的子宫”,身穿红袍。红色除了意味着“分娩时的血腥”之外,还代表“淫荡与不洁”,暗示使女虽然为国家贡献生育能力,但因要和不同男性交合,其本质被视为“不贞”。相比之下,统治阶级的贵妇们身着蓝衣就颇具讽刺意义——圣经中蓝色是圣母玛利亚的颜色,有繁殖能力和纯洁的象征。“灰衣女”是蓝衣贵妇们的侍从,负责教化与惩罚;穿淡绿色服装的女仆则负责日常家务和烹饪。

统治阶级认为,“我们所做的只是想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肯定无法让所有人过得更好,总有些人过得会更糟。”这种说辞让人细思极恐。《使女的故事》最让人心惊的地方,并不是这个社会有多可怕,而是这个社会曾经有多美好。

用过去的故事,制造出关于未来的恐怖感,让《使女的故事》真正区别于其他反乌托邦作品。因为历史本身就证明了“历史是相似的”:一切既然曾经发生,那也可能再次发生,谁知道呢?当然,人类要走到这一步之前,至少还需要一个“末日”。美国原子科学家协会认为,人类灭亡的原因有三种:核武威胁、气候变迁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说起来,今年这部《使女的故事》火起来也要感谢这位美国总统,电视剧的再创作跟美国近年来保守主义的回潮,特朗普当选后对“堕胎合法化”,“同性恋婚姻法”的审慎态度有关。

特朗普日渐嚣张的发言,《使女的故事》中的那一片末日景象,谁知道会不会真的实现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