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康生VS陈云 谁出卖了林育南

撰写:
撰写:

鲁迅的《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因曾收入中国大陆语文教科书而流传很广,是为纪念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五位青年作家——李伟森、胡也频、柔石、白莽、冯铿即“左联五烈士”而作。鲜为人知的是,在“左联五烈士”的背后,对中共而言是党内第一次反抗苏联干涉的政治运动,又被称为“小文革”,不仅是“五烈士”而是包括林彪堂兄林育南在内的“龙华二十四烈士”;对国民党而言则是1930年代反共最大成果“东方旅社事件”,包括中央委员在内32人被捕,事发当天蒋介石欣喜异常,连夜派陈立夫赴上海处置、劝降。究竟是谁出卖他们,所有证据都指向时任中共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王明,也有证据指向康生,更有牺牲者后人将怀疑的目标指向时任中共特科负责人陈云,而这位牺牲者正是陈云的入党介绍人……

1938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主席团合影,前排右一为“东方旅社案”最大嫌疑人王明,左一为康生,当时他已改换门庭投入毛泽东(左二)的怀抱(图源:VCG)

震动上海滩的“东方旅社案”

东方旅社位于上海公共租界浙江路与汉口路交汇处西南,也就今天的上海黄浦区汉口路与浙江中路交汇处西南,在当时是一座拥有110间客房的中等规模西式旅馆。由于设计新潮,自1923年开业以来入住率一直较高。

1931年1月17日,国民党上海当局联合公共租界巡捕房突然包围了东方旅社直扑31号房间,正在举行紧急会议的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全国苏维埃中央准备委员会秘书长林育南(林彪堂兄),上海总工会秘书彭砚耕,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干部胡也频、柔石、殷夫、冯铿以及苏铁、李云卿等8人当场被捕。

与此同时,另一路军警在巡捕配合下直扑天津路中山旅社6号房,中共上海沪中区委书记蔡博真,共青团江苏省委委员兼上海总工会青工部长欧阳立安,共青团上海闸北区委书记伍仲文,上海总工会组织部长阿刚当场被捕。

下午三四时,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部长王青士、青岛市委书记罗石冰到东方旅社参会时被捕。上海总工会秘书长龙大道,红22军政委、中共淞浦特委书记兼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党团书记黄理文,中共江苏省委委员、上海沪东区委书记何孟雄也在前往中山旅社开会时被捕。

晚间,左翼作家联盟据点之一的华德路鸿运坊152号被国民党军警查抄,房内搜出大量左翼作家联盟的文件,房主汤士德及其妻子王孙氏(化名)被捕。通过查抄的信件,军警又抓捕了上海总工会沪东办事处主任费达夫和王小妹。当天凌晨,汤士德的哥哥红14军驻上海办事处负责人汤士伦在昆明路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中共中央宣传部干部李求实,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恽雨棠,中共机要干部李文等人相继被捕,使被捕人数达到32人,成为国民党1930年代反共最大成果。

事发当天,得知消息的蒋介石欣喜异常,连夜派陈立夫赴上海处置、劝降,然而一切并未让蒋介石如愿。2月7日晚,林育南及“左联五烈士”等24人在上海警备司令部龙华监狱被秘密处决,黄理文等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反对苏联干涉人事:中共第一次内斗“小文革”

就在东方旅社案发生前十天,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这次会议上,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米夫(Pavel Mif)直接干涉中共人事,坚持将自己赏识的王明选入中央领导机构。

早在王明留学莫斯科中山大学时,就受到时任中山大学校长、共产国际执委米夫的赏识。1927年米夫第一次来华时,钦点王明为翻译。同年,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米夫原本想让王明主持中共中央宣传工作,时任总书记陈独秀便安排王明出任中央宣传部秘书,在当时的中共体制下,所谓秘书实际是仅次于部长、副部长的官员。1928年莫斯科中共六大上,米夫希望中共提拔王明进入中央领导层,但在议会代表抵制下未能如愿。1930年,王明与米夫先后回到中国,在米夫压力下中共不得不同意召开六届四中全会。

六届四中全会上,米夫表面上未参加正式会议,却代表实际掌控会议议程,提出了一个包括王明在内的16人政治局委员名单。为保证这一名单获得通过,米夫与王明又精心挑选出席会议的代表,包括22名中央委员、15名非中央委员,2名共产国际代表,又破坏组织原则给予非中央委员表决权。时任中央候补委员、东北地区党组织代表唐宏经按照通知前往上海开会,却发现到了上海无人问津,无会可开。

最终,米夫、王明仅以一票胜出,可见会议之激烈。王明由非中央委员跃升政治局委员,实际掌控中共中央,赵荣(康生)担任组织部长,沈泽民担任宣传部长,博古(秦邦宪)担任团中央总书记,向忠发仍担任总书记,因王明等人不懂军事周恩来留任军事部长。

在这次会上,反对最为激烈的是时任中央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罗章龙为代表的全国总工会、江苏省委代表,以及以非中央委员何孟雄、林育南、李求实等苏维埃中央准备委员会办事处代表,罗章龙等人甚至提出了彻底换血的9人政治局名单。实际上,这两派在中共六届三中全会后围绕批判“立三路线”就与王明等人产生矛盾,召开六届四中全会或者七大改组中央正是他们的诉求。而他们也正是东方旅社案最大的受害者。

东方旅社案发生4天后,1月21日罗章龙等17人签署《力争紧急会议反对四中全会报告大纲》,分发到工会等系统,反对王明。随后,罗章龙被王明掌控的中共中央打成右派,并通过决议开除中央委员、党籍。这更加激起了罗章龙的不满,于1月底另立中央组织了“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其成员以全国总工会为主。次年2月,非常委员会解散,基层组织并入中共。由此,中共党内第一次反抗苏联干涉的政治运动结束,后被称为“小文革”。

值得指出的是,罗章龙是湖南浏阳人,早年在长沙读书时就通过“征友”与毛泽东相识,在毛泽东的引导下参加了革命。并跟随毛泽东参加新民学会的活动,毛泽东担任北大图书馆管理员时,罗章龙为北大学生,他还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不过罗章龙主要是从事工人运动工作,是中共工人运动早期领导人之一。罗章龙原本也要参加东方旅社的会议,但因临时有事未能参加幸免。1933年罗章龙在上海被捕,由老校长蔡元培和曾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一同工作过的汪精卫保释出狱,此后毕生从事经济学研究。中共建政后,罗章龙一再要求恢复党籍都未能如愿,给毛泽东去信也石沉大海,1995年在北京去世。

“左联五烈士”原本并不需要出席东方旅社的会议,参加会议的主要是罗章龙一系的中共江苏省委和工会代表。出席会议的时任中央宣传部干部李求实负责文化方面工作,邀请了柔石等5人参会,因而被捕。殷夫的大哥徐培根是国民党军官,赴台后官至国军三军大学校长、陆军二级上将。此前殷夫曾三次被捕在大哥的营救下出狱,此次被捕时徐培根正公派德国留学,直到1931年底才回国。

谁是告密者?

对于东方旅社案有人告密的怀疑很早就有,官方的提法是一个名不见传的人物唐虞,但很多证据都指向了王明。

事发当天,1月17日是上海各级党组织开会贯彻学习六届四中全会精神,分头秘密开会的日子。当天上午,包括王明在内的政治局成员和共产国际代表还参加全国总工会党团会议,试图说服他们拥护四中全会决议,但失败了。中共江苏省委也在上午召开了会议传达了四中全会文件,会上有人反对也有人支持,王明当时还兼任江苏省委书记。蹊跷的是,这些会议都未被破坏,下午这些王明的反对派召开会议时却被破坏。据罗章龙回忆,开会的目的是“部署进一步反对王明的斗争”。

此外,有资料表明,当天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租界工部局分别接到匿名电话,随后进行了大搜捕。包围旅社后直奔目标房间,情报掌握得极为精准,没人告密很难讲得通。潜伏在工部局的中共特科内线曾截获这一情报,并立即通报了组织,但不知何故参会人员并未收到任何警示。

据时任中共江苏省委秘书长刘晓回忆,事件发生后,王明正在主持江苏省委会议,还曾幸灾乐祸地分析:这是何孟雄等反党反中央,搞分裂活动的必然结果,是什么“咎由自取”;他们是“右派反党分子”,是在反党活动中被捕的,与一般同志在工作中被捕性质有所不同等。王明还告诉江苏省委,营救的事由中央负责,省委不用参加。中共特科也曾组织营救,因故失败。何孟雄等人被处死后,王明仍不忘给他们罗织罪名。

龙华二十四烈士之一、时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恽雨堂的后人恽仁祥将怀疑的对象指向时任中共特科负责人的陈云,恽雨堂正是陈云的入党介绍人(图源:VCG)

直接告密的人,有顾顺章、康生两种说法。罗章龙在事后的记述中,将主要的怀疑对象指向顾顺章,认为他向工部局打电话告密的。美国的中共党史研究专家约翰·拜伦与罗伯特·帕克合著的《康生传》一书中,引述1931年转投国民党的中共党员王云程和吴滨沭的证词,称是康生为了巴结王明告密。并声称,在这些人被捕前国民党就掌握了他们详细的档案,甚至一些本人都难以想起的细节,曾任中组部秘书长的康生正是掌握这些资料的人。当然,书中称王明如愿后康生受到重用当选中央委员出任中组部长,在时间上有些倒置,实际是提拔在前,案发在后。

还有一种说法出自二十四烈士之一的时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恽雨堂的后人恽仁祥,在其《对陎云的质疑(1931年上海东方旅社案的一些疑点)》一文中,提出了对陈云的怀疑。理由包括,恽雨堂是陈云的入党介绍人,陈云对恽雨堂的态度却有些蹊跷。1980年代,恽雨堂的家乡在编写地方志时,曾专门派人到北京请陈云介绍恽雨堂的事迹,被拒之门外。“某省一位老同志通过熟悉我的同志告诉我说:解放后,他曾建议陈云查一下是谁出卖了24烈士?陈云表示拒绝。另外,有人告诉我说:邓小平篡权后搞党员登记,约有两年时间不让陈云登记,不知为何?”

此外,恽雨堂从南京返回上海一进家门就被逮捕,掌握其住址的只有何孟雄和陈云。国民党原本要把恽雨堂等人押赴南京处置,后因中共特科的营救计划曝光,而在上海被秘密处置,陈云时为特科负责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