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平教堂兴建清真寺 中国宗教“乱政”背后玄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中国山西省拆除了一座基督教堂,引发一些西方媒体强烈关注。几乎在同一时间,江苏省苏州市政府准备动迁当地祖坟并营建一座清真寺,则在中国民间激起愤慨。两件事“凑巧”发生在一起,反映了“宗教”在当今中国政治和社会中的热度,以及中国官方对不同宗教差别对待的政策治理。

要安拉不要上帝?

此次发生在山西省的拆除中国最大福音派教堂金灯台教堂的事件,在近期并非孤例。据悉,在2017年12月末,位于陕西省的一间天主教堂也被拆毁。

事实上,拆除基督教堂的做法,在中国各地已经断断续续持续了数年之久。浙江省自2014年初开始的拆除教堂顶部矗立的十字架,其间还夷平温州三江教堂的行动,一度成为一些国际媒体和组织的关注焦点。

不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体在同一时期,浙江杭州规划设计了一座规模宏大的清真寺——杭州清真寺。该寺始建于2012年,占地10亩,据称耗资1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54美元)以上,整个建筑群设计采用阿拉伯式伊斯兰建筑风格。

中国土地上出现了修建清真寺的热潮(图源:新华社)

现今,在中国北方山西金灯台教堂被拆的时候,江南水乡苏州却在营造一座清真寺。令很多苏州人和其他地区中国网民感到不满的是,为了建设该寺,当地政府将动迁当地人的祖坟。而且当舆论做出质疑后,苏州政府办公室官微“苏州发布”发表了一则“意味深长”的图片微博,图片中摄有一座清真寺,并配文称“多花时间努力,少点功夫矫情”。

贫困区里的壮观建筑

更令观者感到刺眼的现象是,在中国许多贫困甚至是极端贫困地区,反而兴建了许多富丽堂皇的清真寺、基督教堂等宗教场所。例如,最近广为中外所知的“冰花男孩”王富满所在的云南省鲁甸县,就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该县坐拥83座清真寺与一座规模宏大的伊斯兰城堡;再如国家级贫困县河南省洛宁县,也建有15座基督教堂。

分析人士表示,这些建筑造价不菲,少则耗费百千万元,多则以亿计,而其资金来源主要有三个,一是国家扶贫款项,二是地方财政,三是教徒捐赠。不论这些钱是来自何处,都是对当地生活极端困难民众的剥削虏夺。显然,近几年中国一些宗教狂飙突进的发展结果,已经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构成严重阻碍。

差别对待的宗教政策

另外有观察称,不同的宗教,在中国的现状并不相同。整体来看,中国本土道教与早就传入的佛教尽管门庭若市,仍然停留在世俗社会边缘,而且受到商业化的侵蚀。相比之下,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则呈现出非常可观的发展形势,但这两者又有所不同。

一方面,基督教的教堂与伊斯兰教的清真寺都正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不论是在繁华闹市还是在贫困山区;另一方面,中国央地对这两种宗教的态度和治理手段都不相同,当基督教堂被逐个夷为平地之时,清真寺却大多安然无恙,即体现了这种差别。

部分官方媒体为之辩护称,一些基督教堂建设没有得到官方认证,有违法违规之嫌,拆除这些教堂属于合法治理。这是一种实事求是的说法,但没有做更深层次的具体的分析。

中国领域内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前者与中国体制之内存在比较密切的联系,因而可以影响到政策制定与执行,许多清真寺的建成正是得益于官方自上而下、由内而外的主导,而且利用了政府财政资金,自然是“合法”建筑;后者则游离在中国政治体制之外,以一种民间自觉、信徒自筹的方式建造基督教堂,无意或无法得到官方的认可与支持,成为“非法”建筑。

换一种说法,这两个宗教其实属于竞争关系,两者都是非常有实力的选手,不过一个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一个只是纯粹的运动员。两者竞技,胜负立判。

信仰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却奉行差异化政策与选择性执法的中国政治,则沦为了宗教竞争的工具。从立法到执法层面的“双重标准”,才是对中国依法治国的最大讽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