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评明治维新:日本改革主动性远超中国

撰写:
撰写:

在近现代开始的时候,中国与日本都是处于东方文化圈里的国家,而且都有两百多年闭关锁国历史,为什么选择完全不同?

2018是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近日,中国学者马国川在其新书《国家启蒙》发布会上回顾了日本明治维新的历史,或许对中国提供一些借鉴和思考。

马国川提出一个观点,日本之所以避免了自己的“鸦片战争”,是吸取了中国的教训。日本应该会想到,既然作为“天朝上国”的中国都被打败,日本肯定也打不赢,于是干脆就以主动的姿态坐下来(同西方)谈开国。因为认识到自身的短处,所以非常主动地做出选择。这种态度在后来日本历史中也多次出现。日本的这种改革主动性,远远超过中国。

从甲午战争至今,中日之间的恩怨始终没有结清(多维记者:孙飞/摄)

明治天皇是理解日本明治维新的钥匙。一直令外界疑惑的是,作为一场走向文明和开化的运动,日本社会却出现了对天皇本人的强烈迷信,以及政治专制程度的加强。

马国川表示,日本把天皇塑造成一个神,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一个是政治操纵,一个教育洗脑。天皇被宣传成了一个道德完美、仁慈善良的神。日本每所学校都有天皇和皇后的“御影”,也就是照片,学生到学校后要向其鞠躬,结合的时候要背“教育敕语”。

其在1890年颁布的这份文件中称,“一旦缓急,义勇奉公,可以扶翼天壤无穷之皇运矣。如是,不独朕忠良臣民,又足以显彰尔祖先遗风。”由此可见日本现代化改革与明治天皇、传统文化的牵扯。

马国川还指出,他看了大量资料,明治天皇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不参与实际的政治运动,所有的战争、改革的功劳却都算到了他的身上。其实,很多事都是伊藤博文、大久保利通等人去运作的。

马国川进一步分析认为,虽然相关资料很少,但是还是能够看到明治天皇在日本明治维新过程中的作用有两面性。

一方面,他对日本国家的启蒙发挥了很重要的领头、倡导者作用。比如,日本1871年颁发了“断发脱刀令”,阻力很大。1873年,天皇主动把自己的头发剪掉,此后一年之内,从东京到偏远山区的民众几乎都剪了。可见他的带头作用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他被塑造成了一个神,在正确的方向上,神的榜样作用是非常可观的。

另一方面,当他或者(其他人)以他的名义发布教育敕语,导致政治专制和个人迷信的时候,也同样有巨大的号召力。

日本在明治维新后期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也是一个令后世长期反思的问题。

马国川指出,当时日本发生过“和平膨胀”和“武力膨胀”的争论与反复。日语里的“膨胀”与中国现在所说的“崛起”相近。

“日本的道路选择某种意义上是国际形势和空间所决定的。因为当时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帝国主义是普遍潮流。日本选择这条路,是很容易的。但是,日本作为一个已经崛起的强国,可以跟别人走,也可以走自己的道路。如果选择战争的道路,就只能通过战争解决问题。最后结果只有毁灭、归零。”

马国川引述了时任日本外交大臣陆奥宗光的一段说:凯歌之声,到处可闻;骄傲自满的情绪、不觉流露出来了,因此对于未来的欲望日益增长。全国民众……只知“进攻”,其余都听不进去了。此时如有深谋远虑的人,提出稳健中庸的主张,就被目为毫无爱国心、胆小卑怯之徒,将为社会所不齿,势不能不忍气吞声、闭门蜇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