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新政为何引发外蒙独立风暴

撰写:
撰写:

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朝统治者有心改变蒙古现状(图源:VCG)

清初,沙俄就不断侵扰蒙古地区,康熙年间,居于天山以北的蒙古一部勾结沙俄叛乱,在康熙的亲征下,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平叛。但沙俄仍在边境制造事端。雍正五年(1727年)中俄签定的《恰克图界约》肯定了蒙古属于中国,但沙俄的势力也越过了西伯利亚,伸展到贝加尔湖一带,为后来的外蒙独立留下了隐患。

清朝统治者对蒙古氛围的变化甚是关切,为了扶绥蒙古王公上层以及防止沙俄诱惑下的离心倾向,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科布多参赞大臣瑞洵上奏朝廷,奏请举办练兵、垦田、畜牧等事,上谕命先“妥筹经费,再行次第举办,以收实效。”次年年末,瑞洵奏称“经费难筹,前议练兵、畜牧各事宜,拟请停办”。上谕批道“下部知之”。这近两年时间里,瑞洵除了将原有的稽查俄商局改称洋务局,几无举措。

光绪三十一年,特派肃亲王善耆巡视考察内蒙古东部地区,以推行新政。

善耄因姻亲之故宿与蒙古王公交好,所到各旗会见王公及台吉章京皆表示愿为朝廷新政作河海涓滴之助。

巡历三个月后,善耄虽然巩固了满蒙情谊,但也深感局势危急,他奏报清廷:“以今日为蒙计,盖舍亟谋对俄日之策,固无他术矣。俄日两国处心积虑,洞瞩几先。今以我内蒙古诸部衡之,地近畿疆,所关尤重,远溯国家之旧政如此,近电线邮局不谋自集。偶有边警,运兵亦易,其利益考各国之新法如彼,后患方剧,前事可师。”

善耄全盘分析了蒙古的优劣之势,提出开垦、采矿、专养马匹、开办牛羊毛革加工厂、修筑铁路、兴办教育以及治盗等八项措施,以带动蒙古社会、经济的发展,增加财政收入。不过善耄也意识到,举办新政处处皆需巨款,故“应一面集资,一面开办,俟一事赢余再谋二事,回环迭进,以必济为期。始事纵有诸艰,持久自能就绪,通力合作,务竟全功”。

同年,军机大臣徐世昌奉命巡视东三省,也负有考察东部蒙古的使命。他认为设立东三省蒙务局,有利于改变东蒙古“势分力孤”的状况。

在清政府派人考察蒙古地区的前后,朝廷大员、封疆大吏、蒙古王公也纷纷提出了在蒙古地区实施新政的具体措施。光绪三十二年至光绪三十四年,内阁中书钟镛、科布多帮办大臣锡恒、库伦办事大臣延祉、政务处大臣左绍佐、岑春煊、内蒙古卓索图盟喀喇沁扎萨克多罗、科布多参赞大臣连魁都楞郡王贡桑诺尔布、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先后提出“蒙古事宜十四条”、《蒙古办法大纲》等奏请,称善耄提出的8项措施外还建议清廷驻军外蒙。

新政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必然的举措,只因时间过短,最终效用无法作出准确评估。但就其对西藏、外蒙的影响而言,不得不说产生了非常恶劣的政治结果。

清朝末任库伦办事大臣三多是一位出生于杭州的蒙古正白旗人,在后世更以诗画和书法著称。他在外蒙的改革也充满着书生意气,不顾善耄循序渐进之语,短短一年,就在库伦设立新政机关二十余处。重点在于,这些举办费用均征收于外蒙民间,违反了中央政权不在外蒙征税的惯例,也加重了本来就民穷财尽的外蒙的负担。

在民不聊生之时,一件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宣统二年(1910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被清廷褫夺尊号,逃亡印度。

无论是僧侣集团还是王公集团都担心相同的事情发生在蒙古,清廷将一改百年以来的旧制,从军事到政治严密的控制蒙古,他们向沙俄求援。

宣统三年夏,哲布尊丹巴活佛派一支代表团赴俄罗斯沙皇政府寻求帮助,实现他们独立于清朝的愿望。信内详细地列举了清廷对蒙古王公的“凌辱”:中国的杜什梅尔(官吏)把蒙古大汗可以自己拿爵位和称号来颁发赏赐、各封建主可以自行承袭爵位占有遗产的权力夺去……在举办“新政”、设立各种机关的名义下,有许多汉人来到我们的蒙古。他们把喀尔喀北部数旗变成了农垦区域,定居在那里,汉人企图借此彻底破坏我们的生存手段,巩固他们的边界。……近年来一大批汉人涌入蒙古,沿着这种途径形成社团,居住在库伦及蒙古其他地方。在光绪十七年,在内蒙古卓索图盟和昭乌达盟居住务农的汉人突然叛乱,任意屠杀喇嘛及平民,男女老少,并烧毁了许多房屋。如果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将会使我们遭受巨大的灾难。

沙俄对此乐见其成,驻库伦代理领事拉弗多夫斯基(В. Лавдовский)在7月1日第595号报告中预言:“我国在蒙古的方针政策发生极大影响的时刻可能即将到来。……假如我们不给予蒙人庇护,那么,我国将会———可能将永远———丧失我国目前在该地所享有的高度威信和好感,此外或许会另一大 国将出现于蒙古并取代我国在那里的地位。”

7月30日,蒙古王公达成了共识:中国人实行新政的目的在于彻底奴役蒙古,决定在哲布尊丹巴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向俄国请求庇护,并脱离中国。但是沙俄只想用蒙古独立一事向清廷索取好处,并没有回应他们的请求,仅允诺给予适当的援助。

没有了沙俄的支持,蒙古独立悬而未决。然而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革命党高呼“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所表述的民族主义让蒙古王公心有余悸,他们认为辛亥革命胜利必将进一步剥夺王公贵族们的既有特权。同时,革命党破坏旧传统和佛教的谣传不胫而走,外蒙古王公决定奉哲布尊丹巴为可汗,正式独立。

11月30日,哲布尊丹巴正式发表声明,宣布12月1日独立,建立“大蒙古国”。并以正式文书通告库伦办事大臣三多,要求其限期离境。该文告的主旨,除在说明独立的原委之外,还特别提到:“今内地各省,既皆相继独立,脱离满洲,我蒙古为保护土地宗教起见,亦应宣布独立。”12月28日,哲布尊丹巴正式登基为帝,年号“共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