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红旗还能打多久 社会主义改革浪潮下的红二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后大量的红色后代正在掌握权力,他们的执政观念里面,相比他们的父辈,改革的欲望更为强烈,但是相比多数的右派,他们的“红色意识”也更为浓厚。习近平十八大就提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观点,走什么路,打什么旗帜,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核心命题。因此,我们可以从这些红色后代执政者的执政理念中,去剖析这一次社会主义改革浪潮的方向。

从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算起,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传播了近二百年。从俄国十月革命创造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算起,社会主义以国家形态存在也只有100年的历史。百年之中,社会主义经历了从兴盛到衰落的过程,苏联解体,冷战结束,阵营瓦解,“铁幕”徐徐升起……在这个世纪的第一个二十年,目前世界上仅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集体迎来了他们又一次的变革浪潮。中国,古巴,朝鲜,越南,四个社会主义国家在过去一两年间纷纷进行改革,以发展契合时代机遇。

社会主义改革浪潮——向左还是向右

尤其是近日古巴和越南的改革,让外界很多声音开始猜测这两个国家是否正面临“向左向右”的问题——即是否抛弃社会主义,走向资本主义的方向。

这种猜测来自于一系列事件,如古巴国民议会本周末正在辩论新宪法的草案,以取代其苏联时代的宪法。该草案一旦获得立法者批准后,将进入咨询阶段,然后将进行全民投票。最终版本可能有所变更。而目前的草案省略了1976年宪法中关于建立“共产主义社会”最终目的的条款。古巴媒体援引国民议会主席埃斯特万·拉佐(Esteban Lazo )的话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我们的想法。”他说,古巴在苏联解体后只是进入了一个不同的时代。“我们相信社会主义,主权,独立,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国家。”

对于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者而言,走什么路,打什么旗,是核心命题(图源:Reuters)

而位处地球另一端的朝鲜也在做类似的事。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先是在今年4月下旬举行的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中,宣布停止核试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改为集中全党全国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继而透过6月12日在新加坡上演的美朝峰会,与特朗普坐而论道,争取到较佳的外部环境,为国内改革扫除障碍。

同样,越南也正在积极进行着内部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展现出强大的经济活力。

而中国,作为苏联解体之后社会主义国家中唯一的“旗手”,习近平在2012年之后,也以重走邓小平改革开放之路的“新南巡”宣誓自己改革的意愿,全面深化改革轰轰烈烈的铺开。

四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纪的第一个二十年,不约而同的开始了各自的改革之路。

红色政权 “走什么路打什么旗”被视为根本

尽管国家性质相同,改革目的相似,但是相较中国和朝鲜,西方似乎对于越南与古巴的改革更是充满“兴趣”,因为这两个国家的改革信号中,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放弃“社会主义”的信号。

真的可能会这样吗?上一次社会主义的改革浪潮,苏联的接替就已经让红色的东欧离开了社会主义,四十年后,历史是否会重演?

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离不开历史,制度,本国现实等种种因素,但是有一个关键因素却往往被人忽略却至关重要,那就是人的因素。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后大量的红色后代正在掌握权力(不只是最高领导者,更在于庞大的官僚系统之中),他们的执政观念里面,相比他们的父辈,改革的欲望更为强烈,但是相比多数的右派,他们的“红色意识”也更为浓厚。习近平十八大就提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观点,走什么路,打什么旗帜。因此,我们可以从这些红色后代执政者的执政理念中,去剖析这一次社会主义改革浪潮的方向。

大陆网民剖析称,其实“后三十年”的高干子弟,每一个都是林立果的影子,充满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信任小圈子,不屑于蝇营狗苟,向往在战争、运动甚至是商业的大潮中建功立业。认为人民武装起来就能砸碎苏修和美帝的铁拳,登高一呼就能做第三世界革命的中心。他们是忠臣逆子的对立统一,对父辈的教条和生活方式不以为然,但是一到重要历史关头,仍然对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责无旁贷。

如果说每个高干子弟都有“林立果”的影子,志大才疏,有些夸张的描述在其中,一则这些在政坛经过历练的高干子弟,多数有着其清醒的对于政治、社会现实的认识,已经剥离少年时的志大才疏。二则中国红色后代的概况,并不能放到朝鲜,古巴,越南一概而论。

但是,老一代执政者的政治理念,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庞大官僚系统中,一定是根深蒂固的存在的,而且有了苏联的经验,轻易的变革国家属性,在越南,古巴,并不一定会轻易实现。而在中国和朝鲜,则更是低概率事件。

就以习近平而论,2012年11月17日,习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旗帜鲜明地强调:“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随后又再度提出了“两个不能否定”的观点。习近平首次出访选择俄罗斯,更是很容易让人回忆起中俄过去60年的历史,毛泽东第一次出国就是踏上苏联的国土,习近平作为根正苗红的红二代,这种“寻根”的信号也在此间透露。可以发现,不同于他的前任胡锦涛——一个保守的左派主义领袖,习近平正在展现出更多的激进倾向,方式也越来越大刀阔斧,甚至被指展现出一个言必马克思,行必毛泽东的原教旨主义者形象。

过去6年的执政,更是证明,对于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而言,“走什么路,打什么旗”是根本问题,是任何一次改革,都不能动摇的根本。这个道理,金正恩,阮富仲,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和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Mario Díaz-Canel Bermúdez)会不知道吗?

所以,西方人希望“走什么路,打什么旗”的问题能够在红色政权下一朝得到改变,还是有些一厢情愿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