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不满民间反弹 中宣部艰难上演“左右互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共中央的众多组成部门中,中宣部大概是最难为的一个,也是长期以来最为外界诟病的一个。相对于中组部、中联部等部门,中宣部的工作内容显得有些太过“意识形态”,面对的可能也是最难约束的一群人。

尽管中共宣传长期以来已是外界批评的“重灾区”,但今年上半年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压力下,很快出现一股批评中共宣传策略的浪潮,声音之大,以至于掀起广泛论战。

北戴河会议期间的系列传闻似乎也显示,这种社会反弹正在中共高层博得某种共识。有未获证实的消息称,近期在一场高级别讲座中,主讲人对中共宣传系统疾言厉色作出批评,包括央视、《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喉舌媒体均被指出存在工作失误。

尔后海南省长沈晓明对省内媒体明确表态要强化舆论监督的新闻,更使外界确信,此前中共的宣传策略已经引发核心高层的不满,纠偏行动不出意料将陆续展开,过度的民族主义热潮将被冷却,更强调客观全面、深度调查的舆论生态会逐步搭建起来。

有些观点据此判断,以中宣部为代表的宣传系统可能会迎来大规模调整,乃至否定过去的宣传策略,重新转向确定新的路径。

应当说,结合目前中国媒体生态的变化,这种看法有一定的迷惑性。但其幼稚之处在于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只看到了中宣部摇摆不定调整不断的尴尬,却未认识到这种尴尬的必然甚至是必须。

据传中共宣传系统在北戴河会议上遭到批评(图源:VCG)

中共十八大后,媒体生态大致上经历了五波具有清晰坐标的整饬。第一波以2013年《南方周末》遭整顿为标志,传统体制内自由派媒体的话语权被削弱;第二波是对海外“造谣”媒体的整治,2014年5月,中国政府宣布逮捕博讯记者向南夫,称后者通过虚构事实、歪曲捏造等,在博讯上发布多篇虚假信息,这一轮整顿打击了当时政治谣言纷传的局面,谣言市场迅速萎缩;第三波则是藉由查处“21世纪网案”,规范了国内媒体圈,自此“敲诈新闻”几乎绝迹;第四波整顿发生在2016年,共识网、炎黄春秋等有体制色彩的自由派媒体接连遭关停或改换主管单位,与“南方系”一道彻底噤声;最后一波集中在互联网领域,包括网信办频繁约谈门户网站,关闭大量时政类原创栏目、节目等,将互联网媒体亦纳入“党的领导”。

可以看到,五年来的媒体整顿是有清晰脉络和步骤的,这显然不能归于中宣部的自作主张,而应是新时期中共新闻思想的具体展现。在此意义上,中共宣传系统的工作卓有成效,是不错的执行者。

就如习近平曾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所说,“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纵观五年来舆论生态的变化,中共高层的新闻理念得到很好贯彻。

那么既然是严格执行高层指示,眼下对宣传系统的如许责难和纠偏岂非自相矛盾?

评论者称,对于中共宣传系统这样一个庞大机器而言,“精密”和“瑕疵”总是统一存在的,特别是在管理手法、宣传手段等方面存在顽固积弊的情况下,即使行驶在正确的方向上,仍难以避免时常出现左右摇摆乃至“左右互搏”的局面。

这就需要中共高层在必要时刻出手纠偏,特别是在既定宣传策略出现过激引起社会反弹之时——譬如此前“梁家河大学问”等引发民众对个人崇拜回潮的反感之时,高层便及时出手叫停,近期盲目自信的民粹声音减弱,也是同样道理。

但要注意,这是纠偏而非否定,中共的宣传策略在很长时间内恐怕不会出现大的变化,而中宣部及整个宣传体统作为执行者,仍会不断上演艰难的“左右互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