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批胡鞍钢到批高善文 中国罕见出现大辩论

撰写:
撰写:

近两年,中美贸易争端愈演愈烈,曾经提出“中国已赶超美国”观点的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争论胡鞍钢的声音尚未平息,经济学家高善文声称“邓小平打越南是给美国送‘投名状’”,掀起又一波舆论浪潮。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出现的这次大争吵、大辩论,在近些年明显安静下来的舆论场中显得有些突然,不过也在情理之中。这可以理解为中国在面临经济转型、民族复兴的关键节点,在美国以贸易战为主攻方向施加越来越大外部压力的情况下,所导致的一种矛盾展现和压力释放。

胡鞍钢在舆论中有“智囊”、“国师”之称(图源:VCG)

胡鞍钢是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在中国内外都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其所领导的国情研究中心是中国顶级国家决策咨询智库,编辑出版的《国情报告》专供部级以上领导参阅;他的名字也经常出现在一些美国媒体如《纽约时报》和智库报告中。

许多人认为,胡鞍钢在2017年4月提出的“中国已赶超美国”论严重违背事实,助长了中国官民的骄傲情绪,误导高层国策制定,并引起美国的警惕和敌意。更有人认为,他是中美贸易战的“罪魁祸首”。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2018年1月批评称,“现在有人说中国在多项指标上超越美国,这太耸人听闻了”。中国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则表示,“(这种观点)在国内起误导作用,在国外起更大的误导作用”。

而今,随着美国不断提高对中贸易战的规模和力度,越来越多的媒体学者加入了对胡鞍钢的批评。胡鞍钢所任职的中国顶级大学清华大学的校友发起呼吁解聘胡鞍钢校内职务,短时间内获得千余人的联合署名。

不过,中国舆情是复杂的。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8月2日凌晨和晚间分别发布了一条声援胡鞍钢的微博,一方面表态称胡鞍钢的超越美国论违反常识,另一方面质疑攻击他的网上行为“是不是太文革了”。

被认为属于右派的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也认为,他对胡鞍钢的许多观点不认同,但是胡鞍钢“有自由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

其实在这种近乎一边倒声讨清华教授胡鞍钢的舆论风潮中,还有一位学者陷入了与胡鞍钢类似的处境,此即毕业于北京大学现为一家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的高善文。

对高善文的争议源自他在2018年7月上旬出席一次商务活动时发表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力捧邓小平,声称美国是近现代最成功的国家,邓小平打越南是为给美国递交“投名状”,从而奠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基础,中国不再坚持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绝不当头”后,中美关系全局发生变化。

媒体网络中对高善文的批评声调与对胡鞍钢的批评相比也不遑多让。多家媒体转发的一篇自媒体文章《高善文的胡扯和中国金融机构的堕落》称,“高善文把美国对中国的开放当作邓小平乞讨而来,当作对中国的施舍,当作对中国的牺牲的补偿,是根本认识不到那个时期中国人的志向和秉性”,“从高善文获得的一系列头衔中我们能够体会到,中国的金融机构的决策者差不多都被这些学者、博士掌握了,他们缺少立场,对历史断章取义,缺少独立和自信”,“保监会、安邦等等监管机构和准金融机构为这些人所控制,中国真正的危机确实不远了”。

新闻嗅觉敏感的胡锡进也没有缺席对高善文的评论,而且仍然使用了他常用的两方面论,先是表示“我同意他说的中美关系非常重要”,后又称“但是我觉得他的演讲有一个负面作用,就是增加了互联网上的恐美情绪”。

分析人士认为,从批评胡鞍钢到批评高善文,似乎中国舆论场在中美贸易战进行过程中发生从“贬美”到“恐美”的变化,以及舆论场自身的一种调适。胡鞍钢与高善文的两种观点,分别代表了目前在中美贸易战中的两个极端,或许也是中国知识界,以及包括精英阶层在内的中国社会各阶层一直存在的一种观点分歧。“左”与“右”,“平民”与“精英”之间,似乎在中美贸易战中再次分道扬镳。

所有这些,反映了中国内外压力的不断增大,而在压力变大后导致出现一种压力释放的结果,并且可能出现了一些混乱状况。

另外也可以发现,从先前围绕“个人崇拜”的争论,到明星天价片酬,到问题疫苗,到反性侵运动,到央行与财政的互相指责,再到在贸易战问题上的争吵,中国朝野热闹非常,在中共十八大后再次出现了一次“大辩论”的现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