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治制度重大调整 西方为何误读习近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修改国家主席任期,展现了中国政治巨大惯性里的灵活性(多维新闻制作)

近日,中共中央提议修改中国宪法,删除中国国家主席与副主席“不得连任多于两届”的规定。待中国“两会”通过后,这将成为中国政治历史中一件值得书写的大事。中国境内和境外,都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反应。不论如何,此事都展现了中国现实而特殊的政治形态和运转逻辑。包括许多西方观点在内的批评声音的产生,可能主要有三个原因。

西方为何再度误读

观察人士表示,外界对中国此次修宪的舆论评价比较多样,既有认同支持,也有反对批评,两者都有一定的道理。支持者大多默认,而批评者的声音,特别是西方舆论中的一些不认同观点,音量相对较高。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对修改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的一个解释称,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将因此得到进一步完善。中共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两职都没有任期限制。

一些观点由此联想到中共已故领袖人物毛泽东、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其中,毛泽东执掌中国最高权力直至生命结束。普京自2000年起便实际领导俄罗斯至今,并有望再度连任总统,执政总时间将有20余年。

《纽约时报》评论称,“这个做法将让习近平继续掌权,可能是无限期的”。BBC中文网的引述观点称,“这是一个大倒退、倒行逆施,犹如回到毛泽东时代”。

分析人士指出,这些观点的局限性比较明显。其一,不太了解中国的政治历史,特别是中共领导人更替历史。中国每个时代都有其特殊性,每个最高领导人也都有其特殊性,而每次接班都是综合当时各种主客观因素衡量妥协的结果。西方对中国政治的了解仍然停留在一些个人身上、局部事件、一些比较浅的层次,对于其中变化逻辑无法设身处地地去考察研究,然后提出基于对方现实和整体观察的陈述与批评。

其二,因袭西方传统,价值观审判和“双重标准”姿态显而易见。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与西方不同的中国、俄罗斯、新加坡,动辄得咎。其最高领导人经常受到负面评论,执政任期被视为民主和专制的判断标准。不过,从2005年担任德国总理至今,退休遥遥无期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3次当选英国首相的撒切尔(Margaret Hilda Thatcher),以及已经4次当选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却几乎不会受到这种西方舆论的困扰。

其三,更不理解习近平在今天中国政治当中范式转移式的地位。中国政治制度始终来自政治人物的构建,也为政治人物的个人能力与作为的实现,提供了较大的发挥空间。被确立为中共中央核心的习近平,是中国整体智慧、能量的集中展现,本身已经是目前中国政治制度和历史进程的一部分,通过相对超脱静态制度的藩篱,达到对历史动态的主动把握和超越。这也是中国文化虽然历经磨难,却能够延绵不绝、如今再次焕发巨大活力的重要原因。

因此,此次中国修宪,既不是倒退,也不是进步,而是实事求是的结果。在外想必会继续受到冲击和批评,这是目前中西政治文化差异背景下难以避免的情况。

从未定型的中国接班人制度

分析人士表示,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其最高领导人都是该国政治的核心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运势,是比较国家政治的关键指标。与此同时,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在选择其最高领导人的制度、程序和实效方面被证明是极尽完美、绝对正确、无需改变的。而只有时时对这一重要政治环节进行改革维新,才应该是合理的政治常态。

整体而言,西方以自下而上的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政治人事制度,优势在于为执政者提供合法性支撑,保障最高权力交接和官员群体换届的稳定有序。中国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自上而下选贤任能的用人模式,则更容易出现综合素质较高的官员群体,而其最高领导人一般都会是当时之杰。如果说前者侧重于选官,后者则侧重于为官。

此次中共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任期的删除提议,虽然无关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调整,释放出来的信号却比较明显。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将不会再有明确的法律制度层面的限制,当然在现实层面仍会受到许多方面的约束。

这是对中国以往政治制度的一次重大调整。1990年3月,已经86岁高龄的邓小平辞去中国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稍早前他还辞去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之职。由此,中国逐渐形成了最高领导人任期制,以及“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潜规则。

不过,这两项“制度”的应验都比较有限,而且未必是一种万全的安排。例如,邓小平放下中国最高权柄不久,中国政局“左”转,改革开放受阻,邓小平不得不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南巡”,借此规劝和扭转中国时局走向。再后来,中国两次最高权力交接过程中都出现一定问题。

这两个制度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视为邓小平个人和邓小平时代的产物,是当时政治形势下的权宜设计。因此,只有较具象征意义的中国国家主席职务有两届任期限制,中共总书记与军委主席都没有因此做出制度性调整。而所谓“隔代指定接班人”的说法,则相对缺乏对领导人个人能力的长期考量,以及对客观形势变动的适应,更难以得到延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