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揭露黑龙江养老金“穿底” 陆昊又遇新麻烦

撰寫:
撰寫:

中国东北三省经济继续下滑。

日前,中国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中国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这份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人民币 1人民币约合0.17美元 下同),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

尽管可以预料,中国中央财政会给予黑龙江以财政支持,但是自身造血功能不足,仅靠输血不能长久。养老金“穿底”背后是东北三省经济下滑,人口流失严重。这成为摆在黑龙江省长陆昊案头的大麻烦。

现在的中国东北地区,狭义上指由辽宁、吉林、黑龙江等三省构成的区域,广义上则包括辽宁、吉林、黑龙江,以及旧为东三省管辖之内蒙古东四盟市(呼伦贝尔市、兴安盟、赤峰市、通辽市)在内。土地面积为12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的13%,2010年GDP总量33,367亿元,占中国全国的8.38%,人口1.2亿,占中国全国总人口的9.18%。

中共建政后,东北三省一度是中国粮食和石油的主要基地。1950年3月,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在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陪同下视察了辽宁,称“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经济建设,东北条件比全国要好,把敌人赶走了,土地改革完成了,已经转入到经济建设。东北是全国的工业基地,希望搞好东北工业基地,给全国出机器,给全国出专家”。从1949年到1984年这35年中,东北在中国建设最为需要的农业和工业两大产业中,成为中国的中流砥柱。

如何止住黑龙江经济下滑的颓势,成为摆在陆昊案头的难题(图源:VCG)

“共和国长子”之名由此而得。但是曾经让东北辉煌的勋章,今天正成为它的“包袱”。

工业不振,资源不举,企业困难增加,人口流失和高龄化严重,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块块倾倒,让东北迅速衰败。

曾是东北地区支柱产业的能源行业和大宗商品生产等传统工业开始走向衰落。这种结果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一系列中小型钢企以及能源下游公司度日如年,破产不断。陆昊在2016年的黑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认,2015年,黑龙江省经济发展遇到多年未有的下行挑战,油、煤、粮、木四大传统产业领域集中出现负向拉动。因油价大幅下降,公共财政收入实现人民币1,165.2亿元,下降10.4%。

其次,国有企业占比较高。中国其他地区的国企资产佔比平均38%,东北地区国企资产占比却超过50%;中国国企的低效和高亏损率並不鲜见,但是东北地区尤其严重。以黑龙江省属最大的国有企业“龙煤集团”为例,这家拥有24万多职工的大型企业,一直需要靠地方政府“输血”度日。今年3月的两会期间,更是发生省长前一天声称不欠地下作业的矿工一分钱,隔日就有数千工人上街游行讨薪的事件。

最后,人口增长放缓成为东北地区经济下滑的“罪魁祸首”。

据2010年中国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东北三省每年净流出人口大约200万;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生育率分别为1.03、1.03和1.0,不仅低于中国全国水平,甚至比日本和韩国都要低。与低出生率相伴随的是高龄化程度加剧。2012年年末,东北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340.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为8.8%;到了2013年,黑龙江省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58.9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9.4%。据预测,2020年黑龙江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765万人,高龄化水平将达19%。

可以说,拥有1.2亿人口的中国老工业基地正在经历严峻的人口红利的消退。在几十年的艰难时期后,最近东北地区似乎要经历重振。现在的问题是,它的落后是否仅是一个阶段,即一个从重工业基地转向现代生产和东北亚贸易中心的过渡阶段,还是它的问题已经根深蒂固、积重难返?如何避免中国东北三省从“共和国长子”变为“改革失意者”,已经成为摆在中国政府案头的问题。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