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较量 习近平这五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执掌中国的第一个任期即将结束。无论中国大陆与国际舆论如何评价,其激荡清浊般的五年改革正在改变着中国,是各方的共识。

正在改变不等于已然重塑。在中共的惯性思维与辩证理论中,任何改革的起步,都要先从整顿与清理开始。如果邓小平前30年改革开放引发的“破窗效应”(Broken windows theory)没有得到强力根治,习近平又如何开启自己改革的新思维,并开创一个新的发展局面?

习在2013年中共一次重要会议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描绘系列改革设想时,应该可以预想到自己的改革过程注定饱受非议,甚至危机重重。

如果说中国过去五年的改革主轴是清理整顿——用专政手腕为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拨乱反正,那么习近平所主导的这一轮以“民族复兴”为政治夙愿,以国家完成执政现代化为最终目的革新,将在中共十九大之后,再次迎来一个清晰的分水岭。

习近平的政治理想,已经在五年前他刚任职中共总书记时就有所阐述(图源:VCG)

相较于前任胡锦涛的“不折腾”,习近平用强有力的内部整饬与外部积极作为的执政策略,诠释了自己是继毛泽东与邓小平之后,中共最强有力的领导人与改革者。

胡锦涛之所以提出“不折腾”,或因他执政时期中共内部太过“折腾”的政治现实。从胡锦涛手中全面接过党政军权力之后,习近平用全面整党、全面反腐、全面调整来回应中共党内的各类乱局。

用他本人在2017年7月26日一次面向党内高级官员的讲话总结就是,“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

而在解决这些“难题”与办成这些“大事”的背后,是不为外界所知的习近平的“生死博弈”——不仅是政治命运的放手一搏,甚至是人身安全的生死之战。

“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2014年8月4日,一家地方党报“不经意间”披露了习近平的上述讲话,此时距离有“政法王”称号的周永康落马不到一周。

“个人生死”讲话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场合至今未被公布。但同一年6月26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曾有相似的表述:“有人威胁说要我们走着瞧,我要正告他们,谁怕谁!当年朱镕基说要准备100口棺材,99口给腐败分子,最后一口留给自己……今天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勇气。”上述讲话之后的第四天,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军事检察机关。

随着曾负责港澳事务的正部级官员李刚在2017年9月初落马,中共十八大之后官方已经通告查处与宣判的省部级(含副省部级)以上官员达235人。

235人是一个怎样的概念?这是中国历朝历代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比中共建立政权之后前四代领导人所查获的腐败省部级高官总和都要多。每个被抓的高官背后至少与一个或多个利益集团捆绑,每个被抓高官利益链条上还有难以统计的更低层官员被一同处理,形成了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窝案。

从中共的反腐动态能够看出,习近平与执行反腐风暴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触动了太多权贵利益集团的奶酪,引来不择手段的疯狂反扑也在意料之中。外逃富商郭文贵通过社交平台的“保命、保钱、报仇”之战就很好地说明中国反腐和改革的利益博弈状态。因此习近平“生死之说”并非危言耸听。

在西方国家,触动某个庞大利益集团的奶酪就等同于上了绞刑架。美国前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和肯尼迪(John F. Kennedy)被枪杀,很多人至今相信是死于利益集团之手。

参加香港回归20周年庆祝的习近平,在港安保被称为“历来最大”,图为2017年6月28日抵达香港机场的习近平周围保安林立(图源:Reuters)

2017年七一时期,习近平视察香港时的一段视频曾在网上短暂流出:当习近平准备离开机场时,他乘坐的防弹车周边布满安保人员,他们甚至跟着启动的汽车一起跑动,直到车辆达到一定速度,再有其他安保车辆与摩托车队跟上。

有中南海匿名人士透露,媒体对于所谓“王岐山的神隐”,更乐于猜测他又在办理何种大案,而忽略了王岐山时刻面临的危险。外界往往聚焦习近平强势的领导风格,而没有想过他面对众多强势对手时的死亡威胁。对于习近平与王岐山,实际情况是,因为一个主导反腐,一个操刀反腐,以至于中共的安保部门不得不针对他们二人采取超然的安保措施。至于一些海外媒介时常爆出针对习近平的谋杀或军事政变的“谣言”,即便是知情人也都讳莫如深。

习近平这五年,面临最凶险的境况莫过于对军队的整顿与对军权的重新掌控过程。无论外界如何诟病中共党与军队的关系,如何议论“军队国家化”概念,作为红二代,习近平坚决继承中共“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理念。

无论是对解放军过去十多年的乱局整顿,中国复兴改革的内部需要,还是希望重塑国际格局的外交战略改变,无一不决定了习近平“豁出去”也要掌控军权。他反复强调“党指挥枪”的频率,远远高于前两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与胡锦涛。

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初,被称为“新古田会议”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中国福建古田镇举行。“新古田会议”之后,“军委主席负责制”开始在军队高层和官方媒体上被频繁提及,但是这并不代表习近平当时在军中的权力压过了军改面临的阻力。

2017年7月26日,习近平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中共省部级领导会议,央视的画面显示,参会人员桌上没有纸和笔,只准听,不准记,为此这次会议在外界眼中颇为神秘(图源:新华社)

有消息称,中共十八大前,以及军中的两位大军头郭伯雄和徐才厚被抓捕前后,中南海和军委大院内有一支神秘的队伍始终关注着军队内各“山头”的动静,同时指挥多个军队部门保持战备状态。而2015年底的军改工作会议就曾因为各种争议被迫延迟,习近平最后发了重话:谁反对这次军队改革,谁就下台!气氛可谓剑拔弩张。

最终,习近平正式启动军队改革,这次改革让解放军至此从毛泽东与周恩来等第一代领导人所缔造的框架中彻底脱离出来,形成完全不一样的指挥、组织与作战模式。

如今,解放军新“四梁八柱”正初具雏形,但是如何让新结构有序运转,还需要关键部门有得力的主官掌控。军队高层人事调动又是一番“生死较量”。有解放军内部消息指出,直到2017年5月份,习近平才全面掌握军队。到了7月份,新华社一篇回顾军改五年的文章,三次高调称呼习近平为“最高统帅”,随之一系列的高级军官任命在八九月份陆续进行。

比起中共党政官员的整顿与反腐、军队的改头换面,中国改革另一个生死攸关的“战场”一直处于低调进行当中。虽然它的“枪声”似乎来得太晚,但是它对于中国将来的发展同样重要,而这个领域矛盾冲突的激烈程度绝不亚于党政军改革。它就是中国的经济,尤其是金融市场的整顿与改革。

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有一些“神通广大”的大人物,正在成为业内讨论的热点,盛传他们可能被抓,或者消失(图源:VCG)

“官官商商混淆不清,权权钱钱相互萦绕。”中国经济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从某种程度上也得益于这种“野蛮成长”。但这种不清不楚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尽头。2015年的中国股灾,让中共清晰认识到资本大鳄的任性,它们能够与国外的资金配合瞬间让国内的资本市场快速崩盘。

2017年中国农历春节之后,神秘的高阶“白手套”肖建华从香港被带回大陆,随后与各类权力交织不清的吴小晖也突然“失踪”。此时外界方才发现,中共已经开始剑指在改革开放前30年中野蛮成长起来的“商业巨子”与“金融大鳄”,他们的商业帝国无不与政治和权力浑然一体。

除了这些金融监管者口中的“野蛮人”,连参股控股多家上市公司的“郭广昌们”也在协助调查,甚至中国首富王健林近期也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这些分属安邦、万达、复星、海航等财团的企业领导者,因为过度热衷在海外投资纷纷陷入不同程度的麻烦。最新消息指出,中国政府已经列出一个黑名单,并严密控制名单上的那些企业与个人在海外的资金运作。

如果放任未来的经济发展被权贵大鳄们把持,不啻于放任他们绑架中国的未来。这绝非习近平心目中的复兴之路,也将给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带来质疑。专政的特性或许有助于解决事关中国命运的经济发展问题,但塑造新的经济增长模式才是对习近平的终极“大考”。中共与“金融大鳄”的鏖战正酣。

破立两难 硝烟弥漫

整党、塑军和打击野蛮人,不仅打破军队多年来自成一统的利益攫取方式,也打破政商几十年形成的“默契”和那些伴随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各类潜规则。

然而,习近平成功打造了一个强势中央,还未来得及重建一个有效的新官僚体系。强势的习近平让中共庞大的官僚体系看不懂,看不清。或者说官员们不想去看懂、看清。中共十八大之后,在反腐整风的雷霆之下,“为官不为”成了地方官对抗强势中央另一种形式的“政令不出中南海”。

官员体系这种消极抵抗,直接影响到中国的普通民众,“上面反腐,百姓受苦”的声音在坊间出现。有中国最底层的农民公开抱怨“习近平上台之后根本没为我们带来好处,反而生活和收入远不如胡锦涛当总书记的时候”。官员们则答道:“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上面不说我们也不敢做。”

官员们在利益被压缩之后,高呼“为官不易”、“官不聊生”。习近平不得不面对这种令他恼火的现实。但从本质上讲,这是一种官场新旧思维对抗的直接表达。

是限制非理性声音,还是弘扬主流价值观,这原本不是二元对立的存在,只因中共宣传系统对于后者的执行效果不尽如人意,结果就是从“妄议中央”进入中纪委的通报内容,到党媒姓党要“占领舆论高地”,到对高校意识形态管控的层层加码,乃至进入2017年,远离政治的娱乐行业也开始遭遇肃整……这体现了中共一直以来的舆论管控思路,而争议也一直存在。

对任何一个政治家来说,要实现民族文化的复兴和国家灵魂的重塑,绝非依靠一己之功或者是一个统治体系的努力可以实现,它需要依靠整个社会共识的达成,需要全民的共同努力(图源:Reuters)

与此同时,习近平亲自担任十八大后新成立的众多小组的组长,也引起海内外诸多非议。支持的观点认为,集权是为了树威,顺利推动变革。反对的观点认为,一党总书记,国家一把手,事事亲躬,把下级的工作都抓在自己的手里,代下级承担责任,不是不聪明,就是有集权走向专权的嫌疑。

2016年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后,中共各级官员对“习核心”的表忠之声此伏彼起,2017年对“习近平思想”的造势又渐入高潮,不少人认为“习思想”将在十九大上列入中共党章。但目前无论是反腐、军改还是深化改革,对于中共而言皆是方兴未艾,过早地推出“习近平思想”,会否造成“揠苗助长”的后果,是值得中共高层警惕的一种忧虑。

2015年9月,《多维CN》在《习近平的“新中国”——三大会战决定中共命运》一文中指出习近平执政面临破、转、立三大会战。破,代表着习近平要打破多年沉淀的官场恶习和社会陈旧之风;转,就是转变思维、转变思想;立,是树立国家新秩序,或者说是国家管理能力和管理体系的现代化。

习近平在破除旧有格局,也在同步进行新思维的转变。而在破立之间所面临的种种困局,正是中国进行这场前所未有的改革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国际博弈 路在何方

中国的这场“全面深化改革”,不仅要面对来自内部的阻力,要实现“大国崛起”,也必然要参与到国际格局的重构之中,直接触动国际固有势力的神经。

从18世纪60年代开始,西方国家借助三次工业革命,发展海洋经济与殖民主义,率先让人类历史进入到另一个宏伟阶段。他们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形成的民主思维、政治制度与普世价值主导的意识形态,引领了全球两百多年的发展历程。

当红色中国以另一种模式崛起时,西方在惊讶中强烈排斥这种所谓的专制不民主、桎梏非自由的发展方式。

世界发展到今天,除了西方国家继续在文明世界中鳌头独占,全球其他多数国家依旧在贫困中苦苦挣扎。或许西方习惯了这种优渥的生存状态,也出现过类似“历史终结论”的傲慢论调。在这样的氛围下,西方民主的内涵没能再继续发展;过于重视“选票就是民主”的形式让西方社会陷入一种新的分裂与矛盾之中;他们奉为神圣教条的自由经济发展模式,也正面临倒退的困扰。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喊出“美国优先”的口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顺势成为扛起“全球化”的大旗的人(图源:Reuters)

其实从冷战结束,直到中国最近几年的不断崛起,特别是经济的发展,世界格局一直在进行重构。西方国家不愿意轻易让出全球利益主导权的地位,更不能容忍自己的“优势资源与思维”遭遇挑战。

当中国崛起和强势习近平上台,让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重新抬头;当美国绝对优势削弱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意外当选总统,也让美国民族保护主义前所未有地高涨。中美之间本就薄弱的平衡关系不复存在。

由于习近平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让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担心自己固有的“地盘”被重新瓜分。在这种大背景下,可以看到日本在东海通过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争端率先成为与中国斗争的先锋;在中国南海海域,美国以“自由航行”为诉求冲击着中国的发展扩张;不断被美国刺激的朝鲜也成为搅动东亚格局的巨大变量;美国正在挑动的中东与南亚争端,同样存在恶化的高几率。

中国似乎已“四面楚歌”,而习近平并不甘于回避退让,一场全方位的国际博弈也就此展开。

借助日本“国有化”钓鱼岛的契机,中国出人意料地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并派遣各类水面舰艇不断巡航钓鱼岛周边(在钓鱼岛搁置争议时期,中国的舰艇基本不在周边出现);成编队的中国军舰也多次从该岛附近驶出第一岛链;在南中国海,中国借助与各国的相互博弈,通过填海造岛扩张军事能力与存在,与涉事周边国家以共同开发管理的模式,逐步化解矛盾,强化经济利益。

“一带一路”概念,正是习近平在这种寻求国际突破的过程中发展而来。在外界看来,中国不仅是在告诉远至欧洲的传统西方国家,海洋经济依旧重要,而且在努力证明大陆经济也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习近平在全力宣导“要和平,要发展”、“不要对抗,不要贫困”的外交与发展思维,努力让世界各国选择中国的国际理念。

要在实现国家向现代化转变的过程中实现“大国崛起”,中国也必然要参与到国际格局的重构之中。博弈在所难免,而合作更是永远的主题(图源:新华社)

而在诸多的国际波折和争议声中,习近平带领的中国,与美国引领的传统势力是继续零和博弈,还是变和博弈?这是外界好奇与关注的重大事宜。特别是中共十九大之后,习近平究竟会为中国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又会采取与前五年有着怎样重大区别的执政方式,他所坚持的“不忘初心”会让中国呈现何种面目,皆是全球关注的核心议题。

没有人能预知时代如何变迁,就像没有人能给四季的变换划出界限。大多数时候,历史的演变确实非常缓慢。习近平有机会成为毛泽东之后中国最具权势和威望的领导人,在他的带领之下,中共能否摆脱外界对其仍是“革命党”的批评,向真正的执政党转向;中国能否向现代化的政治模式转变,甚至为世界提供一个普遍接受的中国版本的执政模式,均深远影响着中国能否实现自己的民族复兴。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走向何方?中国到了今天,我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要有这样一种历史感。”这是习近平执政后的公开表述。十八大至今的五年时间,习近平已经在国内和国际的两个舞台上,分别展现出自己蓬勃的雄心。

“其实习的目的很明确,他要翻天覆地进行一轮大改革,他要立起一个现代化的中国,也奠定属于他的时代。”一位熟知习近平的红二代成员曾如此表述。因为背负这样的理想,习近平的政治之路注定无法一帆风顺。(本文转自多维CN 26期中国栏目《生死较量 习近平这五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