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朱元璋智慧 学者呼吁中国“缓称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与美国争当世界霸主的呼声便纷至沓来(图源:Reuters)

以中美贸易战为自我反省的契机,中国“朝野”上下开始在7月份思索这多年来也许过于激切的大国心态。中国将怎样规避崛起中的风险、确保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在日前出席的第十一届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世界政治的分化与重组”中,分析当前形势如同元末朱元璋所在的各地农民起义蜂起场景,如果要成长壮大便需学习其智慧,实施“高筑墙、广积粮及缓称王”这三大战略。

高筑墙

防御性的军事战略,画地为牢。中国的军事战略仍然应该是保持防御性的军事战略,维护自身的核心利益,清晰的界定自己的利益范围,让各方都知道中国的清晰的防御性战略。积极发展军事力量,维护自己已有的战略范围,而不是扩张自己的战略范围。

广积粮

中国仍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目前人均GDP低,社会运行效率低下。而强大的中等收入阶层,才是进行国际战略竞争的力量之源,对于长期的国际战略竞争至关重要,第一,提供了长期稳定的税收来源;第二,提供了长期的稳定的智力支持和人才资源;第三,提供了社会的稳压器。

其次,广积粮的另外一个意义就是要为科技型企业的发展提供有利的条件,包括融资、知识产权、基础设施及税收条件等等,中国在某些领域从跟跑者成为并跑者,但很少在技术领域成为领跑者,李巍认为今天中国和美国竞争的能力还不如当年的苏联,毕竟苏联在一定的技术领域是领跑者。

总之广积粮的核心要义就是中国仍然处于继续实力的阶段,不要轻易地透支已经拥有的实力。

缓称王

缓称王转化成现在的术语就是不与美国争夺国际领导权。对于大国来说,国际领导权是极具诱惑力的,抵制国际领导角色需要强大的战略特色革命,中国曾经有一次参与国际领导权之争的重要案例,就是1957年11月的莫斯科会议。这次会议被认为是中苏关系的重要转折点,中苏在社会主义领域争夺领导权的竞争开始了。而在当时中国提前拉开了与苏联的领导权之争是重大的战略失误,并且带来了比较严重的后果,中苏环境的恶化直接导致了20世纪60年代中国外交整体环境的恶化。

国际领导权一方面却是意味着国际尊严,但另外一方面也意味着高昂的成本,主要体现在公共物品的提供上,要想当国际领导人必须要“请客吃饭”。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出“美国第一”,意味着美国不再愿意承担国际领导权从而承担相应的成本,国际上不愿当老大的案例除了美国之外还有德国。德国在欧债危机的过程中也有不愿承担领导角色的表现,如果高昂的成本与自身的收益不匹配,就会出现赤字,如果连美国都愿意做或者做不好的事情,建议中国也不要去做。

国际领导权也会招致不少国家的嫉恨,并非所有国家都支持中国的领导,至少日本、印度都不太希望中国在区域事物中发挥太大的领导作用。中国在当今的领导角色主要应通过自身的模范方式来实现,而不应该通过模式、观念及价值的主动输出,更不应该通过尖锐地批评对方的模式不好而试图增加自身模式的合法性。

李巍澄清并非永不建议中国充当世界领导者,而是称王需要一定的条件:

第一,中国的经济总量要赶上美国,最好能够超过美国的百分之一百五。

第二,中国在若干关键领域成为技术的领导者,包括航空航天、软件系统、通信、芯片等当今国际战略竞争的核心,若关键技术上无法成为领导者,则很难再政治上成为领导者。

第三,人民币需成为主要的国际货币,上海需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从而使中国可以塑造甚至控制国际资金的流动系统,以便增加中国在国际战略博弈当中的地位。

第四,中国必须建立一种可以持续性的政治和经济体制,从而确保自身内部的稳定性。

李巍总结称中国目前只有坚持“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三大战略,中国才有可能在日益险恶的国际环境当中度过未来黑暗的十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