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前夕负面消息频发 北大约谈多名学生

撰写:
撰写:

4月23日,在中国大陆社交软件微信朋友圈中,署名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岳昕的《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被大量转发。由于临近北大120周年校庆,该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2018年4月8日,北京大学通报沈阳性侵事件(图源:北京大学官网)

作者在该文中称其与另外七名学生共同于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北大官方对近期在中国大陆闹得沸沸扬扬的"高岩案"("沈阳事件")的相关处理细节进行信息公开。之后岳昕及其母亲遭到了北大校方的多次约谈,甚至以能否毕业对其威胁,要求停止对此事件的进一步介入。

据网上曝光的北京大学《信息公开申请表》显示,此次需要公开的内容包括,1998年7月前后谈论沈阳"师德"问题的系列会议记录,至少包括党委相关会议和中文系相关会议的记录、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局对此事的调查结果通报;沈阳在大会上公开检讨的内容等等。

岳昕在被约谈后,发表公开信,要求北大校方停止施压行为,并消除对其后续毕业、就业以及家人的一系列不良影响。

无独有偶,北京大学2014级本科生邓宇昊,4月7日在网络发表文章表达对 "沈阳事件"的关切,并于4月9日上午向北京大学信息公开办公室申请相关事务公开后,也遭到了校方的约谈。之后,北大未名BBS上出现邓宇昊"约谈未归"的文章。随后一篇题为《我所亲历的邓同学被约谈事件》的文章出现在网上,文中透露了更多细节,邓宇昊在约谈中更换了教室,警方也参与其中等等。

"沈阳事件"的曝光,以及北大官方对此事的处理方式,无疑为即将到来的北大120周年校庆蒙上一层阴影。依邓宇昊的说法,北大"恰逢百廿校庆,如果大树里有虫,把虫揪出来是对大树最好的庆典献礼"。然而从北大的角度来看,若在此时将"沈阳事件"的更多细节曝光,对于北大的120年历史而言,无疑是不光彩的。

中共建政后,对国内高校进行了全面重组与改造,原本相对独立办学的大学成为了体制的组成部分,行政化办学也成为了公立学校的唯一办学方式。在行政化办学的思路下,行政机关固有的"维稳"思维与处事方式也自然主导了高校的日常管理。这虽然使得中共对高校有了更强的管理主导权,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大学的学术自由与行政自主。这在近期北大所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上,有显著体现。

岳昕的公开信在发布后不久,就遭到了腾讯官方的屏蔽,不过文章迅速在其他平台被广泛转发,事件正在进一步发酵中。北大校方要如何应对?事件将如何影响该校120周年校庆?这对北大治校理念与能力将是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