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琳回归民间 习近平动刀中国权贵资本主义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7月8日上午,纪录片《百年巨匠——梁思成》开机仪式在四川省宜宾市李庄古镇举行,今年5月刚刚被中共组织部门“同意退休”、卸任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和党组成员的李小琳,以《百年巨匠》总策划的身份出席并致辞。

伴随着未满60岁的“红色公主”李小琳“提前”卸任公职“回归民间”,此前围绕在她身上的诸多“权力搅买卖”争议与丑闻,是否将告一段落?

习近平异常警惕“权贵资本主义”

早在中国改革开放狂飙突进的1990年代,中国社会对“权力搅买卖”式的“权贵资本主义”就有所警惕。而对利用权力设租寻租最尖锐的表达,出自1999年的中国经济学家吴敬琏。

“如此巨大的‘寻租’利益,也会培育起一个人多势众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会力图在中国制度变迁的过程中,利用权力不但进行‘寻租’,而且进行‘设租’活动,以便造成新的寻租可能性。如果中国政府不能采取坚定而正确的措施制止事态的发展,弄得不好,由寻租到设租,会构成腐败泛滥的恶性循环。那么当这种权贵资本在一个国家居于统治地位时,大量社会财富被少数人鲸吞,广大民众则陷于普遍的贫困之中。这种情况在某些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发生了,没人保证它不在中国重演。”

相较前任江胡,中共十八大后上台执政,习近平以更宽广的视角来审视中国改革开放的庞大历史叙事,平衡中国社会面临的改革发展与公平正义难题,并祭出中共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权力规制。

习近平视规制权力为在中国执政难题(图源:Reuters)

对于潜在的“权贵资本主义”风险,出于清醒与深刻的体认,习近平坚称,“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每一个贪腐案件中,官员的身边莫不聚集了一批‘近权力的楼台先得利益’的商人。权钱交易,是贪腐永恒的话题。规制权力始终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难题。”

政商两界不断切换的李小琳

作为中国前总理李鹏家族的“红色公主”,近年来,李小琳的每一次亮相和公私角色转换都动见观瞻。纵观其职业生涯,辉煌耀眼也一直伴随着剧烈争议。而这些争议大都与其未能妥善处理好公私关系、政商关系高度相关。

2014年3月,香港亚洲周刊刊文指,中国电力“一姐”李小琳近年华丽转身,转战地产市场。她出任董事的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2013年11月获海南省发改委批出博鳌乐城的五幅土地,发展医疗中心等项目,价值逾百亿人民币。批出土地的是彼时已经接受中纪委调查的时任海南副省长、此前曾长期担任周永康秘书的冀文林。李小琳担任董事长的上市国企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公司,并没有公布获得这些土地。

几天后,李小琳接受中共驻港媒体《文汇报》专访时对《亚洲周刊》记者的所有指控全盘否认。具体到“离岸公司”一事,李小琳说相关报道是 “把公职和私人混在一起,是混淆视听”。李小琳并指责《亚洲周刊》记者“自己内心不干净,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还有的人别有用心,把不干净的想法进一步扩大”。

2015年2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揭露的材料显示:李小琳在汇丰银行有248万美元存款,并与5个其他银行账户链接。

2016年4月3日,巴拿马文件泄漏事件中显示,李小琳和丈夫刘智源以香港特区护照曾在欧洲列支敦士登成立Silo基金,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设的Cofic Investments公司的单一股东。而该投资公司建立时,李鹏仍任中国国务院总理。

对于后两项传闻及其真伪,中共官方以及李小琳本人并没有公开予以回应。

被忽视的安邦“权贵资本主义”

对于广受外界指责的权贵经商,李小琳在大唐告别讲话中予以回应称,“1993年,我受命创业,在内地香港两地奔波筹建中电国际。2003年之后接掌企业,领导中电国际、中国电力、中电新能源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将自己的所学所思运用于企业管理实践。到我2015年离开的时候,企业资产过千亿、盈利良好、财务稳健,经过种种严格的审计,企业、个人清白干净,在业界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行业声誉”。

权贵经商的最新案例,是前不久安邦事件中被判18年徒刑的安邦原董事长吴小晖。只不过此前外界目光一直集中在吴“非法集资”与“职务侵占”两项罪以及中共措置金融风险方面,未能将安邦与吴小晖案作深入的政治思考。

正因为与中国前第一家庭邓家联姻,吴小晖在政商两界如鱼得水权势熏天。据传吴小晖与业已落马的中国证监会原主席项俊波关系极为亲密,吴可以随时随意推开项证监会办公室的门。而安邦取得金融全牌照、大卖“万能险”、非法超量募资、在中国国外大举买进资产,莫不与这一权力资源背景及其滥用高度相关。

在一众中共“红二代”中,李鹏之女李小琳高调张扬的个性广受非议(图源:VCG)

就如同国民党统治中国大陆期间有“四大家族”,孔祥熙官至中华民国政府财政部部长,同时他又经商办企业,利用政治权力获得海量财富,蒋介石政府也因为盘根错节的政商腐败民心尽失。因而可以说,“权力搅买卖”是万恶之源,既损毁埋葬社会公平正义,又腐蚀权力酿成政治腐败。安邦和吴小晖的倒下,正是习近平和中共发出的规制权力、避免“权贵资本主义”的一个强信号。

“当官别想发财,想发财别当官”

还是十年前,在诺奖得主科斯主办的一场“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研讨会”上,中国经济学家周其仁作了题为《邓小平做对了什么?》的演讲,周声称“中国经济增长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就,为邓小平启动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无可更改的背书。如果用最多数人口的日常生活得到显著改善作为评价标准,邓小平领导的中国改革开放一定会被写入历史”。

但正像邓小平自己对意大利记者法拉奇所言,“你一定要记下我的话,我是犯了不少错误的”“不犯错误的人,没有”。这话移用到邓亲手开创的中国改革开放事业上,恐怕也是正确的。

今天看来,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前所未有释放中国发展活力的同时,其允许军队经商、官员子女经商乃至官员下海经商,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权力搅买卖”造成了社会公平正义缺失以及政商腐败。近年来,中国社会对对中共权贵家族成员,尤其是那些“红二代”“红三代”“国二代”利用权力和政治资源牟取商业利益并建立隐形商业帝国现象意见很大,但因事涉敏感,盖子一直未能揭开。

对此,2015年1月12日,习近平在同中共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

对与吴小晖案落判几乎同时的李小琳退休,外界将之视为中南海对脚踏政商两界的“红二代”“杯酒释兵权”。殊不知,与当年宋太祖赵匡胤解除军队将领兵权,但允许他们利用“官场资源”大发其财大异其趣的是,今日中共要做的恰恰是彻底杜绝“权力搅买卖”,使权力与商业利益“尘归尘土归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