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与官本位 毛振华为何“喊冤”

撰写:
撰写:

在中国知识问答平台“知乎”上,“东北经济还有救么?”这个问题目前有1,498个回答,目前被置顶的,是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控诉在黑龙江亚布力度假区被当地政府欺负、愚弄的视频。网民评论中,被赞最多的一条是“投资不过山海关是血和泪写出来的7个字”。视频中毛振华称自己要是见到亚布力视察的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这一出“戏码”被中国网民形容为“红顶商人拦轿喊冤”。毛振华在接受采访时感慨:“我一个堂堂正正的企业家如今搞得像个上访户,跟窦娥似的,这事我不愿再多说什么,这也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低点。”

在视频中,毛振华直斥亚布力“管委会”认为“政府是天”,这四个字背后透出东北三省经济下滑的内核因素——官本位思想。

“红顶商人”直斥地方政府

北京时间1月1日晚间,大陆微博广泛流传一个视频,视频中,毛振华控诉黑龙江政府,直言“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来了之后,是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该视频被微博大V广泛转发。这次的毛振华的控诉视频,被中国地产商潘石屹两度转发,并称赞毛振华是“一位站在阳光下的企业家”。

中国民间称毛振华是“红顶商人”源于他的政府背景,据报道显示,毛振华先后在湖北省、海南省政府和国务院研究室从事经济分析、政策研究工作。曾主持中国三峡工程融资总体方案设计和多个政府项目。

视频中毛振华控诉的对象是“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在腾讯认证的企业空间里显示,亚布力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全称为“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为“政府机关/社会组织-政府”性质,为黑龙江省政府派出机构,由省森林工业总局代管。主要负责“科学规划、招标建设、商业模式设计、行政审批、市场监管”。

毛振华的“拦轿喊冤”对象,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图源:VCG)

当时的一些新闻稿显示,该管委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整合亚布力的旅游资源,解决原亚布力滑雪景区的“机制不灵活、产品单一,景区发展停滞不前”等问题。“以前由于亚布力区域内土地权属多头管理,对12家经营主体,没有隶属与横向联合,自然资源被人为分割呈碎片化,导致各家定价混乱,经常出现价格竞争。” 当时的管委会工作人员吴洪杰这样说。

但是在视频中毛振华表示,该管委会曾非法侵占他们23万平方米的土地,并有省政府文件作为支持证据。毛振华说:“他们拿我们的地干了什么事情呢?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的土地上!他们去招商,招来了所谓民营企业在这里建设了元茂屯、建设了酒店等设施。没经过招商(的),建完之后说经营不好他们再收回来。”

这起事件在整个东北三省经济下滑,养老金“穿底”的大背景下,在中国舆论场迅速发酵,“毛振华”的名字一度成为新浪微博热搜榜。包括新华网,《人民日报》在内的诸多党政喉舌也在微博之上转发该视频。1月2日,毛振华向媒体确认视频真实,但拒绝采访;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对此回应称,已开展调查。

三宗罪:欺上瞒下 打击民营 腐败无能

在视频中,毛振华直斥亚布力管委会的种种“罪行”,例如他称“大家都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勾当。他们搞了一个欺骗省长、搞了一个所谓三山联网,花了五千万块钱,那个三山联网,请问这些雪友们你们有人滑过那个三山联网吗?你们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事情吗?欺骗党和政府还获取荣誉。”

毛振华的视频中还提到了亚布力管委会用国家的8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建非法栈道并且拆了建、建了拆:“亚布力有很多政府支持企业的政策,经过他们之手从来没有意见,到过我们公司,他们在外面的土地上建设了非法的栈道,花了不少钱,有什么用?你们去看看,就要被拆掉,拆了又建,建了又拆,花的都是国家的钱,据说花了八个亿,你看看他们干了什么事?我们这个企业花了20个亿,你看我们干了什么?修了什么雪道,建了什么宾馆,搞了什么设施,招来了什么客人。”

“他们干了什么!他们的执法机构拦截旅行社,威胁旅行社不能到我们这里去,这就是他们干的事。他们在这里强买强卖,强行搭配非要到他们那里滑雪,搞什么联盟。”毛振华还在视频中将该管委会称为“黑龙江的败类”,让“外来的”在黑龙江吃尽了苦头:“我们来之前哪有这个管委会啊,这个地方是我们买下来,我们干了二十二年,他们来了,他就以为他们是天,他们是政府,但是他也是个企业,他们打着政府的幌子,非法的夺走我们民营企业,让我们外来的在黑龙江尝到了苦和难,黑龙江如果不把这样的败类清除,怎么搞得起来呀!”

根据毛振华的描述事件基本上已经很清楚,按照他的说法,这个新的黑龙江滑雪游度假区管委会来在毛振华这批投资人之后,打着政府的旗号,占用他们买下的土地,抢了民营企业的生意。毛振华表示自己这次就是来“迎接”来亚布力视察的省委书记的,因为以往省里来视察从来都不会踏进阳光度假村一步,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省里的人。

“现代化”VS“官本位”

这个事件中,毛振华是“扭曲事实”,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弱势者,还是亚布力管委会“开门引资,关门打狗”?其实在当下已经不重要,在今天东北三省经济出现“断崖式”下滑,曾经风光一时的“共和国长子”迅速衰老,经过此事件发酵,“投资不过山海关”似乎再度得到证实。

从2014年开始,东北三省经济快速下滑,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的经济增速分别是5.6%、6.5%、5.8%,在31省份中GDP增速排行后五位。三个省6%的增速比全国平均增速低1.4个百分点。以至于2015年年初,总理李克强不得不急率11名内阁部长亲赴东北“督战”。3个月后,2015年7月16日至18日,习近平又在吉林调研並专门召开座谈会强调,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到了“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

聚焦到黑龙江省,问题更为严重。经济下滑还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黑龙江省在2016年两会期间就闹出了“欠薪门”。

2016年3月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上,陆昊在谈到东北地区最大的煤炭企业龙煤集团改革时公开表示说:“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

陆昊“不欠工人一分钱”的话音刚落,3月9日起龙煤集团旗下双鸭山矿业集团八大矿区,数以万计的工人及家属走上街头游行,称他们的工资已被拖欠半年以上,还有人举着“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共产党还我们钱”、“陆昊睁眼说瞎话”等标语。3月12日晚9时许,黑龙江省政府连夜在官方网站发消息称,陆昊当天下午在北京主持召开龙煤集团脱困发展工作专题会议时强调,龙煤集团要及时报告拖欠工资真实情况,在不拖欠井下矿工工资的情况下,尽力解决地面职工工资拖欠问题。3月13日,陆昊接受媒体采访承认,“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这个情况,我说错了,不管什么层级报告错了,不管任何原因,错了就要改。改完了,就要解决问题。”

经济下滑只是表象,东北真正的问题是被官僚气息困扰。人员臃肿导致组织结构复杂,人浮于事情况严重,更关键的是观念上,“官本位”思想严重,“官就是天,政府就是天”的思想深入东北社会的骨髓,从政府事业单位的人到普通民众。相比中国绝大多数地区,在东北使用正常手段经商、享受政府服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似乎所有事情的处理都有“后门”可走,从办理个人证件到应聘工作。

中国的现代化,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将现代治理的思维灌入到社会的骨髓中,是“现代化”与“官本位”的根本之战,若此问题不能根除,“毛振华”将会最终离开东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