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外界对中南海决策层误判之二 解构全新习李关系

撰写:
撰写:

中国究竟会否如承诺的那样“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又如何一边向世界捧出充满诱惑力的“中国方案”,一边宣称”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习近平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究竟是天方夜谭还是可实现的终极追求?要想解开这些谜底,很有必要对导致各种误判的内因和外因进行系统分析。

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整个世界局势正在经历深刻而沉重的范式转移。

要想尽可能全面、准确理解中国今天在走出去过程中的所作所为,并不容易。何况西方世界在面对中国这一庞然大物时,表现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焦虑不安。从中美贸易战中的“中国输了”,到贯穿于李克强访日的“府院之争”,再到半岛问题上的中国责任论、中国被边缘化等论调,无不暴露着外界之于中国的焦虑、忌惮与警惕。

中国究竟会否如承诺的那样“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又如何一边向世界捧出充满诱惑力的“中国方案”,一边宣称”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习近平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究竟是天方夜谭还是可实现的终极追求?要想解开这些谜底,很有必要对导致各种误判的内因和外因进行系统分析。本文试图通过梳理四大误判之现象,进而解剖背后的本质根源之所在。

当西方对中国决策层战略出现误判的时候,绝不会只体现在中美贸易战这一个方面,而是贯穿于中国外交的方方面面。同样地,这种误判不仅体现在简单的“输赢”,更体现在习惯延续以往的“权力斗争”眼光看待中国政治。

李克强访日团队“缩水”是因为“府院之争”吗

与中美贸易谈判的时间节点几乎同步, 2018年5月9日至1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日本,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纪念活动等。这是李克强出任国务院总理后首次访问日本,亦是自2011年5月时任总理温家宝访日后,再有中国总理到访日本。

但是,此次李克强的访日团队与朱镕基、温家宝时相比也明显“缩水”。随同李克强访问印尼和日本的只有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肖捷,中国政协副主席兼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以及先期抵日的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三人。2010年温家宝对韩国、日本、蒙古国、缅甸进行正式访问并出席在韩国举行的第三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时,随行的有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发改委主任马凯、商务部部长薄熙来、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国研室主任魏礼群、国务院副秘书长李适时、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温家宝总理办公室主任丘小雄等。朱镕基和温家宝分别正式访问日本时,所领团队规模也大体如此,都比李克强此行规模大上许多。

所谓李克强的失势论,不仅不符合实际,亦不符合中共政治运行规律(图源:Reuters)

基于此,很多观察人士认为李克强团队的“缩水”源自于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尤其是中共中央(中南海南院)和代表政务系统的国务院(中南海北院)之间的斗争,是中国政府“府院之争”的又一次展现。

2016年7月4日的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直言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企,并且强调说,要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牢记搞好国有企业、发展壮大国有经济的重大责任,加强对国有企业改革的组织领导,尽快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同样的场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作出批示指出,国有企业要积极推进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遵循市场规律,瘦身健体提质增效,淘汰过剩落后产能,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这则信息所传递出的,是关于主导国企改革的方向的差异,很快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引爆被网民称之为“府院之争”的讨论。事实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不时以专访的形式,请“权威人士”点评中国经济形势,已经有舆论分析认为,如果“权威人士”代表的是中共中央(中南海南院)的主要看法,那么这些看法的核心观点,是在批评代表政务系统的国务院(中南海北院)的经济政策。甚至有观察中国经济和政治的分析人士认为,“权威人士”的主要观点,凸显的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在经济政策上的不同步,而最为激烈的说法就是中共高层之间有所谓“府院之争”。

这种观点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中共十八大后,李克强就曾被英国《经济学人》等西方媒体称为中国近几十年‘最弱势的总理’”,“18大后习近平打破原定的‘习李体制’,使习不再是集体领导制的‘班长’,而成为垄断一切权力的皇权制‘大家长’;中央政治局其他六位常委,不再是各管一方的最高决策者,而是贯彻习近平意志的执行者。由于国务院总理在中共政体中地位特殊,因此李克强被削权”……可以说,对于中国政治的判断,西方媒体从来未曾跳出“政治斗争”的窠臼。

“总理失势论”系误判的三大解读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中南海真的有“府院之争”吗?李克强真的是一位“无权总理”吗?这个从中共十八大起就亟待祛魅的猜测,在2018年似乎有了最终的回答。

首先,中国外交兵分三路,当前中国外交事繁任重,中日关系包括中美贸易谈判只是其中一部分。中美外交关系是当下中国外交的重心,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正在协调相关部门与美方保持持续接触。朝鲜半岛局势风云变幻,日本已成局外人,但中国仍是其中举足轻重的“玩家”,习近平率王沪宁杨洁篪王毅见金正恩。一个团队应对三处外交,自然无法完全照顾周全

其次,驳斥府院之争,习近平是核心已经是政治事实,在中国政治架构中,国务院也是为党中央服务,无所谓府院之争。

2013年末,以习近平为中共总书记、李克强为国务院总理的中共第五代领导班子上台一年之际,曾有不少媒体称,无论是反腐还是改革,“习李一年”超过“胡温十年”。然而,曾习惯于称第四代领导集体(胡锦涛为中共总书记、温家宝为国务院总理)为“胡温体制”的人们,到了2014年开始发现,曾短暂出现于外界口中的“习李体制”根本不存在。作为一名中共政坛的政治强人,习近平在自己的第一任期打破掣肘上一届领导集体的“九龙治水”弊端,在内政、外交以及军事和改革等各方面统领整个政治局。重新树立毛邓(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的核心体制。既然“习李体制”根本不存在,位置根本不对等,“府院之争”又从何谈起?

所以,不同于中共传统的“总书记负责政治、总理主管经济”的分工方式,习近平上台后,很快向外界表明,自己将亲自参与领导中国的经济发展高层设计。这种变化,其背后的根源,实际上是“党领导一切”的回归。

第三,所谓李克强的失势论,不仅不符合实际,亦不符合中共政治运行规律。

所谓的李克强及其主导的国务院被“削权”的假象背后,是中共推行党政分工,而非党政分开的“真相”,而这只是中共党政机构重构变化下的折射。

在习核心体制确立并巩固,以及中共高层经过中共十九大的新老更替、并2018年3月中国两会的党政机构大改革方案公布后,外界赫然发现,作为留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政治角色不但没有淡化,反而出现了加强的势头。

最为明显的是,2018年3月公布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由小组升格为委员会的五大决策性机构,即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以及中央审计委员会,李克强均位列二把手之位。加之早前在2013年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之初,李克强便身兼副主席一职,以及他大概率会出任新成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副主任,可以预见这位西方眼中的“弱势总理”作为强有力的执行者,已经与身为一把手的习近平搭档,构成了全新的“习李体制”。

(本文详见多维CN 34期封面故事《解码外界对中国外交四大误判 中国决策背后的范式转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