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野心家”孙政才如何篡党夺权

撰写:
撰写:

中纪委工作报告将孙政才称作野心家、阴谋家(图源:VCG)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10月29日公布中共十九大通过的中纪委工作报告,报告第一部分第六节称,“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等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政治野心膨胀,搞阴谋活动。”“党中央及时察觉、果断处置,坚决铲除了这些野心家、阴谋家,消除了重大政治隐患。”

此番中纪委工作报告,呼应了此前中共十九大会议期间,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谈及孙政才时的用词,“既巨贪又巨腐,又阴谋篡党夺权”,由此可以推测,孙政才案件目前露出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那么,孙政才究竟如何进行“阴谋活动”,进而试图“篡党夺权”?虽然中共尚未对孙政才案件进行最终的司法审判,但是各种官方以及坊间消息已经开始流传。

孙政才拉票贿选 习近平当面征询

“中央已经查处的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等就曾利用会议推荐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10月26日,新华社一篇纪实性文章《领航新时代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不仅将中共领导人产生过程中的诸多内幕细节首次曝光,也让外界一窥中共领导人遴选过程和原则。更首次曝光已遭查处的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曾涉贿选。

新华社文章披露,为了确定中共十九届政治局人选,习近平(左)曾与57名中共重量级人物当面征询(图源:AFP)

这不但验证了此前坊间传出的中办原主任令计划曾在中共十八大前利用内部模拟选票试图上位之说,也呼应了曾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和令计划勾结的传言。在周永康和令计划落马前后,曾有媒体披露,周永康借助令计划需要其帮忙掩盖儿子车祸的方法获令计划入伙,令则用中办主任之权,提前举行中央委员海选“十八大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模拟投票,试图为自己“入常”铺路。

未经证实的消息称,2012年5月7日,令计划未通过政治局常委会便将各地中央委员调至北京,在京西宾馆用投票方式对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常委人选进行民意测验摸底。在这次摸底会上,令计划得票名列第三。令计划为了让自己进入常委而违规操纵选举流程引起高层愤怒,在当年9月1日被调为中央统战部部长。就在同一年的5月18日,大陆媒体报道周永康“全票当选”新疆“十八大代表”。

新华社这篇记实性文章指出,在中共和中国国家高层领导人选产生方面,“有经验也有教训”。中共“十七大、十八大探索采取了会议推荐的方式,但由于过度强调票的分量,带来了一些弊端:有的同志在会议推荐过程中简单‘划票打勾’,导致投票随意、民意失真,甚至投关系票、人情票。”

所以中共在十九大“探索选人用人新方式新举措”,弃“会议推荐”,改“当面征询”。为此,从今年4月下旬至6月,习近平专门安排时间,分别与现任中共国家领导人、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元老谈话,前后谈了57人,听取他们对十九大政治局人选的意见。

“六宗罪”和“第六大政治隐患”

2017年7月24日,中共发布消息,孙政才涉嫌严重违纪被查。至9月29日公布“双开”决定,孙政才涉及六大罪状,包括“毫无理想信念,背弃党的宗旨,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践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群众纪律,讲排场、搞特权;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选人用人唯亲唯利,泄露组织秘密;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收受贵重礼品;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官僚主义严重,庸懒无为;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周永康、令计划也被定为“六宗罪”,周永康的是“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令计划的则是“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利益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与多名女性通奸,进行权色交易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力敛财牟利负有重要责任。”

其中又以对孙政才措辞最为严厉。如“毫无理想信念”、“严重践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说法都是前所未有。尽管新华社后来将其修改为“动摇理想信念”与“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厉程度有所降低,但外界更倾向于认为第一个版本的说法更为准确。

在正式宣布“双开”孙政才的4天前,也就是今年9月25日,中共十八届政治局七常委参观了名为“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在展览中,孙政才和已经下台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并列,被定性为十八大以来的六大“政治隐患”。

但是从中纪委报告斥责孙政才错误和罪状的措辞来看,要比此前落马的周永康令计划等更为严厉。比如,周永康等人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孙政才则是“严重践踏”政治纪律;周永康是“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孙政才是“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同时,孙政才还被控“选人用人唯亲唯利”、“官僚主义严重”、“腐化堕落”、“没有肃清薄熙来在重庆的流毒”,“给党和国家事业造成巨大损害”等等。 这些信息显示,孙政才罪状与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周永康和令计划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表叔,夫人俱乐部,私生子

在前文提及的孙政才“六宗罪”中,其中一个政治罪名是“泄露组织秘密”。而十八大之后,在孙政才之前有“泄密”罪的是令计划,但令计划是“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孙政才“泄露组织秘密”与 令计划“获取核心机密” 性质不同,但孙政才究竟向谁,泄露了什么“组织秘密”外界无从得知。

在落马之前,孙政才已经有大量负面传闻。例如,早先孙政才的多张官方宣传照,被网民指出戴过江诗丹顿、劳力士等10多种名表,并称其为“表叔”;有传闻称,孙政才担任中国农业部部长时,访美期间看望了在美留学的女儿,并收受了美国企业贿赂;令计划案发酵时,有传孙政才妻子胡颖与令计划妻子谷丽萍均是民生银行“高官夫人俱乐部”成员;2013年12月重庆媒体报道当地一则负面新闻,消息称孙政才批其“有辱重庆名声”,致使媒体遭受严肃处理;再后来更是出现孙政才十八大后仍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育有多名私生子,甚至还为这些女性背后的企业提供“一带一路”资金,多达10亿人民币等说法。

这些未得到官方消息印证的传言,外界很难有渠道去判定其真实性,但是从中共十九大会议期间,刘士余痛斥孙政才与周永康、薄熙来等人“阴谋篡党夺权”,以及陈敏尔对媒体表述的“孙政才恶劣影响”与“薄王思想遗毒”在政治上有“共同性”,可以看出,中共可能对孙政才有更为严重的政治定性。

有猜测认为,这些迹象或许共同暗示了孙政才与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人,不仅可能存在某种流程和性质类似的“私下动作”,更可能有某种形式的“私下合作”。这种“动作”或“合作”,目标是对中共人事任用安排、制度程序、集体意志的颠覆,既不容于中共历史传统与政治制度,也不会被中共高层集体所允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