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访谈:防火墙内外媒体的语境之困(下)

撰写:
撰写:

众所周知,中国对海外媒体设置有名为“防火长城”的隔离墙,中国民众无法浏览很多海外新闻网站。但时至今日,防火墙内外两重天的格局已经引起一些专家学者的注意,墙内由中共控制的党媒正大水漫灌式地进行“正能量和主旋律”的宣传报道,对于社会出现的问题却鲜有报道,在中共加强管控的当下,党媒社会舆论监督功能更是被弱化到了历史最低点;反观墙外媒体,对于中国和中共报道的捕风捉影和负面报道则充斥屏幕,墙内墙外媒体似乎都陷入了极端语境的报道困境,缺乏理性的报道是中华圈受众很难享受到真正优质的新闻报道。多维记者日前专访辽宁大学国际问题专家张建喆教授,请他就这一方面的话题进行分析,破解墙内墙外媒体的报道困局。文章分上下两篇发布,本文为下篇。

多维:针对这种局面,中共如何调整其管辖下官方媒体的报道方式和方法,而墙外媒体又因多秉持西方的意识形态对非西方模式存在天然敌意,他们又该如何破解这种困境,使报道更加客观公正?

张建喆:先从墙内说起。中国党媒的舆论监督能力并非不强,在某种情况下,中国党媒掌握的社会资源和采访能力其实是更加贴近中国普通老百姓,党媒记者能够更清晰地观察到中国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细节,并找出存在的问题,但问题是现在一些政府职能部门一看到党媒的问题报道和建议报道就心怀怵意,不仅仅在解决处理问题的行动上推诿扯皮,甚至还会找到宣传管理部门对相关报道进行“举报”,要求宣传监管部门限制媒体报道。

政府部门的做法实质上是工作思路出现了问题,将媒体监督与自身工作看成了对立面,堪称找茬。媒体监督的出发点是要发现我们政府依然没有做好的工作,发现百姓面临的真实困难并反映给党和政府,这也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基本观点。我想这种报道受到阻挠的原因值得深思,反映出一部分官员的官僚主义思维和脱离群众的做法。

打破墙内媒体“清一色”主旋律的怪圈,党政机关应该改变看待媒体如洪水猛兽的落后观点,敢于同媒体打交道,敢于接受媒体监督,敢于面对并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从媒体监督中让自身工作做得更好,让人民群众满意。而作为党媒,在中国特殊舆论环境下和新闻纪律的约束下,应该理解媒体与党和政府并非对立面,媒体应该帮助党和政府更好地开展工作,积极为党和政府建言献策,为群众传递声音,让中共舆论宣传工作中的“媒体做好连接党和群众桥梁”的理念得到彻底的贯彻和真正的落实。

中国不搞竞争式政治,中国党媒的舆论监督绝不是为了铲除某个政治对手进行的政治攻击,而是作为实实在在的为党为国为民的情怀进行监督。只有做好这种舆论监督,党媒才能够赢得中国受众的尊重;只有能够接受监督,党和政府的工作才会更好地被人民群众理解,更不至于让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成为对立面。

多维:这样中国墙内媒体才会展现出活力。

张建喆:是的。我们再说墙外媒体。在中国的新闻舆论工作体制下,墙外媒体有其自由发挥的优势。但更存在制造假新闻、谣言的温床。特别是党和政府机构的很多信息因为我们的新闻纪律、保密纪律等并不能直接向海外媒体进行公开。

由此,墙外媒体,特别是墙外华文媒体脑洞大开,揣测甚至捏造等情况层出不穷,更与墙内不同的是,由于墙内媒体被严格要求注重社会效益,在媒体道德方面受到执政党的新闻纪律约束,所以可以说报道上张弛有度,有理有节,更有背后党委政府机关单位作为权威信源支持,发布官方信息的准确度真实度也非常高。

而墙外媒体。特别是华语媒体,多是纯市场化的企业机构,在追逐利润的情形下,很多媒体恣意炒作新闻,特别是为了能够吸引大众眼球,赚取更多关注度和广告收入的负面新闻,甚至不惜抓住某个细小的细节,并进行“无止境夸大”,引发社会恐慌,这本身放弃了社会效益,是不负责任的。

因此,我认为,打破“墙内一片大好、墙外遍地哀嚎”的报道极端反差格局,墙内媒体需要宣传主管部门放开过紧的捆绑,将社会舆论监督权力尽可能完整地还给媒体;而墙外媒体如何做好自律则是其最大课题,尤其不能陷于自身利润冲动,追名逐利,鼠目寸光,报道尽显蝇营狗苟,应充分为中华民族整体利益考虑,提升自身政治素质和政治成熟,做出墙外媒体特有的有益报道。最终墙内墙外互补,相得益彰,形成大中华舆论的合力,这样也能打破西方话语权的垄断,更能完善教化国民,实现中华民族真正的崛起。

多维:我们注意到,西方的政界和媒体似乎正在按照意识形态的划分排挤如“今日俄罗斯”“中国孔子学院”这样的非西方的文化新闻传播机构,这种排挤带来何种影响?

张建喆:我注意到中国的孔子学院近年来在西方国家被“政治化妖魔化”。无论真假与否,西方的这种做法亦体现了延续冷战思维和对自身体制的一种不自信,从某种意义来说,近年来以威权主义国家崛起和民主退潮为表现的全球政治格局也是西方这种做法的历史因素。至于打压今日俄罗斯,更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其战略竞争对手俄罗斯排挤的表现。刚才我也说过,包括华语媒体在内的西方媒体陷入了另一种极端,在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过度专注导致了天然的“偏见”的产生。

今天的西方媒体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走向了狭隘,其本质是无法包容多元价值观,在话语权西强东弱的格局下,西方媒体保持了对中俄这样的非西方国家的傲慢与偏见,这种做法最终招致的无疑是东西方在舆论领域掀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今天看到的墙内墙外的情况大致亦是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