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停“高级黑”和维护定于一尊传递的政治讯息

撰写:
撰写:

最近中国政坛有两起看似一样实则性质不同的新闻惹来了海外舆论的关注。一起是一场“高级黑”宣传据传被中共高层禁停。事情缘起于陕西省地方和文宣官僚将习近平早年作为知青生活过7年的梁家河村打造为新的“圣地”,竞相阿谀吹捧其意义。比如,陕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以“梁家河大学问”为主题列出17个科研项目,每一项都把习近平7年的梁家河知青生涯与习近平思想的各组成部分生硬地建立逻辑关系。如今,“梁家河大学问”课题项目据传已被中共高层叫停。

另一起是北京高层官员密集表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这件事源于习近平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党的地方组织的根本任务是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有令即行、有禁即止。”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中办主任丁薛祥、公安部长赵克志、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纷纷表态维护习中央“定于一尊”的权威。

“定于一尊”之说源于习近平出席中共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的讲话(图源:新华社)

因为最近恰逢中共将进入“北戴河时间”,一些政治谣言甚嚣尘上,加之海外许多人历来对于中国政坛的认知深受意识形态束缚,故在不少人看来,这两则新闻反映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并不太稳固,所以不得不禁停“高级黑”宣传和进行维护政治权威的表态。更有一些人认为“定于一尊”是在“集权”、“不含任何正面意义”。

其实不然,上述认知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鉴于中国政治的特殊性,解读其政治走向,在任何时候都必须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否则很容易人云亦云,被牵着鼻子走。具体到习近平的核心权威上,最关键的判断标准从来不是所谓的政治八卦和谣言,而是中共正式文件、会议和报道。要知道,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是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正式确认,他的思想理论体系更是在十九大上上升到毛泽东、邓小平当年才有的政治规格——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相继被写入党章和宪法。这一切足以证明他的核心地位是中共集体意志的体现。既然如此,怎么能仅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或谣言就妄言他的核心地位不稳?

“梁家河大学问”有些过犹不及,中共主动喊停,展现了自信和清醒意识(图源:延安大学官网)

至于“梁家河大学问”等“高级黑”宣传之所以据传被禁停,并非因为习中央核心权威不稳,恰恰是其自信的体现。因为十九大结束后习近平先是曾当着中外记者说过“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后来又进一步表示要“追求人民群众的好口碑、经过历史沉淀后真正的评价”。再加上他自上任以来倡导“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及其所展现出来的现代意识,因此“高级黑”宣传被喊停应该是习中央主动纠错的结果。毕竟中共作为一种威权体制,层层加码和宁左勿右是政治惯性,若无来自高层的主动纠正,地方为了安全只会更加激进,尤其是在宣传和建构领导人形象这样敏感问题上。所以说,叫停“梁家河大学问”非但无损于习中央核心权威,反而是一种自信。

而北京高层之所以密集强调“坚决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只不过展现中共作为列宁主义政党的基本特征,是凸显民主集中制之“集中”维度。当然,此处的“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绝不是一些人理解的古代专制,即“主独制于天下而无所制也”,而是一旦作出决议,就必须齐心协力地坚决执行。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对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九龙治水”怪象的自我纠正。之所以在习中央核心权威已然如此稳固的情况下再度强调,只不过是一种正常而又常见的政治表态,至多是针对包括年初制定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等一些措施遭遇不同意见乃至消极怠惰的对症下药,旨在消除改革的中梗阻。但即便如此,既不能片面以为“定于一尊、一锤定音”背离民主集中制,更不能被一些谣言所误导,幼稚地以为获得中共全党背书的习中央核心地位陷入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