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底中共执政班底 中央委员布局地方藏玄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8年2月26日,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举行(图源:新华社)

在中国政治体系中,中央委员会是举足轻重的权力中枢。自2017年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出炉后,选出来的204位中央委员、172位中央候补委员,确定了中国未来五年到十年的执政班底。

即使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做任何决策时,也必须要考虑整个中央委员会的意见。而他们也将被分散到“党政军民学”等各个领域,扮演中共“全面领导一切”的重要角色。

多维新闻梳理发现,在中共十九届204名中央委员中,地方大员共有65人;172名候补委员中,地方大员也有70人,他们在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人数中均占有相当的比例。共同构成了中共地方执政的中坚力量,他们中一些人还有巨大晋升空间,未来将进入到更高层级的政治局,甚至政治局常委会。

据悉,地方任职的中央委员,一般包括地方党政一把手,以及专职副书记。这三个职务除在人事调整的特殊阶段,可能会出现非中央委员担任的情况,通常至少会由候补委员担任。然而也不乏有其他因素和细节影响中共人事安排。

地方布局存特殊考量

这些人的出身背景、仕途经历、年龄等,都是中共高层进行安排的考量因素。

数据显示,在地方大员中,“50后”的中央委员有43人,占据了一大半,这也体现了中共在用人制度上的严谨。

其中,大部分省市中央委员人数都在1人到2人,并且都是由党政一把手担任。

值得关注的是,新疆的中央委员人数最多,有4人。包括:陈全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第一书记;雪克来提·扎克尔(维吾尔族),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政府主席;努尔兰·阿不都满金(哈萨克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主席、任自治区政协党组书记;孙金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政委。还有一位候补委员,为新疆吾尔自治区副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

之所以新疆的中央委员要比其他省份人数多,其中政协主席高配中央委员,是出于处理民族工作和统战的特殊考虑;另一方面是新疆有生产建设兵团占了一个到两个名额。

这也和少数民族地区的特殊形势有关,所以需要高配政协主席。因此,个别民族自治地方需要适当增加。中国另一个少数民族省份西藏同样如此。

极个别省份也会出现特殊,比如河北也有4位中央委员会成员任职,兼任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的河北副省长陈刚,便是候补委员。雄安新区的建设被中共定位于“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另外还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青海、江西两地党委书记、省长均由一人担任,所以中央委员名额只有一人。针对这些现象,中共在一些地区正在进行调整,所以现在未必是常规配置,但是也大体地反映了基本情况。

中央委员籍贯分布有料

在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公布后,统计发现,他们的籍贯分布非常不均衡。

其中,山东籍中央委员数量最多,占总数204个名额中的30个。而在地方大员中,山东的名额也是最多的,共有8人,其次是浙江省占总名额中的13人,地方大员共有4人。

据悉,山东籍中央委员包括政治局常委王沪宁,8名省级地区一把手即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西藏党委书记吴英杰、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甘肃省委书记林铎、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广西省委书记鹿心社,福建省委书记于伟国、江西省委书记刘奇等在内。

山东一直以来作为中国领导人输出大省,而本届山东籍中央委员的盛况,其实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占比的延续。在中共十八大选出的205位中央委员里,也有30人为山东籍贯。

除此之外,浙江籍官员近年来升势迅猛。13名中央委员中,有政治局常委韩正、政治局委员陈敏尔和李强,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其中,陈敏尔与李强还分别担任重庆市和上海市的市委书记。

对目前中共的用人方式,面对改革压力的专业型官员成为近年官员选拔的主要趋势,中共高层对官员的基层任职经历和专业水平经过多层筛选考虑。

因此,有着改革开放成功案例的浙江省,其地方官员有着得天独厚的政治经济管理经验。

另外,浙江省作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主政地之一。自2012年以来,“浙江官员”集体上位的大背景下,也不难看出习近平的“用人观”。

地方大员“双非”情况已不复存在

考察这些在地方任职的中央委员(包括候补委员)的成长经历,他们大多游走于多个地方和中央两地任职。而这也显示了中共在用人方面注重防治地方山头主义过于集权。

另外,在两地轮换调任也更显示出中共在用人一层面上的多元化,可以让更多的官员发挥其特有的职能。

例如,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分别接任北京市委书记一职。此前他曾在浙江、福建与国安委任职。而作为中国政治中心的最高官员,仕途的多样性与执政经验更为重要。

除此之外,蔡奇在十九大之前接任北京市委书记后,既不是中央委员,也非候补中央委员,这种情况被称为“双非官员”。

据统计,在中共31省省委书记中,中共十八届地方人事中,有5人是“双非官员”。而在省长层面中,有14人是“双非官员”,比例更高。

因此,面对“双非官员”的比例如此之高,也显示出了过去几年,中国官场上地方人事的快速更迭,一大批“名不见经传”的官员“上位”。

不过,在中共十九大之后,十九届中央委员进行了新一轮的调整,之前所谓“双非官员”已不复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