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给“梁家河”降温 压力被指来自中南海

撰写:
撰写:

习近平本人并不推崇个人崇拜(图源:新华社)

一场走向极端的个人崇拜热潮正在紧急刹停。

日前有报道称,曾引发外界热议的“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已经叫停。这项由陕西省社科联推出的课题研究,细分项目多达17项,意图将习近平在梁家河的知青岁月塑造为一个意涵丰富的价值体系。

不过此举甫经公告,陕西社科联便招致纷纷争议。多有声音担忧,这种对高层特殊生活经历的无限拔高可能会走向极端,划入个人崇拜的泥潭,亦会导致政坛文化变质,倾向于政治站队的“争先恐后”,制造表面政绩而非严肃施政。

更进一步,近三年来,从中央到地方,这场席卷全中国的“梁家河热”也正遭到质疑——不论是惯性使然还是“宁左勿右”,抑或是政治投机,不断刷屏的“梁家河”所能发挥的良性作用可能已经到达顶点,过度宣传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

这或许应该归咎于某种宣传过当。从2015年习近平回到梁家河村之后,中共宣传系统便开足马力,迄今为止,已有以“梁家河”为名的书籍、影视、访谈等,蔚为大观。

密集的“井喷”式颂扬、对内涵的粗暴拔高再次凸显出中共宣传的粗糙,已经越过正常的感染式宣传而变得像机械灌输,这极大消解了社会对此的正面观感。

有评论者指出,“梁家河热”将中共官场的种种心态暴露无遗。

而如今,这场热潮似乎正在自上而下地被冷却。

除去陕西省社科联的“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被叫停,还有报道指,多地收到指示,尽快撤下在属地张挂的习近平画像等。另有媒体亦发现,就在近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头版罕见出现全版无习近平的场景——这被认为是高层有意冷却个人崇拜的明显信号。

一个疑问也随之而来,是谁在背后推动了这一波个人崇拜潮,又是谁作为推手对此进行冷却。

前述评论者称,这一轮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造势,很大程度上应属于中共宣传系统与地方政府所为。前者如党媒、官媒制作的梁家河相关影视、书籍,后者典型则如陕西社科联的“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

当然不可否认,民间自发的对于习近平的认可乃至崇拜,也占据相当比例。这一群体可能也受到宣传的影响,但更多是他们将对中国逐渐强大的体认,集中投射到了中共最高领导人身上。

那么是谁在给这轮个人崇拜降温?

一个客观可信的判断,很大可能是来自于习近平本人。多维新闻曾有不少文章论述,习本人对个人崇拜持十分反对态度,且在多次会议表明要严禁个人崇拜。之前一些过于脱节的个人崇拜现象,也遭迅疾叫停。

“梁家河热”从潮起发展至今,不能说习本人全无了解。但考察其初衷,恐怕是藉由对梁家河的推崇,使中共重拾群众路线。而宣传系统在随后的操作中,却聚焦于为习制造光环,与核心所想大异其趣。

这也是为何在梁家河热走向顶峰之际,突然出现全面降温的迹象。唯一的解释,便是习本人对此产生了警惕,认为此类造势已经脱离本旨,变成刻意营造的个人崇拜氛围。中共的宣传系统可能仍未跟上现代化思维,但在高层要求下,效率却极高。于是可以看到,几乎在同一时间,不同媒体、不同渠道、不同表现形式的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倾向,均遭刹停。

今天早已不是“九龙治水”相互掣肘的过去,以习近平在中共内部的权威,若非他本人发声,谁又能叫停这股热潮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