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陕西男子除夕为母复仇案 看以武犯禁文化

撰寫:
撰寫:

中国陕西,就在除夕夜之前,曾为军人的张姓男子,在邻居父子返家为上坟祭祖准备时,持锐器进入其屋内,将父子3人一并砍杀。其中2人当场身亡,1人送医不治。之后张姓男子向警方投案,报称其22年前母亲被邻居故意伤害致死,并于之后离家服兵役,退伍后从事工务,于2017年中返家,并趁除夕夜邻居一家返回时下手。

事发后,不久网络上就充斥了各种消息、评论。有人将张姓男子比作古代“以武犯禁”的侠客;也有人批评这是由于当初执法不公,未能妥善弥补受害者而在日后引致悲剧;有人翻出了古今中外的类似案例,说是情有可原;也有站在法治的立场,认为动武杀人就是不对,是扰乱了公共秩序,危害了社会安全。

武侠小说中,好像总是有这种套路:“主角家人被杀,自己重伤坠崖好运不死,捡到绝世武功秘籍,修炼十年后出山复仇。”故事的结尾里,面如冠玉、眼若流星的主角,不但肯定能用绝世武功扳倒家大业大的仇家,还能娶得美娇娘;之后在江湖中扬名立万,留下一段佳话,更是不在话下。

武侠总有苦情的主角。图为“白发魔女”剧照(图源:VCG)

让读者眉开眼笑的故事,在现实中显然窒碍难行。先不论重伤坠崖那部分,就算主角专程去部队里修炼了三年武功,退伍后又忍到了时候,盼到了机会,复完仇后这和故事里一样正派的主角也肯定会自愿给国家机器给抓住,接受公权力的审判。那么,就算主角没给判死刑,等到从狱中出来,身上背负杀人的罪名,往后工作都要受到影响;更别说还能成家立业,娶得美娇娘了。

由此可知,小说中快意恩仇的事,一旦在现实里摊上了政府,一下子就变得复杂多了。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武侠小说中,“官府”的存在感如此稀薄的缘故。当然,这或许也只是反映了古代中国“天高皇帝远”、政府力量到达不到地方的实情。

但即使如此,类似事情还是不断在现代社会中发生着。有时是母亲被杀死;有时是儿子被侵犯;有时是自身长期受到了虐待……共通点是,最终当事人并没有选择依靠政府的行动,又或是走向通往法院的道路,而是以最直接、物理的手段来消灭“仇家”。至于后果,有的想过了、有的没想过,总之是不大在乎的。

于是,为母报仇的军人被称赞为“侠士”;为子杀人的父亲被歌颂为“英雄”;屠戮配偶的家暴妇女受到了同情和特赦。

同样是杀人,被杀的人数也许还不只一人,手段甚至可以比普通的杀人犯更加凶残。社会却同情他们,群众也认同他们,甚至法律可以轻放他们。为什么?那便是因为:这是复仇、这是自卫;这是事出有因、这是天理昭彰;这是千百年来的一种想象:“侠以武犯禁”。

当小民受到了强者的压迫,权力者却无力、或无心去主持公道,那唯一的出路就是“抗暴”,甚至只是想象的也好。所以英国有罗宾汉(Robin Hood)故事传颂不绝、美国有为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辩护的拥护者、中国有梁山泊一百零八好汉名震宇内;连台湾都有廖添丁传奇。

以武抗暴的想象,从古即有,往后也不会消失(图源:VCG)

中国大陆的大侠以武犯禁,欧美的英雄则徒手把恶棍打成肉饼,内在蕴含的情感都是一样的:政府不能信任,法律不值依靠,只有期待虚构的强人来除暴安良。既然不分古今中外都有这种思路、想法,那么无论世界各地都会出现实际的案例,也就不足为怪。以前如此,以后亦然。

无论科技怎样发达,政府怎样神通广大,要说能扑灭世上一切不平之事,那还是太过不切实际的想象,也没有人会去认真相信。正因为如此,“侠以武犯禁”作为替代性的想象体,才能历久不衰,在可见的未来也都不可能消失。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