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之隐:朱镕基为何不愿谈20年右派生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58年4月,在中国国家计委工作的朱镕基被打成“右派”,并由国家计委党组报请中央国家机关委员会开除党籍。从此,“右派”的帽子朱镕基一戴就是20年。

2017年10月24日,朱镕基出席中共十九大闭幕会,这是他最近一次公开露面(图源:AFP)

20年蹉跎岁月

时年30岁的朱镕基,虽然在国家机关历练了7年,却没有学会官场那套自保的手段和方式,依然保持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特立独行,我行我素。至于朱镕基为什么被打成“右派”?《南方周末》曾经报道,性格率直的朱镕基对不切实际的高指标提出意见,他就被划成“右派”。

作为五十五万分之一的“右派”分子,朱镕基被下放至农场劳动。所幸的是,朱镕基在农场只劳动了很短时间,就被调入国家计委所属的一所中专学校担任普通教员。1962年,因其“思想改造好”被宣布“摘帽”,并上调国家计委机关国民经济综合局任工程师。由于尚属“内控人物”,朱镕基没有被委任任何行政职务。

1970年元旦,朱镕基再次被下放至国家计委设在湖北襄樊的“五七”干校。一干就是5年,他所做的无非是养猪放羊,除草收割。

时至1975年,随着邓小平的二次复出,中国社会表现出微弱而缓慢的复苏气息。朱镕基等在襄樊劳动的干部回到北京。一个机会摆在面前,中央决定把原先并入燃料化学工业部的石油工业部重新分出,石油工业部急需技术干部,于是朱镕基被安排至石油工业部管道局下属单位——电力通讯工程公司。管道局设在河北廊坊,朱镕基先后担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工程师,副科级。

1951年朱镕基在清华大学毕业,被分在东北工业部计划处,任生产计划室副主任,副科级。24年过去了,47岁的朱镕基仍然是副科级。

朱镕基被称为是一个“敢干,敢言,敢爱,敢怒”的中共领导人(图源:AFP)

1978年初,朱镕基在国家计委时期的老上级马洪,受命创建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并任所长,朱镕基被他收编,任命为研究室主任。1978年4月4日,中共中央转发《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请示报告》。文件说,全部摘掉“右派”分子的帽子条件已经成熟。

同年9月,朱镕基终于彻底洗涮了他整整20年的政治冤屈,并恢复了党籍。据高新《朱镕基传》记载,正式为朱镕基平反的那一天,中国社科院组织部门的一位负责人,郑重其事地向朱镕基展示从他档案里抽出来的“右派”分子材料和开除党籍的处分决定,然后付之一炬。朱镕基“一言不发地看着那一张张记载着他‘反党罪行’的字纸,在火中迅速化为灰烬”。

朱镕基拒谈右派生涯

1998年3月,在出任中国总理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当一名美国记者问起那段“右派”岁月时,一向敢言和畅言的朱镕基表情深沉,他说:“这一段经历对我的教育是很深刻的,但也是很不愉快的,因此我不想再提这件事情了。”

1999年4月,朱镕基访问美国之前,在北京中南海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行人康比德(Peter Kann)夫妇采访。据《朱镕基答记者问》一书记载,康比德曾三次追问朱镕基如何看待自己的“右派”生涯,朱镕基似乎没有正面回答。

康比德:好像你有段时间是被划为了“右派”,而且很显然,因此你大概是受了将近20年苦。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或者是通过我们告诉一下美国的人民,这段时间里你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而且,非常重要的是,你认为这一段经历对当今的中国政府将会发挥什么样的影响?

朱镕基:我现在不想、不愿意,也没有必要再讲我那段不愉快的经历。

康比德:我已经看到了相关报道。我们只是想再试一次,希望能得到一点有价值的信息。

朱镕基:我可以再补充一句:那段时间对于我虽然是一个痛苦的经历,但是对我也是有益的经历,使我学到了更多的东西,接触了更广阔的层面,社会的层面。至于今天说起来,我们党和政府已经充分地吸取了那个教训。

康比德: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那段经历使你变得更能容忍不同的观点,而且使你的观点也变得多样化了?

朱镕基:也许是这样的。

朱镕基被打成“右派”20年,源于1957年反右运动。这场运动与文革、六四一样,至今被中共列为禁区,以组织纪律加以制约,使当事人和知情者不敢说出真相。有论者认为,朱镕基的态度颇具代表性。

另外还有报道称,邓小平在起用朱镕基时,曾问起朱是否正确对待自己的“右派”问题,邓举出自己历史上三次被打倒的经历,要求朱以事业为重,不计个人恩怨。朱镕基当然心中有数,息事宁人,不再去揭这历史疮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