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教同光”终结 北京的宗教“修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被公开发布的中国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不出意外再次聚焦“三农”领域,其中有关宗教的表述引起多方注意。自2018年2月1日起,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正式施行。可见,中国对宗教的治理和政策,明显正在发生变动。如果说以往对宗教的基调主要是认可、扶持与放任,如今则改换为治理、引导与管控。

五教同光

宗教是人类历史中的一个普遍现象,中国也不例外。中国本土宗教道教,发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方仙道,时间早于现今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虽然中国是一个坚持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但是上述宗教在中国处于共存状态。

中国境内宗教的状态起伏,与中国政治历史进程密切相关。在中共执政后,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不同宗教均受到严重抑制,改革开放后又同时迎来复兴。其中,作为“一神教”的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一个如同秋风卷落叶,一个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发展形势都十分可观。

中国境内不同宗教发展形势迥异(图源:新华社)

进入21世纪后,许多宗教逐渐得到中国官方的正式认可与支持。2007年2月12日,时任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的傅铁山代表中国宗教界发出了“发挥优势,共建中国和谐宗教;五教同光,创建和谐寺观教堂”的倡议,得到时任中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等中央高层的肯定。

“五教同光”,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较高层次首次把中国宗教划分为五大宗教,也标志着中国境内五个宗教的合法化,对其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政治成就。这五个宗教分别是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新教)、伊斯兰教。容易引起误解的一点是,天主教与基督教(新教)是基督教的其中两个派别,而此称中的“基督教”却是专指基督教中的一个派别“新教”。

中国宪法第36条确定了中国的宗教政策,其中有“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的说法。在中国官方确立“五教同光”之后,这五个宗教的宗教活动不仅受到法律保护,宗教人士还能够得到中国地方财政补贴,许多造价不菲的宗教建筑纷纷拔地而起,背后也常有官方的投资。

有数据称,中国境内基督教信徒和认同基督教的人数应在1亿至1.5亿之间,主要分布在华北、东北、华东等区域。农村是其传教重点方向。而以宗教、民族、血缘为纽带缔结起来的伊斯兰教则主要分布在中国西北、西南区域,并且随着部分少数民族迁徙定居而扩散、扎根。

多维新闻此前文章指出,如今信仰宗教的中国人数目急剧攀升,有关宗教的矛盾此起彼伏。中国宪法中有关保护宗教的规定得到有效执行,而限制宗教的规定却多有违反。例如,常有中国人被以民族、文化的名义强迫要求信仰某种宗教,利用宗教谋取私利或是表达政治诉求,将宗教向国民教育领域渗透,境外宗教对境内宗教活动的联系干预,等等现象。这些都是违反宪法的行为,却已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

导控宗教

观察人士表示,中国境内宗教迅猛发展和乱象矛盾的产生,与中共意识形态危机和基层治理失效不无关系,另外可能因为对宗教认识出现了偏差。

宗教具有各种形态,可谓千奇百怪,在人类漫长历史中也曾发挥过长期的引领作用。不论是怎样的宗教,发展的结果都是拥有越来越多的信徒、能够对信徒或非信徒施加越来越有力的影响,对一个国家或社会提出符合自身利益的政治诉求。如果一个宗教在一个区域和社群中表现出比较明显的异质性、保守性、强制性,则会对当地社会的安全稳定状态构成严重威胁。

中共排名第一的指导思想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唯物主义无神论的世界观,在中国进行集中统一的政治治理,与宗教存在着根本性的矛盾。中共十八大后,新领导集体展开对党政军等各个领域的全面整顿,对宗教的治理也出现了变化。

2016年4月22日至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6名常委共同出席“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习近平表示,“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做好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好,关键是要在‘导’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准,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动权”。

2016年召开的中国全国宗教会议,标志着中共宗教治理的转折(图源:新华社)

习近平还提出,“必须坚持政教分离,坚持宗教不得干预行政、司法、教育等国家职能实施”,“各级党委要提高处理宗教问题能力,把宗教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要建立健全强有力的领导机制,做好对宗教工作的引领、规划、指导、督查”。

分析人士表示,习近平在此次会议上的讲话,标志着中共宗教治理的转折。以往中共对宗教的态度主要体现为认可、扶持与放任,此后则变成了治理、引导与管控。宗教于中共而言,或许正在经历从参与治理者到被治理者的转变。“五教同光”的一页可能已经被翻过。

此次“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依法加大对农村非法宗教活动和境外渗透活动打击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干预农村公共事务,继续整治农村乱建庙宇、滥塑宗教造像”,正是针对目前中国民间宗教发展过于迅猛甚至可以说是失控和混乱的状态,不得不进行严厉的治理。

不过,宗教发展乐观形势客观上也说明存在的合理性。正是因为中国自身文化和基层社会治理的缺位、乏力,才为宗教的强势进驻提供了空间。在中共遏制宗教乱象的同时,如果不能提供替代选择,可以想见最终将会无功而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