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中国两千年的头牌帝师

撰写:
撰写:

韩非子将荀子的思想发扬光大(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国古代以儒家立国,无论对外还是对外,三纲五常统治着华夏文明圈。但清末以降,这种观点逐渐被挑战,谭嗣同说:“二千年来之学,荀子也。”梁启超也认为:“自秦汉以后,政治学术,皆出于荀子”。近代以来,学术界也开始认同“内儒外法”的观点。中国两千年封建王朝的真正帝师,不是孔子,而是荀子。

荀子名况,字卿,又称荀卿,因为“荀”与西汉皇帝刘询的名讳谐音,为了避讳,又改称孙卿。荀子生活在战国时代中实力相对强势的齐国,统治者为了扩大政治上的影响,在都城临淄专门创设了稷下学宫,成为当时的学术中心。少年时期的荀子也曾慕名来到稷下学宫游学,在这里,荀子听取了各家各派学者们的讲学和争辩,接受了来自不同学派的思想熏陶和影响。

正是有了这种经历,荀子虽祖述孔子,重视道德伦理,提倡仁义、礼义和忠信,但他又不是单纯的继承了孔子的思想。与孔孟的儒家认为人是性善的不同,荀子认为人是性恶的,人的道德是靠着人的智慧所进行后天的“改良”所得到的。

这种认知差距直接决定了所使用的手段的“方式”与“轻重”,孔子的仁讲究的是“恕”,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反对刑罚,但是讲究对人轻罚,对己严苛。

荀子则是隆礼到了极致,将礼捧到了极高的地步——他认为“礼法”是社会秩序的最高原则,既然自私无处不在,因而需要受礼法控制,透过社会政治措施加以改变。

法家从荀子的思想出发,采取了另一种路径——他们认为道德的来源不是普通人的内在力量与自我的觉醒,而用“智慧”来发现以及规范,那么用“严法”就有了理论上的立足点。韩非子极端地发展了荀子的“王道论”,提出了以严刑厉法为中心的政治之术。

为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立制的秦始皇看过《韩非子》,曾发出“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的感叹。

后有人言:随着暴秦的灭亡,韩非子思想破产了。但是作家程万军称,韩非子一直活在中国帝王的心中。法家的“强国弱民”是中国皇帝的核心之术,两千年封建社会,中国无论国家强弱,都何曾有过“强民”?在法家看来,富国与富民,强国与强民是对立的。“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这些论调,贯穿二十四史,从未过时。

只不过中国的帝王是何等诡道之人,他们懂得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老韩这把“帝王杀人刀”,需要孔孟这套“刀鞘”——于是,荀学应运而生。

汉武帝在宣布“独尊儒术”的同时,内心应该还是忘不了韩非子,“明儒实法”其实是回到了荀子的轨道。对本国臣民,与其尽显狼相,不如自修为“披着羊皮的狼”——仁在其表、狼在其里,更利“万年帝祚”。

对于帝王本质,晚晴维新派领袖谭嗣同一语道破:“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

谭嗣同指出:中华文明衰落,其根本在于教义。他给出了药方:“夫欲变法,必先变教”。如果中国要变法图强,那么就要先摒弃秦政与荀教。

诚哉斯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