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潜伏中国八年:闷声发财还是绝地反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在线新闻出版组织Intercept的一份报告称,美国互联网巨头Google正设法重返中国市场,该公司计划在未来6个月到9个月内推出一款内部代号为"蜻蜓"(Dragonfly)的搜索引擎。据悉,"蜻蜓"项目系一款针对中国市场高度定制的搜索引擎,它将通过内容审查与过滤,规避在中国市场可能出现的法律与政策风险。

北京时间8月6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社交媒体平台 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上刊登了一篇标题为"Stability prerequisite for China's internet opening up"(《稳定是中国互联网开放的重要前提》)的文章。该文章称Google在2010年撤出中国大陆的搜索引擎服务这一决定是一个"巨大的失误",这使得他们错过了内地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机会。文章还表示,欢迎Google回归内地,但前提是必须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要求。

8月7日,中国搜索引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人民日报》欢迎Google重返中国一事在微信上做了回应,称如果Google重返中国,"我们非常有信心再PK一次,再赢一次。"

同日,有自媒体爆料称,Google中国已由"谷歌"改名"咕果",并附上了一张Google上海公司招牌的照片,公司名显示为"咕果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不过,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咕果"公司早在2005年4月30日就已注册,这比Google启用中文名"谷歌"要早一年。

而"咕果"公司注册信息中位于上海自贸区的地址,似乎更是一个乌龙。2012年4月25日,Google上海公司从黄浦区西藏中路268号来福士广场16楼正式搬入了位于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00号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60楼,这座曾经的中国第一高楼一直是Google上海公司的办公地址。不过自2015年3月1日起,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所在的陆家嘴金融片区被正式纳入上海自贸区范围,所以该公司公示信息中才会在地址中出现"上海自贸区"的字样。而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Google为重回中国市场,在上海自贸区注册新公司。

一时间关于Google重返中国市场的消息迅速在中国互联网上传播,虽然这些消息至今也仅仅停留于传言与臆测的层面上,但从种种迹象来看,似乎也能从中探出一些端倪。

正如前文所说的,Google在以"谷歌"名称正式进入中国之前,就已经在中国设立公司,并开展业务了,而其中很多业务在该公司退出中国之后,依然是保留着的。目前,Google在华的广告业务运行良好,而中国的研发团队也在不停地为Google的产品贡献大量优质代码。在保留原有业务的同时,Google正努力通过各种努力在中国拓展更大的市场。

2017年网络综艺《中国有嘻哈》让饶舌歌手欧阳靖(MC Jin)在中国大陆获得了巨大人气,而由欧阳靖的大火也让Google旗下翻译产品重回中国市场起了商业上的推动。一支欧阳靖主演的Google翻译商业广告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发,同时Google翻译产品恢复了在中国境内的访问。这是时隔七年之后,Google首个重回中国市场的产品。

随后,Google更加大了在中国市场的投入。2017年12月13日,在Google中国开发者大会上,Google Cloud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和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团队首席科学家李飞飞宣布,Google AI中国中心在北京成立。中心将由李飞飞和Google Cloud研发负责人李佳共同领导,李飞飞除了负责中心的研究工作,也会统筹Google Cloud AI,Google Brain以及中国本土团队的工作。

一个月后,Google在深圳设立新办公室,这是继北京与上海之后,Google在中国内地设立的第三个办公室。据悉,Google深圳办公室位于平安金融中心85层,系Google上海公司的分公司,该办公室主要负责快速执行服务类工作。与此同时,Google地图在中国内地的访问也得到了恢复。

这些年Google不仅靠着这些业务"闷声发财",这些不断扩张的业务更被被视为Google在寻求重返中国市场所做的努力,或者说,Google的业务已经逐步回到中国市场了,虽然其主打的搜索产品能否顺利回归中国,依然存在法律与政策上的风险。

就在Google被曝重返中国前不久,另一家美国的互联网巨头脸书被曝在中国互联网名城杭州设立了一家分公司,不过很快,该公司的经营许可就遭到了官方的撤销。

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多次游说中共高层,希望能允许其将业务拓展至中国,更多次受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接见。即便如此,其业务入华依然受阻。有传言称,脸书此次入华失败是中国国家网信办与浙江省相关方面就该公司在杭州设立子公司一事产生分歧所导致。

有知情人士曾透露,寻求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必须应对一个庞大且分散的中国政府,在政府内部各省市及部委都在相互争夺影响力和权力。政府的某一部分可能乐于支持像脸书这样的外企,但这个举动可能触怒其他势力。脸书似乎就是这种情况的受害者。

中国是一个严格实行网络审查制度的国家,任何批评政府的言论以及与意识形态或社会主流价值观向左的观点都是不被允许被发布在网络上的,而对于无法直接控制的海外网站而言,中国政府会通过网络防火墙等技术手段,对被认为不适合国民浏览的网站进行屏蔽。外国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则需要在中国的法律要求下经营,对所提供的内容负责。

Google主打的搜索业务与人工智能、翻译、地图这些本身并不会提供被官方认为有害信息的业务不同,即使在功能上增加了审查与过滤机制,但由于中共对于网络的管控本身是不透明的,而网络舆情往往又是动态的,Google是否能够满足中国政府在网络管控的要求?这过程中是否又会出现新的矛盾?Google又要如何与中国的各级政府部门打好关系?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若无法处理好这些问题,恐怕难免重蹈脸书覆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