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何谓习近平修宪的“真实民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虽然中共修宪的争论暂且告一段落,但由此引发的系列值得反思的问题,仍有继续讨论的空间和必要。比如,今次修宪从消息公布至人大投票结束的整个过程中,始终未曾离席但却飘忽不定的民意。

修宪寻求的民意会在人民大会堂内吗(图源:VCG)

对于中南海的修宪举措,尤其是对于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的部分,真实的民意究竟为何?是互联网是汹涌而来的反对声,还是西方媒体阵营掺杂着警惕、反感与恐惧的哀鸿遍野,抑或是中共官方媒体在规避了一部分争议的基础上塑造出来的“一致拥护”、“一致同意”?

这三种“民意”因场域不同,看似各自独立存在,其中内里始终在发生着或明或暗的关系。中国互联网上的反对声中,并不代表全部民意,毕竟还有沉默的大多数,而且一部分人之所以反对,可能对准的,并不是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取消与否,而是庙堂之高规避争议的举措,比如禁言、限制讨论等。从这个层面来看,修宪也好,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取消也罢,不过是一个由头,最大限度地挑起了一部分人对于言论管制与公信力的不满,而非最大决定因素。

再说西方媒体阵营充斥着“习皇帝”、“终身制”以及“第二个毛泽东”的论调, 在中共官方看来,必然是需要讨伐的对象,因为按照惯常的意识形态,“西方始终亡我之心不死”,从中国崩溃论到中国威胁论,再到不久前的“锐势力”,这种以“第五纵队”为核心力量的颠覆之火从未熄灭,反而伴随着中国的崛起愈烧愈旺。中国互联网可见的“民意”之所以如此一致地反对,用中共半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的话说,也是被西方一些人给误导了、迷惑了。

那么问题来了:经过此一番“关系”纠缠,中南海修宪的“真实民意”究竟所谓何?人们习惯于脱口而出的“民意”,又该如何理解?

说到底,氛围很关键。修宪内容刚一公布,可感知的互联网民意就是反对声占了主导,这是很正常的第一反应。就如多维新闻此前在《社论:习近平修宪的十重观感》中所言,这是普遍存在的第一重观感。这部分民意是否真实存在?虽然不能说是全部,但至少是一部分。进一步追问:这一部分所谓的“真实民意”,是一直在反对,还是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消化、再认知之后,出现了变化,甚至是逆转?

作为产生这部分“民意”的总源头,中共对这一部分民意的态度也很有必要讨论一番。中共究竟采取了怎样的态度和对策?除了人们感知到的限制讨论和一禁了之外,还有没有隐性存在的吸收?即便这种吸收可能是有限度的。作为执政党,按照前面提到的屁股决定脑袋的逻辑,是单纯认定了结果的正当性而忽略了工具和手段的合理性,还是从一开始就认定这部分民意不过是“一小撮儿”,不值得被允许或是被尊重?

中国前两会代表、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范徐丽泰与记者的一段对话 ,很值得玩味,这里拿出来作为范例——

还有另一段不具名政协委员与记者的一段对话,也很有意思。

从这两段对话来看,在一个相对来说更小的“民意圈”里,“真实民意”究竟是范徐丽泰说的两会现场的民意,还是不具名政协委员接触到的“人民群众”所形成非常拥护的民意,抑或是记者提问中的“网上的反对声音”才是?如果不以恶来揣度,那位不具名政协委员对于网上早已沸反盈天的反对声“没有听到”是真实的表达,那么导向这一结果的,究竟是源头的限制,还只是此民意与彼民意之间泾渭分明的存在而已?

如果以动态和发展的眼光来看,所谓的“民意”从一开始就不是绝对的,也不是一尘不变的。在一切都可以被塑造、被规范的时代,人们的行为及认知本身也在各种因素和力量的裹挟下,不自觉地陷入到了另一种集体主义陷阱中。如此来看,共和国话语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