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录:又到戊戌变法日

撰写:
撰写:

两个甲子年以前的6月11日,一场发生在紫禁城内的戊戌变法正式开始。

回看近两个世纪,对于中华这个古老的民族,近3个戊戌年,犹如定期扳动民族命运的开关,中华的命运在此关键节点,总会有巨大的变化。

帝国荣光

如果说1839年发生的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历史,甚至说是屈辱历史的开端的话,那么,1838年就是中华的帝国荣光最后一年。

从1781年开始,英国东印度公司大量对华输出大量鸦片,在1821到1837年之间中英鸦片贸易量更增加了五倍。然而当时各地督抚对禁烟态度不一。当时的中国皇帝道光下定决心禁烟,随派在湖广地区禁烟颇有成效的时任湖广总督林则徐前往广东,以两广总督和钦差大臣的身份,前往广州主持禁烟。

任命于1838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

随后的故事大家都清楚,清王朝与英国因鸦片贸易和虎门销烟开战,清朝最终战败。这个古老的帝国,从此开始不再荣光,成为任列强宰割的东亚病夫;国内的自然经济瓦解,中国开始进入世界体系,而维持了千年的东亚朝贡体系,也开始成为旧时故事。一切都变了。

革命前奏

60年后的1898年,又是一段盛极而衰故事的结尾,并开始了全新救亡图存的尝试。

持续30多年的洋务运动期间,中国经济发展极为迅速,重工业、民用工业都取得了飞快的突破,而北洋海军作为重点成果,已经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六的海军舰队。然而一场中日甲午海战后,成果灰飞烟灭。

中国高傲的自尊,在输给白人后仍可以人种不同为说辞以保留,在输给曾经的藩属东瀛日本后,颜面尽失。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中国文人开始联合光绪皇帝,开始推行维新变法,试图走君主立宪道路。

只是,改革在后期过于激烈,加上光绪帝有意通过维新派夺回权力,且有维新派首领康有为建议将慈禧太后囚禁、暗杀等传闻,惹怒慈禧,加上以慈禧为首的清朝当权保守势力担心变法中的“合邦”计划最终会导致中国被日本和英国瓜分,步朝鲜乙未事变的后尘,因而发动了戊戌政变,戊戌变法仅经历了103日就告终。

政变让中国从改革的轨道偏离向革命的征途。孙文、黄兴的革命开始得到中国一些人的支持和同情,而“革命”,成为下一个60年中国的主题词。

跃进序曲

1958年中共开了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它是中共目前为止唯一召开过两次全体代表大会的中共全体代表大会。需要注意的是,它与中共每年都要召开的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如几届几中全会)不同,中共在1956年就召开过八届二中全会。

这次大会更为人熟知的要数那句口号“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即当时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虽然“大跃进”口号最早出现在1957年11月13日的《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中,但普遍认为,八大二次会议成为发动“大跃进”运动的一次重要会议。1958年6月,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成为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人民公社也在这一年开始“星星之火”。

“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与“人民公社”组成“三面红旗”,奠定了这个戊戌年引领的甲子最初的颜色。中国1949年后迅速发展了近十年后,在1958年再次偏离了轨道,驶入红色的深渊。

未知……

2018年刚刚过了一半。前半年如果有值得历史书写甚至称得上改变历史的事件,或许就是那场举世哗然的“修宪”。中共将“三位一体”的体制进一步完善,对国家主席任期调整统一,此举必然释放着巨大的能量。

西方媒体在大多以意识形态的眼光断定习近平将成为“终身制帝王”的同时,也在担心他将引领着这个崛起的东方古国对世界产生何种影响。而此前媒体透漏习近平曾在一次同外国嘉宾及中国官员的会议中主动对此表态,称西方这种舆论是对中共修宪的“误读”。

近期,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对中共修宪给予了回应,文章《领导人长期执政对国家保持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意义》表示,古今中外的历史一再表明,有强大的领导人,才能有强大的国家。而强大的领导人要引领国家走向富强,必须有适当的任期时间。根据形势发展需要适当延长任期,绝不是搞终身制。

可以说,西方的判断往往太过意识形态,而中国在走向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中,或许已经选择了一条合适的道路。而这场争论,恐怕仍需要更多时间,甚至到下一个戊戌年,才能看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