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官场五年洗牌 揭密习近平打造新梯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4月19日,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主持召开该省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号召“四川要勇立改革潮头、争当改革先锋”,“以优异成绩迎接改革开放40周年”。

2018年3月21日,中国官媒对外公布中共中央一系列人事决定中,王东明不再担任四川省委书记之职,由彭清华接任。王东明是中共十八大后首位履职的省级地区党委书记。他与彭清华两人是一度是中国任职时间最长的省级地区一把手。

观察人士表示,经过中共十八大后五年时间多轮次的人事调整,中国31个省级地区“一把手”已经全部更换,逐渐进入了第二轮,而且地方执政班底逐渐趋于稳定。在近一个月,再无省级地区党委书记换人。

可以说,目前中国31个地方领导团队,都是得到当下中共中央认可和安排,按照习近平新用人观理念所打造出来的地方执政团队,或者说是后续梯队。从中也能进一步得见中国省级地区人事任用的规律和逻辑。

新疆15位常委 贵州仅7人

熟悉中国政情的观察人士表示,中国省级地区常委人数一般维持在13个左右的规模。不过,中国31个地区存在差异性较大,个别地区可能会多一些,在不同的时间段其成员配备未必齐整。这也是中国地方政坛的一个常态。

目前,在这31个省级地区里,有10地拥有13名党委常委,12地拥有12名常委。值得注意的是,河北与西藏各有14名常委,新疆更是有15名常委。天津市只有9名市委常委,贵州更是只有7位常委。

习近平曾提出,“要建设一支宏大的高素质干部队伍”(图源:Reuters)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地区常委数量比13人的一般配制多一些,或是少很多,各有其原因。

河北省委比他省多出的一个名额,是该省副省长兼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的陈刚。陈刚同时也是中共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西藏多出一人,可能是因为有两名常务副主席。新疆建设兵团需要在常委中拥有名额,而且有一位常委秘书长的同时,还有一位代理秘书长兼当地总工会主席。

天津与贵州少于10人的常委数量,可能验证出省级地区常委规模能够精减到怎样的程度。当然,人数的减少,也会导致工作职责增多、压力增大。两地都有的职位有:党委书记、政府首长、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

2014年,中国官方曾经推出“五人小组”的模式,即党委书记、政府首长、专职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共五人构成的权力运作机制,后来逐渐少有提及,在天津、贵州两地也还不完整。

江西青海省委书记兼任省长

在中国省级地区领导班子里,最重要的无疑是作为党委书记的“一把手”,其次是作为政府首长的“二把手”。尽管在中共十八大后中央加强了对一把手的监督和问责,同时也给予了一把手更大的权重,不过这两个职务仍然有比较明确的分工。

一般情况下,中国31个省级地区党委书记与政府首长都是中央委员。目前只有黑龙江代省长王文涛是中央候补委员。王文涛在中共十九大后的中国全国“两会”前后就任黑龙江代省长之职。

当然,中国4个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以及经济大省上海和问题复杂的新疆,都是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主持局面。

经历中共十九大和2018年中国全国“两会”后,地方党政机构基本换届完成,只有江西省委书记和省长由刘奇兼任,青海省委书记和省长由王建军兼任,各需一个名额填充。

31位党委书记,都是生于1954年至1962年间,平均年龄62岁。只有3名“60后”,分别是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其中,陈敏尔是政治局委员。

31位政府首长,都是生于1953年至1964年间,平均年龄59岁。“60后”有17人,出生于1964年的就有5人,分别是北京市长陈吉宁、天津市长张国清、江苏省长吴政隆、福建省长唐登杰、黑龙江代省长王文涛。

习近平用人观打造新梯队

2012年11月16日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首次会议5天后,在中共十八大连任中央委员的王东明由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空降”四川任省委书记,标志着习近平新一届执政团队对地方盘调兵遣将的正式开场。

2018年3月21日,中国官方宣布5个省级地区一把手换人。其中包括已经任职5年有余的王东明。至此,在中共十八大后的五年时间里,中国31个省级地区一把手不仅已经全部换人,而且进入了第二轮。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有多个地区已经更换多位一把手。

分析人士认为,伴随疾风骤雨式的反腐和打破常规惯例的人事调整,十八大前所谓的“太子党主政中央,团派把持地方、地方派系势力衰”的说法正在被打破,外界看到的变化是,元老政治从政坛彻底退出,出身闽浙两省的官员受到重点提拔,所谓“团派”逐渐消弭,以军工系为代表的新技术官僚“逆袭”。

习近平在2013年6月中国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所提出的“治国之要,首在用人”“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中办所印发的《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试行)》等,共同构成了习近平执政后中共的新用人观。

在五年所积累的经验和基本盘下,十九大的人事格局正在发生变化。而在此其间得以重用的省级地区领导班子,可以说都是在这种新用人观指导下的人事安排,是习近平用五年时间所打造出来的地方全新班底。习近平治国理政的成效,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人的表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