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巨变 不再高调的李鸿忠在做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中共十九大后,曾经颇受舆论困扰的李鸿忠少见于媒体报道,而其主政的天津官商两界却是巨震不断。

近日,天津市纪委通报显示,因涉及“官二代”赵晋相关案件,该市规划国土部门28人受到严肃处理。他们成为天津市原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落马后,天津官场地震的一部分。

据统计,李鸿忠于2016年9月急赴津门填补黄兴国留下的一把手空缺后,天津西青区原书记周家彪、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及河北区原区长边仁权、市委办公厅原主任刘剑刚、滨海新区选举委员会主任及红桥区原书记赵建国,红桥区原书记张泉芬、机械设备成套局局长及宁河区原书记罗福来、天津港保税区管理委员会副巡视员及天津港原党委书记张丽丽、市政府副书记长杜强、政协秘书长及和平区原书记李金亮、和平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姚增顺等众多天津高层先后落马。

黄兴国落马李鸿忠就任,天津政商两界地震持续至今(图源:VCG)

另外,天津市原常委、统战部部长王宏江也因严重违纪被降级。王宏江此前曾任宝坻区区委书记。

天津官方数据称,该市在2017年按照王岐山所提的“四种形态”共处置13,685人,其中有141名“市管干部”被处分。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天津商场的动向。其实,上述多位官员的职责与城建、金融有关,甚至如张丽丽曾任天津港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堪称“红顶商人”。

5月26日,天津农商银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自杀。有猜测称,此事或许与稍早前市委巡视组入驻其先后任职的银行有关。而其自杀的选择,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天津政商地震的烈度。

此外,天津经济在近两年也在经历一轮变局。2017年,天津GDP增速3.6%,位列中国倒数第一。在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31省GDP增速排名里,天津1.9%的数据也处于垫底位置。

据《中国经济周刊》分析称,从短期来看,2017年以来严格的环保督察是天津经济增长断崖式下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因素。根据中央环保督察组的意见,天津对全市企业进行了拉网式排查,查出了近1.9万家“散乱污”企业,并对其中9,000多家污染严重、整治无望的企业实行了关停取缔。

天津主动挤水分、向统计数据虚高开刀,也是直接因素。特别是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从10,002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61美元)调整为6,654亿元,缩水将近三分之一。

此外,天津限购政策、传统经济结构调整,也被认为是重要原因。

2018年1月天津市十一届三次全会暨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李鸿忠曾讲话称,“我们下决心调整优化结构,推进绿色可持续发展,坚决不要徒有虚名、自欺欺人的‘速’和‘量’。我们下决心调整财政结构,降低非税收入在财政收入中的比重,不搞‘竭泽而渔’降低企业费用,涵养财富源泉,优化投资环境。”

天津市经济和商界正在发生的巨变,似乎可以从李鸿忠的这些讲话中找到一些眉目。事实上,这些变化正是始自李鸿忠成为天津市一把手之后。而天津官场地震,则以黄兴国落马为开始的标志。

分析人士称,天津政坛反腐是中共十八大后反腐的一部分,不过在黄兴国落马后才真正全面展开。其经济失速也非例外,辽宁省在其原省委书记王珉落马后也出现过类似的场景。不论其整顿污染企业、房产限购、经济结构转型,中央层面也都早有布局。

天津规划国土部门28人被处理之前,中纪委指导天津市纪委成立赵晋相关案件专案组;天津近万家污染严重企业被关停取缔之前,中央环保督察组“史上最为严格”的督察对天津提出了严厉的指控。

由此可知,天津的变局其实都是在中央层面的指向之下,以李鸿忠为首的新领导班子予以贯彻执行的结果。

从黄兴国落马到李鸿忠上任,中央布局提前戳破了天津的泡沫。短期内,天津官场震荡、经济增速下滑,呈现给外界的观感不太好看。但是如果着眼于天津的健康、长远发展,必须进行一次大手术,这就是一个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重整天津官场,扭转天津经济发展方向,对扮演“救火队长”角色的李鸿忠而言无疑是一场硬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