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疑再次现身 暴露中共“政治老人”新模式

撰写:
撰写:

近日一组江泽民疑似现身扬州的照片在互联网流传,未知真假,再度引发外界对这位中共前领导人的关注。

如果照片确系真实,那这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九大后的首次公开露面。事实上,在这期间的去年12月中旬,江泽民曾在家中会见了一位女演唱家,双方颇有互动。彼时这组照片一度在中国舆论场广泛流传。

从多年前港媒传出病危新闻之后,江泽民的每一次露面便备受瞩目,传言傍身,揣测四起,核心大抵总不离一些常见的干政论、斗争论。而这些时断时续的公开现身的消息,似乎也暗含某种节奏,有针对性地回击了那些不实舆论。

时至今日,尽管这位中共前总书记依旧在舆论场有极高号召力,并且形成了围绕他本人某些特质拥趸甚众的流行亚文化,但和七年前相比,和那个港媒初爆其病危,举国哗然的时期相比,已发生诸多意涵上的转移,不可不察。

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同意江泽民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至此江离开中共政坛已有十四年。

但也就是这换届后多出来的两年(2002年江、胡换届交接,后者当选中共总书记,前者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使其政治形象打了折扣,“恋栈”成为一个负面符号,亦成为上述各类干政论的根本来源之一。

从2004年至今,这段不算漫长的时间也是中共所谓“政治老人”文化演变的十多年。从强势到式微再到消退,“政治老人”已经进入一种全新的模式,不再是过去某种带有隐秘意味的中共潜规则。

从邓小平、陈云等中共八老到人数众多的中顾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共政坛中,“老人”占据相当比例,拥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中共在文革后出现严重人才断层,并且大批官员尽管年事偏高,但仍有强烈的工作意愿和工作能力,这使得中共大量启用“老人”,以带领、指导新的官员梯队,提供咨询、乃至参与决策。在世纪交接的前后二十多年,中国能够快速稳定发展,不能否认这一群体的贡献。

中共已经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图源:新华社)

此后,“老人政治”在中共氛围渐浓。但随着新梯队的成长,这样的氛围却并未同步淡化,于是被诟病为“老人干政”。

其代表之一,是中央军委大楼里曾设有的“江泽民办公室”。据报道,这一服务于江泽民的办事机构直到中共十八大前才撤销,表明江对军队的影响,至少覆盖了胡温十年。

作为一个节点,在十八大前,政治老人们如江泽民、李瑞环、乔石、李岚清、吴仪等人曾频频现身,十八大主席团的41人名单中,退休老人也多达12人,这使外界对中共形势的判断多出一些猜测,认为在换届大会政坛元老密集现身,是有其额外含义的。

不过在十八大后,“老人干政”的话题在舆论场中渐趋淡化。有分析认为,胡锦涛的“裸退”从其自身开始,排除了退休后干涉新领导集体的可能,为困扰他整个任期的“老人政治”现象划上了一道可见的红线,这直接促使“老人干政”走向式微。

在胡尽数卸下党政军职务后不久,2013年初,江泽民也在中共高层排名中位列7名中央政治局常委和4名已卸任常委,但仍担任国家级正职的领导人之后——此前的报道中,江泽民总是排在中共总书记之后、其他常委之前。据官媒报道,这是应江的请求,“体现了一名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宽广胸怀”。

江胡的“表态”,再次为“政治老人”确立某种规范,所谓的“老人政治”亦开始消退了。

在这之后,尽管退休的中共高官仍时有现身,但除去舆论场中的一阵好奇喧哗,政治性的猜测已绝少出现,包括江泽民。、

这恐怕是因为,不论是江胡,还是其他政治老人,他们所体现的特定历史阶段、特定权力结构、特定时代背景、特定权力博弈,都在中共十八大后,在一场全面彻底、涵盖各领域的深化改革中,彻底被划到了过去,成就也好,过失也罢,都属于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是历史的某种注解,无妨未来了。

中国已经进入了新的三十年。这个历史阶段通过习的权威的全面确立、党内反腐清洁肌体、打落山头团伙、消除政治隐患、集约权力结构等,中共已经树立了广泛的新的具体特征,过去的灰色空间被挤压殆尽,基于派系枝蔓,要素是站台站队的“老人政治”,面对强势的唯一核心,既无存在必要,也无生存空间。

以后,也许仍然会不断出现“政治老人”,但不会再有“老人政治”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