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还能是一个贤明政治家吗?

撰写:
撰写:

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多维新闻于《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中,对当时即将接任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提出了“贤明政治家”的期许。在他上任之后的六年来,除了意识形态和言论管制层面可能受到指摘,习近平在改革、反腐、脱贫、党建、经济结构转型、环境治理、国际关系重构等领域做出的成绩,深孚众望,已经展现出一名“贤明政治家”的特质。他也因此成为中共党内的领导核心,成为毛泽东和邓小平之后,中国又一位深得民意认可的强势政治领袖。人们普遍认为,他唤醒并重塑了中国,也给中共带来了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思想转变,在他的领导下,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是指日可待。

今年2月末,中共公布了十九届二中全会通过的修宪方案,因为国家主席、副主席两届任期被取消,引发了海内外普遍争议。人们纷纷质疑,取消国家主席任期,是否意味中国政坛将重新出现“终身制”。在很多海外媒体报道和网民评论中,甚至将这一修宪行为形容为“帝制复辟”。

理性的说,这种担忧不无其道理。因为中国毕竟经历过毛时代终身制的切肤之痛,现有宪政制度的得来殊为不易,是建立在对毛时代晚年严重错误的惨痛认识和反思的基础之上,更重要的是中国也早已进入“共和”时代,终身制早已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再加上习近平深孚众望,人们普遍认为他是自毛邓以来可以给中共党和国家治理带来最多现代化色彩的领袖,也第一次真正看到中华民族复兴的光明前景,非常不愿意看到他的贤明政治家形象受损,也不想这一空前临近的复兴图景成为泡影,或者掺和一些“杂质”。这种情况发生后,尤其是坊间舆论又被全面封杀,很多人质疑这是不是一种复辟和倒退,其暗含的疑问是:习近平还会继续是一名贤明政治家吗?

“贤明政治家”的东西标准

在东西方文明中,对于一名政治家是否“贤明”的要求是不同的。

在这次中国国家主席任期制修改的消息出来后,很多人在问,习近平还能是一个贤明的政治家吗(图源:Reuters)

被认为是近代西方最优秀的政治家之一的前英国首相丘吉尔曾说,“在人类已经尝试的各种政治制度中,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这既是西方政治家自信的流露,但更是体现出西方政治的无奈。自信,是因为欧洲先于世界其他国家经历了各种政治思潮和社会运动之涤荡,最终选择了民主选举制度,这是欧洲政治自信心与制度优越感的源泉。无奈,除了“最不坏”这三个字暗含的只能“两害相衡就其轻”外,还因为政治家,尤其是一名贤能有为的政治家,在西方选举政体中越来越难以施展抱负,甚至很难脱颖而出。

而在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明中,《易•革•彖辞》中则说:“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天地由于变革而形成四季,养育万物。殷朝的汤王、周朝的武王,是两个朝代的君主,他们发动革命,建立新朝,上顺天时,下合民意,是势所必然的行动。

商汤王,周武王是中国人对于政治家的最高标准。中国人朴素的天下观中,一名贤能的政治家在发觉国家社会出现问题上,是需要在这个“势”下,去进行人力控制的。一切不合理的事,都该用人力去改变,此即所谓“拨乱世,反之正”。出来负这个责任的,当然是贤明的君主和一班贤明的政治家。

二者不同揭示出的是西方对于制度的盲目迷思,中国人则推崇不为条条框框的规矩所束缚,重视“势”与“人”的政治家。所以,判断习近平还会不会继续是一个贤明的政治家,不仅要明白今天中国面临的势,还要了解习近平这个人。

“知我罪我 其惟春秋”的历史觉悟

但是这种重视“势”与“人”的政治要求,放在今天的时代环境下,就容易产生“个人独裁”的担忧。目前海外对于中共修宪建议反对声也恰在于此,中共修宪建议中取消国家主席任期,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坛将重新出现“终身制”?如果习近平能够在两届任期之后继续连任,会否继续“不忘初心”,继续全面主导和谋划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而非陷入权力的陷阱与泥沼中?

对于第一点,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3月1号发表的大篇幅评论文章说,中国国家主席任期规定的修改,“不意味着改变党和国家领导干部退休制,也不意味着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便是官方的回答。

这篇署名“轩理”的文章强调,上述修宪建议是“保证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轩理”或“钟轩理”是官方在《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媒体发布文章时所用的署名,一般被解读为中共的正式表态。今天主管中共宣传,意识形态,理论建设的王沪宁,对于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制度都有深刻的理解,“轩理”的这篇文章或许可以视作王沪宁对于外界观点的直接回应,也直接反映了习近平的意思。

多维知名博主牛泪也在其专栏文章中分析,从中共“三位一体”制度的完善需要,以及中共党和国家现代化治理的实用主义逻辑出发,这一宪制调整是要满足现实的必要性,并且从习近平的政治现代性层面得出判断,这一调整根本不代表中共或习近平要恢复终身制。

我们不妨去设想,当习近平和他的决策班底在做出此决议时,难道不会想到随之而来的巨大争议吗?

他们当然会想到,但是他们同时会想到,今天中国深化改革事业未竟,政治社会框架尚未完全达成,在习近平卸任之后,“一带一路”、扶贫、国家治理改革等政策能否得以延续?中共党内的腐败、保守力量会否发生反扑?是否还会有人如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孙政才那样,忘记为政者的根本,将所有精力放到最高权力的争夺之上?这些都是习近平不得不考虑的,也是“修改国家主席任期”的现实原因。中国古人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这或许也是习近平这些年来做出任何一项重大改革判断时的心态。

习近平的现代性底色

“复辟帝制”是民间一种极端的情绪表达,情绪背后是中国民众对于“个人集权” 或“独裁”的担忧。这种担忧建基在两千年来中国封建帝制遗留的历史记忆。然而,从习近平2012年至今的政治举措研判,他身上所表现的“贤明政治家”特质,反而带有十分强烈的现代性色彩。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提出“第五个现代化”的要求,就是其治国思想中现代性底色的集中体现,他追求的不只是器物的现代化,更是能够保证这个国家民族长治久安的体制现代化。更具体的范例是中国正积极推行的监察体制改革,它体现了中共和习近平本人更具现代化的国家治理思维,意识到必须将权力关在笼子里。同样在这次“修宪”和“党政机构改革”中,中共将监察权正式纳入国家权力,使它成为国家在宪法层次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标志着一个拥有强大自我监督功能的多权制约政治体系和法律体系的形成,可视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强势表现。本次修宪对监察委员会赋予宪法地位,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巩固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原则,为此后中国各项改革树立了示范。

显然,治理思维和方式的现代性,在根本上是与“个人集权”乃至独裁格格不入,背道而驰的。我们有理由相信,习近平继续保持这种现代性的底色,是他能够持续作为一名“贤明政治家”的事实保证。

一个没有晚年错误的毛泽东 历史将如何评价

这场风云激荡的变革,习近平起到了主导与核心的作用。因此面对“修改国家主席任期”,外界担忧的是在中共二十大甚至二十一大之后,习近平是否还会“不忘初心”。作为中共开国领袖的毛泽东,在1949年之前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及中共建国至195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毛泽东都表现出一种中国式贤能政治家的理性、谨慎和有为。但是在他晚年,很可能是因为权力过度集中,他丧失了对于中国发展所处“势”的判断,在中国掀起了暴风骤雨般的“反右”、“大跃进”和“文革”,为中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直至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的拨乱反正,中国才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轨道。

早在十八大召开前,多维新闻便做出了从毛泽东、邓小平到习近平这样的断代和判断。如果说当时给出的判断还是感性的、期望式的,那么在今天回顾,不仅这一判断本身无可厚非、实至名归,而且从习近平展现出的气质、抱负与气魄,言之“超邓赶毛”已然可以作为对习近平新时代的期许。换言之,“毛、邓、习”的断代,如果放到几年后再检验,很可能会提升为“毛、习”才更合适。这种断代并不是要将不同时期的领袖作口舌比较,而是借这种比较去更好认识某一个时代的特征,特别是通过该时代领导者的表现来进行。

今天这已经不只是多维新闻的期许,习近平所展现出的中国贤明政治家的“有为”特质,“毛、习”的传承更成为海内外大多数人的一致判断。也正是因为这种判断,当“修改国家主席任期”的消息出来后,人们担心习既然展现出早年毛泽东的气场,是否在未来,也会犯晚年毛泽东那样的错误?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不妨假设,如果毛泽东的晚年,没有出现“反右”、“文革”和“大跃进”的错误,而是继续引领中国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前行,今天毛的历史定位将会如何?相信今天对他最为激烈的批评者也将保持沉默,他的功过也将没有“七三开”的历史评价,他将肯定不是一个在被肯定和被否定两个极端飘荡的“伟大领袖”或“独裁暴君”,而是一位毫无争议的、真正的世界级政治领袖。

那么,如果习近平根本不给自己犯这个错误的机会,他在2027年中共二十一大上,在历史使命完成之后就选择以“裸退”的形式退出历史舞台,根据当时他带领中国取得的历史成就,他会是一个如何的历史人物?他是不是一个没有毛的晚年错误但是极具毛的历史功绩的人民领袖?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担当 ”。留任,是因为“长征路和历史使命”需要,理性的卸任,同样是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他在中国历史上所要扮演的时代角色。

当然历史不容假设,习近平究竟能否继续成为一名“贤明政治家”,今天谁也难以给出答案。当我们想说“周公恐惧留言日”,即使如周公旦那样贤明的政治家,也曾经受到过各种非议。但是这并没有阻碍他继续在“天听民听”的自我审慎中执掌朝政,用一生完成了其历史定位。“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这是中国历代有为贤能政治家的觉悟,也应该是习近平的觉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